驭风之眼——二战意大利装甲侦察部队

二战初期,意大利陆军并不重视战场侦察,不论装甲师、摩托化师还是步兵师都没有组建专门的侦察部队。随着战争的进行,意大利陆军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组建了多支团级、营级及以下规模装甲侦察部队分派往北非、苏联及巴尔干等战场和占领区执行任务。由于种种原因,意军装甲侦察部队多数以骑兵为基干组建,神枪手步兵也提供了较少一部分单位。本文为大家介绍意大利陆军在二战组建的装甲侦察部队的战史与编制,参考资料见每一部分末尾。

团级单位

机动军装甲侦察集团(RECAM)

机动军装甲侦察集团(Raggruppamento Esplorante del CAM)于1941年秋冬组建于北非战场。该集团直属意大利机动军,包括部分摩托化步兵、炮兵单位和轻型、中型的装甲单位。1941年11月中旬,RECAM拥有43辆L3/35坦克、19辆M13/40坦克以及23辆装甲车。1942年1月,下属的“罗莫洛·盖西”意属非洲警察营撤销,其余的单位分配给第20军各师。

“罗莫洛·盖西”意属非洲警察营

意属非洲警察(Polizia dell’Africa Italiana,PAI)是意大利殖民地政府的警察部队,主要活动在利比亚和意属东非。这支部队大约一半人员是意大利人,另一半是当地人。意属非洲警察装备着大量现代化武器,包括AB40/41装甲车。他们接受的训练并不针对平常的军事行动。不过,意属非洲警察在1941年5月成立了一个战斗营,并且以罗莫洛·盖西(Romolo Gessi,十九世纪末期,英国将军戈登的一名副官)命名。1941年9月,“罗莫洛·盖西”营奔赴北非。这个营包含有2个摩托车连和1个装甲车连。上级立即将它划归了机动军装甲侦察集团。

“罗莫洛·盖西”营一直在侦察集团中服役,并在英军发起的大规模进攻“十字军”行动中承受了巨大的损失。1942年1月15日,该营随侦察集团余部解散而解散。“罗莫洛·盖西”意属非洲警察营余下的部队组成了两个连,一个连装备摩托车,另一个连装备有了摩托化和装甲车。其后,两个连直接归利比亚司令部指挥,担负后方的安保任务。

“法西斯青年”团

 “法西斯青年”营集群(Gruppo Battaglioni ‘Giovani Fascisti’)成立于1941年4月18日,刚刚建立的时候包含3个营,后来缩减到2个营。这支部队是意大利陆军中唯一一支完全由志愿者组成的精锐部队。它的士兵全部来自法西斯青年组织“战斗的法西斯青年”的十八九岁的年轻人。1941年7月,“法西斯青年”营集群开赴北非。两个月以后,这支步兵部队得到了2个反坦克炮排和2个迫击炮排的加强。之后,上级将它置于新成立的机动军装甲侦察集团的直接指挥下。1942年1月,侦察集团撤销,“法西斯青年”营集群首先配属“萨布拉塔”师,随后在7月转移到锡瓦绿洲。在这段时间里,它先后在1941年冬季和1942年夏季损失了200人和240人(主要由于感染疟疾)。最终,这支部队经过不断的补充,在1942年8月30日成为正式的团级建制。除了原有的2个营之外,在意大利新组建了第3营。上级计划以第136“法西斯青年”团为基干组建一个新的装甲师。然而,虽然组建装甲师的命令早已在1942年5月下达,但是这个师始终只存在于纸面上。

阿拉曼战役之后,“法西斯青年”团向突尼斯撤退。在突尼斯的马雷斯防线,该师编制内增加了第8神枪手步兵团、第136炮兵团和第10“M”黑衫军营。1943年3月1日,第136装甲师改称第45非洲神枪手步兵师,然而这只不过是又一个有名无实的称号而已。当轴心国军队在突尼斯最终投降的时候,原有2387人的“法西斯青年”团已经损失了60%的实力。

第18神枪手步兵团

第18神枪手步兵团曾经于1935年重建。该团团部来自第3神枪手步兵团的兵站,并下辖第67、第68营。1936年12月31日,第18团的番号取消。

1942年2月1日,第18神枪手步兵团在锡耶纳的第5神枪手步兵团兵站重组。新的第18团演变成一支装甲侦察团,暂时编成2个集群。第1侦察集群包括有:第1装甲车连、第2和第3两个装备L6/40的轻坦克连以及第4摩托车连。第2侦察集群包括第5自行火炮连(装备47/32自行火炮)和第6高炮连(20mm轻型高射炮)。一段时间以后,两个轻坦克连组成了第67神枪手步兵营,随后奉命调到俄国前线,配属第3“奥斯塔公爵阿梅迪奥”快速师。4月15日,第18团的另外两个营获得番号第68营和第69营(原第1快速集团的第68神枪手步兵摩托车营改称第71神枪手步兵摩托车营)。

第67神枪手步兵营的经历独立于第18团之外。1942年2月25日,第67营在锡耶纳正式成立,并吸收了仍在训练中的其他单位的人员和战车(一共有55辆L6/40)。第67神枪手步兵装甲营包含有指挥排和2个连。其中,每个连有5个排,每个排拥有5辆L6/40坦克。这样,第67营编制内总共有55辆L6/40坦克。这些坦克中有一部分作为“无线电中心”。这种坦克在原有武器装备的基础上,除一部普通的无线电外还增加了一部RF 2 CA无线电收发器。每个排的排指挥部都有两辆这样的坦克。

7月,第67营指挥部和下属的两个坦克连被遣送到俄国,配属第3快速师。8月底,第67营迅速支援了第5山地团,封锁住苏军在Jagodniy的进攻。虽然最终战局稳定了,但是几天后,一个坦克连报告他们在一次进攻中遭受了很大损失,被苏军的反坦克步枪轻松击退。显然,第67神枪手步兵营无法再参与比较大规模的战斗,更不用说面对敌人的装甲车辆了。

11月,第67神枪手步兵装甲营撤离前线休整。12月中旬,第67营回到前线,不属于于第8集团军据守的漫长防线的中间地段。此时,意军“科塞里亚”师和“拉文纳”师已经开始承受苏军越来越大的压力。由于缺乏补给物资和替换的零部件,第67营可用的坦克数量仅有不到20辆。自12月21日起,第67神枪手步兵装甲营奉命掩护Voronez地域的“拉文纳”师撤退,但支援他们的只有22门德军火炮和第18神枪手步兵团第5连的。这些德意军队的大部分人都在Gadjucja和Foronovo的战斗中被摧毁或者俘虏了。只有少数幸存下来的车辆跟随着一支撤退的纵队。12月28日,仅存的一辆L6/40抵达Skassirkaja的后方防线,但最终没有一辆车能够回到意大利的故乡。

调走第67营之后的第18神枪手步兵团仅剩两个营大约1000人和50台卡车,仅仅配备了摩托车和装甲车,不过之后又重新补足了装备。

自1943年1月3日起,为防备盟军可能的登陆,第18神枪手步兵团被派往法国南部的土伦附近,划归第22军指挥,在第372炮兵营(149/19炮)的支持下执行驻守任务。在7月25日的政变之后,第18神枪手步兵团回到都灵。在此之前,第1装甲车连离开了第18团的建制,增援科西嘉岛的第7军。第1装甲车连改名第7装甲车连,加入第10神枪手步兵快速集团。9月初,第18团逐次开拔,返回拉齐奥区。第18团将配属给第136“半人马座II”装甲师,加强罗马周围的防御。1943年9月8日,停战事件发生。第18神枪手步兵团这个时候正在乘坐火车,将要抵达罗马城的外围防线。第18团的一部分单位在佛罗伦萨的富塔山口和已经抵达的德军展开交火。其余的人一部分正在半途中,另一些人在罗马以北加入了第135“白羊座II”装甲师参与保卫首都的战斗。倒数第二列火车上是第18团的团部和后勤部队。他们在奥尔泰(Orte)附近的巴萨诺因泰韦里纳(Bassano in Teverina)下车,而后在8日下午和其他单位在Settecamini会合。9月8日傍晚,停战协定宣布。还在佛罗伦萨地区的半个第3坦克连、半个第4摩托车连和整个的第69营遂停在佛罗伦萨。9月9日下午,意大利人从火车上卸下了车辆,并投入到富塔山口对德军的作战中。到达罗马的一部分军队在9月9日夜晚赶到蒂沃利(Tivoli)附近,第二天早上与德军相遇。实际上,第18神枪手步兵团的成员和第135“白羊座II”装甲师在一起,后者此时欠缺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团。下午,德军攻击了塞巴斯蒂亚诺门、圣保禄门和passeggiata Archeologica。下午5:00,第18团单位收到了许多德军用“鹮”式飞机空投的恐吓和命令传单,上面说停火协议已经在下午4:00签订。随后,第18团后退到Settecamini并遭遇了Ju 87的空袭。11日上午,在受伤的指挥官带领下,第18团单位在破坏了车辆以后四散离去。

另有由4辆L6/40组成的第9排在1943年4月5日后部署在希腊,划归第11集团军指挥,经历不详。

http://www.regioesercito.it/reparti/bersaglieri/rgtbers18.htm

https://digilander.libero.it/lacorsainfinita/guerra2/42/67corazzato18reco.htm

http://guide.supereva.it/modellismo_statico/interventi/2009/11/bersagliere_lxvii_battaglione

第15“洛迪轻骑兵”团

1942年1月17日,意大利陆军总参谋部下达0024320号法令,在皮内罗洛骑兵学校重建第15“洛迪轻骑兵”团。2月15日,第15团正式成立,指挥部位于Abbadia Alpina,下属单位则分别驻扎在Cumiana,、Bricherasio、San Secondo di Pinerolo和Osasco。上级授予第15骑兵团“洛迪轻骑兵装甲侦查集团”的名义,并任命Tommaso Lequio di Assaba上校为团长。

第15骑兵团的第一支核心部队是“萨伏伊骑兵”团第1补充大队。大队位于Pontinia,担负着当地海岸的警备任务。这个大队的指挥官是一名王子,Vitaliano Borromeo Arese少校。他的指挥下有1个指挥部小队和4个中队,大部分成员都是伦巴第骑士。不久后,骑兵学校的装甲训练大队也加入第15团。训练大队驻扎在None,指挥官是Ettore Bocchini Padiglione少校。其他各个骑兵团和皮内罗洛骑兵学校学员的单位先后充实进抵15骑兵团,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接受了驾驶装甲车辆的培训课程。“尼斯骑兵”团也贡献了3个训练有素的中队,并在自己的兵站中组建了一个新的中队交给“洛迪轻骑兵”团。第15“洛迪轻骑兵”装甲侦察集团的建制如下:

4月15日,根据陆军总参谋部0030850/3号法令(4月9日),第15骑兵团增编1个装备75/18自行火炮营(下辖2个连)。当年春天,第15“洛迪轻骑兵”装甲侦察集团奉命转移到Pordenone,准备开拔向俄国前线的第8集团军麾下。夏天,第15骑兵团前往萨沃纳的“皮亚韦”摩托化师兵站。9月,第15骑兵团按照081630/307号法令接受新的任务:开赴北非,保卫利比亚沙漠地区。随后,骑兵团前往港口装船。

一开始只有坦克中队的装备抵达非洲,人员则是被飞机运到Giofra的绿洲地区。其他的运输纵队在运输过程中遭受了猛烈的打击。载运的47/32自行火炮全部损失;另一个坦克中队不得不滞留在意大利,装备也换成了装甲车;另一艘船转到了科孚岛方向,直到11月中旬才抵达北非;11月20~25日之间,剩余的人员在夏卡和卡斯特尔维特拉诺的机场坐上飞机,陆续抵达非洲。运送第15骑兵团人员的飞机遭遇了美军战斗机的拦截,损失非常惨重。

 “一枚子弹穿透了飞机的舱壁,飞机上的Malingri di Bagnolo中尉被这枚子弹击中,然后飞机燃起了大火。大火造成的浓烟灌满了机舱。被大火困在飞机上的一些乘员见飞机已经下降到距离海滩几米的地方了,连忙打开了舱门,企图跳海逃生。Malingri di Bagnolo也在逃生者中间,我们之后再也没有找到他,还有7个轻骑兵也永远不见了。好在机舱的后挡板打开了,强大的气流卷走了烟雾。机舱里的其他人因此得救了(这架飞机被击落在海上的说法是错误的)。还有一名轻骑兵被同伴们救了上来。本来他已经已跳出了打开的舱门,但是还用手仅仅抓着舱门的边沿。轻骑兵们意识到舱内已经没有火了,然后就把他拉了上来。Lequio上校和第1大队的大队长Bocchini少校(他正坐在上校身边)正在搭乘同一架飞机。突然,从天而降的2架英国战斗机向他们开火。虽然意大利飞行员紧急转向,并把飞机迫降在海上,但是英军攻击还是造成了一些乘员伤亡。Lequio上校捡了一条命,他将自己的幸存归功于他有晕机症。当英国飞机的袭击开始时,座位上的他正弯着腰吐得一塌糊涂。一枚炮弹打进飞机,杀死了坐在上校前面的两个人。如果上校端坐着的话,这枚炮弹就会不偏不倚地打中他的脑袋。上校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不轻,但终于看到了非洲的海岸了。Bocchini少校的副手,Costantini上尉此时正守候在飞机的机枪塔前,掌握着那里的机枪。当他看到在袭击者发动攻击的时候,,他觉得这位上尉已经不经意间用他手中的机枪还击了。在意识到现实情况,并看见了两个英国猎手的时候,他开火了,但是已经太晚了!”

    “洛迪轻骑兵”团的第一批部队在11月21日抵达的黎波里。与此同时,美英军队在法属北非大举登陆。装甲侦察团的任务因此来了个180°的大转弯:从原来的据守利比亚沙漠,变成要占领并守住突尼斯!

11月24日,装甲侦察集团离开的黎波里,向加贝斯进发。25日,装甲侦察集团抵达梅德宁,将第1大队指挥部、第2摩托车中队(一个排留在的黎波里,等待恢复实力)和1个排的(自行)反坦克炮留了下来。第1摩托车中队、装甲车中队和高射炮中队继续向加贝斯行进。行进过程中,我军由于敌人空袭受到了一定损失。

此时,第15“洛迪轻骑兵”装甲侦察集团分散如下:莱奎奥上校指挥的单位在加贝斯;突尼斯以南的第1大队主力,指挥官博基尼少校;坦克中队还在利比亚南部,和撒哈拉沙漠集团在一起;仍有一小部分滞留在意大利(韦拉尼·马辛(Verani Masin)中校和奥尔西(Orsi)上尉)。11月27日,根据德国将军内林的命令,整个加贝斯地域的单位、在梅德宁的单位,以及从撒哈拉沙漠赶来,正在Fountatuine地域的单位统一交给莱奎奥上校指挥。莱奎奥上校本人不得不前往吉比利(Kebili),去检查Chotts地区向西的道路。加贝斯地域的第15骑兵团单位(团指挥部、摩托车中队、装甲车中队、高射炮中队)和莱奎奥上校前往Chat Fedjadi以南以北搜索,并护送加贝斯和斯法克斯(Sfax)之间的运输车队——这条路当时处在敌军的威胁下。随后,第15骑兵团在Oudref-Achichina-El Hafay一线占领阵地,改善了加贝斯地区的防守态势。

第1大队在第60机枪营(用汽车机动)的2个连和1个76/30机动炮班的支援下,占据了梅德宁和Foum Tatahouine地域,随后占领了Ksar El Hallauf,对Ksour山进行开了搜索,并向吉比利方向派出了丰塔纳(Fontana)中尉的摩托巡逻队。巡逻队和一群阿尔及利亚人发生了冲突。这些阿尔及利亚人由与我们政见不合的法国军官统率着。12月9日,我军的一个战术群(包括装甲车中队第1排、坦克中队第1排、高射炮中队第2排、机动炮班和稍后跟进的机枪营第2连)占领了吉比利。两天以后,第2摩托车中队抵达,加强了守军的力量,并进一步占领了Douz。自此,我们控制了整个Caidato di Nefzouna地区。前卫部队的指挥官,詹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装甲车排)少尉因为表现出色被授予奖章(具体不详)。

1941年12月至1943年1月期间,第15“洛迪轻骑兵”装甲侦察集团继续在距离50千米的敌占区域积极行动。在整个大Chotts地区和它的西部、南部地区,第15团虽面临艰难的地形,始终向上级提供着敌人的准确信息。

“第15骑兵所属的单位从吉比利出发,在夜间护送前往加贝斯的补给车队,避免它们遭到活跃的敌空军的攻击。

“1942年12月的一天夜里,科斯坦蒂尼(Costantini)上尉带领的一支运输队正在回到吉比利的路上。沙漠公路中掠过一小队机动车队,一开始意军以为它们是来自吉比利的单位。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科斯坦蒂尼上尉才意识到这些人是敌人的汽车,很有可能就是当地神出鬼没的突击队之一。在距离很近的情况下,甚至不能用装甲车的武器开火。一阵枪炮声以后,这些卡车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1943年伊始,意军与阿尔及利亚当地人的冲突尤其激烈,在O Mellah(1月28日) 和EI Hamidan (1月29日)爆发了战斗。

“Douz的守备部队是第1大队的第2摩托车中队一部。法军骆驼兵尤其对这里感兴趣。这片绿洲已经被法国的一个部门警戒着,彼时已经成了间谍活动的一个中心。这些间谍归一名法国军官的妻子领导,她在我们占领这里时没有离开。这个女人通过当地忠于法国的阿拉伯人传递关于我们的动向和情报,并和法军骆驼兵的一名中尉(也是这位女士的情人)有过接触。很显然,他们已经穿着阿拉伯人的服装,回到绿洲来了。为了切断类似的间谍活动,博基尼只好逮捕了这位女士,送到第1大队指挥部。”

1943年1月2日,莱奎奥上校发表了如下致词:

“1月2日,当我将从我敬佩的师长卡洛·卡尔维·迪贝尔戈洛将军负责的防区离开之前,请允许我向所有的军官、士官和士兵们致以诚挚的问候。

行动暂时告一段落。从11月24日开始,第15骑兵团的各个单位深入突尼斯地区的崇山峻岭,守住的黎波里塔尼亚大门的关键地带。Gebel el Ayacha、El Hafay山口、Bir Marabott山口、el Ank山口、Gebel Kebeltat、Kaddab、吉比利、Douz。我为能够指挥大家行动,占领这样大的一片区域而感到荣幸。

我军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尤其是“洛迪轻骑兵”团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不过我们在战场上的行动也表明,我军能在当地艰难的环境中继续保持骑兵原有的面貌,并在作战手段上不断革新。

我虔诚地为死去的人感到难过。不过我们也应当安慰自己,他们的牺牲并非徒劳。意大利士兵即使面对潜在的、企图阻止我们的空中陷阱,信仰也依然坚定不移。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确保突尼斯北部和的黎波里塔尼亚之间的通道,我们的两支大军正在两端激烈战斗中。占据加贝斯缺口,则是这盘棋局上争夺最激烈的焦点之一。”

                                                                   国王万岁

                                                指挥官 托马索·莱奎奥·迪阿萨巴上校

同一时间,第1摩托车中队部分单位、“洛迪轻骑兵”团指挥部和德军特种部队(先头部队)从加贝斯出发,夺取了塞奈德车站(Sened Station)的控制权;其余的人也离开了加贝斯。在花了一些时间研究行动以后,莱奎奥上校带领他们占领了Gebel Orbata、Gebel Berda,截断了Bír Marabot、all’U Alfaia和Bir Ilang通往加贝斯的道路。然后,德意军队继续向前搜索前进,控制周边地区,减缓敌军的推进速度。装甲侦察集团反制敌人空军的作战尤其卓有成效:尤其是第2摩托车中队拆毁了一架P-38战斗机和一架“英俊战士”战斗机。20mm高射炮中队的一个排击落了一架美国制造的四引擎飞机,并在美军飞行员摧毁飞机之前把他们尽数抓获——这架飞机是从阿尔及利亚起飞,直接飞往中东的。这架飞机上安装了一种新的瞄准装置,意军发现它没有受到损坏,于是把这件东西送到了集团军司令部。另外,有两架美军战斗机在Mezzauna上空被一个20mm高射炮排击落。一个装甲车排在Krechen和盟军的装甲车辆发生了战斗。

1943年1月底,加贝斯地区的“洛迪轻骑兵”团单位(团指挥部、第1摩托车中队、装甲车中队、半个高射炮中队)奉命配属第50特别旅,前往更北部的Triaga Fauconnerie地域。第1大队下属的单位仍然留在吉比利一带,配属给第131“半人马座”装甲师。在隆美尔元帅发起的卡塞林山口战役中,“洛迪轻骑兵”的下属中队全程参与,从行动开始一直到战役告一段落,并有一个德军伞兵连一起执行任务。另一部分和德军第21装甲师协同,在西迪布齐德(Sidi Bou Zid)占据着Kralif山口、Rabeau山口和Faid山口。最后,有两个排(一个装甲车排和一个摩托车排)在Ledà d’Ittiri中尉指挥下驻守Macknassy地区。3月10日至3月19日,侦察活动更加频繁。第30军指挥部的报告指出:

“第15“洛迪轻骑兵”团、第15中坦克营以及其他一些部队,都值得我们铭记。“洛迪轻骑兵”团在莱奎奥上校的带领下,从西迪布齐德及其他地点,向斯贝特拉(Sbeitha)一路猛进。第15团在整个战区内进行攻势搜索,我们因此得以迅速攻下西迪布齐德。”

在加夫萨的防御战斗中,配属“半人马座”师的“洛迪轻骑兵”团单位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2月24日至3月17日之间,第2摩托车中队和装甲车排控制着Toseuz、Metlani、Mulares、Feriana、S. Asic山口通往西迪布齐德的道路。

    “17日的晚上,第1大队的官兵们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和行军非常疲惫,在条干河的河床休息。18日的早上,我们重新开始运动。这时,一场暴雨突如其来,很快就把干河变成了奔流。我们的很多装备都被冲走了,还有2名骑兵淹死在里面。博基尼上校也被卷进了洪水里,幸亏副官科斯坦蒂尼上尉把他救了上来。好在运动还是按照预定时间进行了……一天早上,第1大队各单位正在Wadi Alfaya的防御阵地,这时我们看到一辆卡车摇摆着慢慢靠近,上面坐着一个法国军官和他的司机。博基尼少校下命令不许开火。这名军官丝毫没意识到他正在向敌人靠近,直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法军军官见状不妙,连忙转身往回去的方向奔逃。但是,他没能来得及向自己人报信——因为我们阵地上的20mm和65mm炮开火了。很显然,这位法国军官迷失了方向,指望依靠一个真正的“奇迹”来拯救他。”

3月21日至4月7日,在盖塔尔(El Guettar)以东以南方向的防御战和反攻战中,第2装甲车排俘获了大量敌人的装甲车;第2摩托车中队对这一片地区实施了侦察,以保卫U. Halfay的阵地。

坦克中队原先在Giofra地区,之后转移到了Hon。12月18日,中队接到利比亚沙漠司令部的命令,行进到350公里外的Sebha,成为了拥有10辆装甲车的利比亚沙漠机动单位。1943年1月4日,意军开始从Sebha地区撤离,但是因为缺少有料摧毁了所有的坦克。部队先后行进到Um El Abid、El Gaf、Scueref、Gheriat、Misda、Garian (1月9日)、Nalut (1月26日),之后进入突尼斯境内的Dehibat (1月27日)、Fout Tattaouin (1月28日)、Ras El Aim、Tamezzared (2月1日),最终抵达El Hamma,并在这里回归了第1大队的建制。之后,坦克中队的建制如下:

3月6日,第1大队在Douz防备从西边和南边来的进攻;10日,坦克中队转移到吉比利;3月14日,第1大队在距离from El Hamma26公里的地方忍受着敌军的猛烈轰炸,直到23日;在24、25日遇到了敌炮兵的轰击。在英国第8集团军发动的攻势中,坦克中队几乎全军覆没,几乎所有人都战死或者成为英军的俘虏了!

意军以“尼斯骑兵”团第4大队、“蒙费拉托轻骑兵”团第3大队重建了第1大队,并加强了一个75/18自行火炮连和一门安装在菲亚特634卡车上的65mm炮。

    在马雷斯战役后,第15“洛迪轻骑兵”团逐步撤退到恩菲达维尔一线,转而听从德国非洲军的命令。同时,第15骑兵团吸收了所有的意军机械化单位,准备在邦角组织防御。装甲车巡逻队反击了在Bled Dicloula水井附近前进的敌人。4月9日至12日,部队后撤至凯鲁万(Kairouan),然后抵达Djebibina、Ben Saidana,抵达Zaghouan。尤其值得提一笔的是马斯普罗内(Masprone)中尉的装甲车和比尔吉奥·比罗利(Birzio Biroli)中尉的自行火炮排的功绩。他们击毁了敌人20辆各种车辆。第1大队也从Alfaya地域巧妙地撤离到

斯法克斯(Sfax)。马尔扎诺中尉(S. Marzano)和科纳中尉(Cona)被敌人抓获了,因为他们在后面四处寻找一辆被他们俘获的敌装甲车。古因达尼(Guindani)中尉的高射炮排和一支德军纵队与盟军激战一场,直到所有的装备都被摧毁。两天以后,排里的一名军官带着幸存者和一门德军的火箭炮回归第1大队。此时,第1大队的兵力只剩下了第2摩托车中队和第1高炮排。随后,第1大队受命和“尼斯骑兵”团第3大队、“蒙费拉托轻骑兵”团第3大队掩护意大利第1集团军的后方。4月12日,莱奎奥上校正在S. Maria del Zil附近。4月13日,第2摩托车中队和高射炮排配属“皮斯托亚”师,并和“诺瓦拉枪骑兵”团第5大队增援362高地(Gebel Gargi)。4月19日,第2新西兰师发动了一场凶猛的攻势。摩托车中队顽强抵抗,在遭到重大损失以后奉命撤退;博塔伊(Bottai)中尉的高射炮排弹药告罄,于是意大利士兵不得不毁掉了高射炮。4月21日,第1大队回归团部指挥。

第1集团军决定重组“洛迪轻骑兵”团,因为这个团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在5个月的交战中,第15骑兵团损失了50%的人员,60%的武器装备。4月21日,突尼斯仅剩的装甲单位仅剩下:“洛迪轻骑兵”团第1大队、“尼斯骑兵”团第3大队、“蒙费拉托轻骑兵”团第3大队,还有一个连的75/18自行火炮。原先投入的65辆特种沙漠远程侦察车,只剩下了1辆。

梅塞依据所剩的装甲单位建立了两个战术群,一个配属给Bou Ficha的 “青年法西斯”师,一个配属给Saguaf 的“皮斯托亚”师。4月24日至30日,它们在前线各师的侧翼布置完毕,一个摩托车排奉命驻防Hammamet担负海岸防御的任务。 “洛迪轻骑兵”团的单位部署在通往突尼斯道路上的Hamman Lif Gromablia,掩护意大利第1集团军的后方。5月10日,面对敌人压倒性的装甲部队,“洛迪轻骑兵”团顽强地进行着最后的抵抗;5月11日,Bou Fichia西北,每个能拿武器的人都投入了战斗;5月13日,“洛迪轻骑兵”团最终解散,装甲侦察集团的英勇征程就此结束了。

突尼斯陷落以后,“洛迪轻骑兵”团还有一个坦克中队滞留在意大利。他们的坦克在海运途中全部沉入了海底。所以,在1943年1月,这个中队改为为独立的“洛迪”装甲车中队,装备AB40装甲车。1943年7月,该中队被运到了西西里岛,并在10-11日夜间在Canicattì镇外和美军交战。中队撤回了阿格里真托(Agrigento),最终该中队的所有车辆都在敌军的一次空袭中被毁。幸存的车组成员最终渡过了墨西拿海峡,得以回到意大利大陆。

1943年9月8日,意大利停战事件发生。此后,梅塞元帅在1944年7月19日发布命令,成立了第15战斗辎重队。Pasquale Vitale带领的第2分队获得了“洛迪轻骑兵”的称号。1945年2月的伦敦电台公布的战争公报【N7】中提到了这个单位。

http://www.regioesercito.it/reparti/cavalleria/regcav15.htm

https://it.wikipedia.org/wiki/Reggimento_%22Cavalleggeri_di_Lodi%22_(15%C2%BA)#cite_note-RE-35

https://digilander.libero.it/lacorsainfinita/guerra2/ordinamenti/cavalleria.htm

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团

1942年7月15日,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装甲侦察集团在费拉拉(Ferrara)重新建立,指挥官是翁贝托·焦尔达尼(Umberto Giordani)上校。

从一份1946年1月9日指挥官向陆军总参谋部报告的记叙,我将内容记录如下:

    本团以如下单位为核心:“佛罗伦萨枪骑兵”团的兵站;负责管理(的部门):博洛尼亚地区指挥部;负责训练和组织(的部门):摩托化和装甲兵总监。自1942年7月15日至1943年7月15日,部队建制经历了数次变动。“佛罗伦萨枪骑兵”团的名下首先成立了两个大队,分别命名为:古齐纳蒂(Guzzinati)中校的装甲车大队,位于费拉拉,已有指挥部与50%的车辆;帕塞罗(Passero)少校的自行火炮大队,位于琴托(Cinto),刚刚开始装备和训练。虽然军方很早就给予了它“装甲侦察集团”的称号,但是这个团逐渐才开始凑齐装备和人员。至1943年春天,上级认为这个团基本达到满编了。

    同年春天,“白羊座II”装甲骑兵师(包括“蒙特贝洛枪骑兵”团、“维托里奥·埃曼纽埃莱二世枪骑兵”装甲团、“卢卡轻骑兵”摩托化团)的指挥部也在费拉拉成立了。装甲侦察集团完全归师长拉法埃莱·卡多尔纳(Raffaele Cadorna)将军所掌握。

7月上旬,副总参谋长德斯特凡尼(De Stefani)将军宣布“蒙特贝洛枪骑兵”团已经可以立即投入行动。随后,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团的人员和装备乘坐火车开赴罗马地区,首先去Castelnuovo di Porto接收了最后一批装甲车,之后继续前往Isola Farnese完善训练。此时,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团编制如下:

9月8日,本团驻扎罗马以北的Tenuta Olgiata军营,位于Cassia和Claudia之间,团部驻扎在Isola Farnese。仅有冲锋舟中队和高射炮中队在驻地外面的卡西亚大街(Via Cassia)和Villa Incisa担任警戒。大约晚上8点,我们从民用的电台听到了和同盟国签订停战协定的消息。大约20:00,“白羊座II”师部在Campagnano要求部队进入“警戒”状态。23:30,师部向本团下达了“准备开拔”的命令,支援市区以南的“撒丁尼亚掷弹兵”师(贾科莫·索利纳斯(Giacomo Solinas)将军,师部位于Garbatella区公立学校)。出发的命令在00:30下达,随后我们在2:30启程。焦尔达尼上校基于战术目的,派出了一路纵队交给古齐纳蒂中校,他也和古齐纳蒂中校在一起;第3大队留在原地;团属后勤分队的车辆随着“白羊座II”师师部转移到蒂沃利(Tivoli)一带。大约3:00,焦尔达尼上校正在“撒丁尼亚掷弹兵”师的师部,。他在那里接受了口头命令:立即与第1掷弹兵团的团长迪皮耶罗(di Pierro)上校(正在Montagnola地区劳伦蒂纳大街(Via Laurentina)的劳伦蒂诺教堂(fascio laurentino)的前院)取得联系,重新夺回和防守一些重要据点。这些据点屏障着Ostiense大街和Laurentina大街。以上地区正在承受一个德军伞兵师的重压。

随后,焦尔达尼上校发布了如下命令:第6自行火炮中队协助第1掷弹兵团的一个营,收复Ostiense大街上的据点(这个营昨夜在敌人压倒性的攻击下暂时放弃了据点);第3摩托车中队向1942年世博会展馆区移动,减轻第6中队方向的压力;应驻守劳伦蒂纳大街的掷弹兵营的强烈要求,第2装甲车中队迅速增援;第1大队指挥部和第1装甲车中队保留在第1掷弹兵团团部;第4摩托车机枪中队将部署于3 Fontane,掩护第1掷弹兵团的左翼;第2大队指挥部和第5自行火炮中队留作预备队,置于Laurentina大街和Ostiense大街之间的十字路口。

在执行这些命令的同时,掷弹兵团的迪皮耶罗上校决定动用宪兵学生营和意属非洲警察营收复Magliana桥头堡并攻克Ostiense大街的障碍。这两个营刚刚抵达,正在Ostiense大街后面待命。考虑到这次行动繁琐而又费力,不同部队的战斗力参差不齐,有一些单位还是第一次投入战斗,迪皮耶罗上校特意委托焦尔达尼上校负责具体的指挥。反攻将在7:00至10:00进行。届时,由第5自行火炮中队分出一个排的75/18自行火炮对付进攻道路上的障碍,例如被德军用作战术支撑点的铁路立交桥;第1中队的装甲车将提供不间断支持,协助两个营收复Magliana桥,并重新建立起与掷弹兵的联系;同时,完成对世博会附近高地的占领。第2中队的装甲车也参与了行动。 他们从劳伦蒂纳大街出发,穿越了德军占据的1942年世博展馆区,从德军伞兵的侧翼和背后突然杀出。猝不及防的德军刹那间损失惨重。

    “蒙特贝洛枪骑兵”团从德军手中夺回了一辆完好的626卡车,上面还有2挺重机枪、20把步枪和一些弹药(这辆车之前被意属非洲警察抛下)。焦尔达尼上校命令切实守住Magliana的防线。这条防线从1942年世博会教堂开始,先后延伸到当地的变电站、罗马-奥斯蒂亚铁路、Ostiense大街、Magliana大桥,一直到台伯河河岸。这时,一个不满编的神枪手步兵补充营也赶到了。他们马上被增援到科斯塔(Costa)少校的掷弹兵营的阵地上。

    同时,“白羊座II”装甲师师部给古齐纳蒂中校下达了命令:设法抢回落入德军手里的运油车。这些满载装满燃油的油桶的卡车和拖车对“白羊座II”装甲师不可或缺,但它们在Cecchignola附近赶上了停战事件发生,在不察之下遭到德军扣押。Silvano Gray de Cristoforis中尉带领的第1中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拉回两辆装满油桶的拖车。

下午14:00,德军在密集的迫击炮火力掩护下,向世博会教堂和劳伦蒂纳大街的据点发动了异常凶猛的反攻。守军死伤惨重。掷弹兵们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第4摩托车机枪中队赶到增援并实施了反突击。中队长奇普里亚尼(Cipriani)上尉身受重伤,意军只有后撤到新的防御阵地。没有补给的第6中队打光了炮弹,仍旧顶着敌人的强大火力留在阵地上,支撑着步兵的士气。

17:00,德军开始新一轮的猛攻。伞兵炮和迫击炮的炮弹接连落下,德军战斗机来回扫射,然后伞兵发起冲锋。借助“蒙特贝洛枪骑兵”团的装甲车和自行火炮的支持,掷弹兵在n.5据点顽强抵抗。第1中队的装甲车机动到Ardeatina,在侧翼巧妙地策应守军。

在更加危急的情况下,迪皮耶罗通知守卫Magliana的军队向北后撤1公里。给德军通过的机会。他假设德军将会向罗马以北行进,而不会进入罗马城。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证明,这个假设是大错特错的。因为如果意军撤退,德军不仅不会向北行进,还会因此获得征服罗马的最佳位置!焦尔达尼上校下令后撤之后,占据了如下的位置:

Ostiense大街(正在建设立交桥的路段):第3摩托车中队、装备自动武器的意属非洲警察营的部分人员、撤下休整的宪兵学生营部分人员、第5自行火炮中队第1排、第1装甲车排。

Laurentina大街(Montagnola镇):第1装甲车中队、大约1个排的伞兵(刚刚从罗马召集并抵达)。

第6自行火炮中队回归了位于Ostiense-Laurentina十字路口的第2大队。当天夜里,其他单位也陆续回到迪皮耶罗上校的指挥下。这样,意军将有机会击退德军的一次进攻。但是,由于神枪手步兵补充营在夜里退出了阵地,意军的左翼出现了一个缺口,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大约22:00,一个伞兵连到达了。我们在平静中度过了10日的夜晚。早晨,德军发起了又一次进攻,还是向着Laurentina大街的据点来的。“蒙特贝洛枪骑兵”团的装甲车和自行火炮发起反击,但是受到地形限制开进了街道之中,一辆一辆地被德军的迫击炮摧毁。敌人几乎在任何地方渗透进来。情况在持续地恶化。宪兵学生营已经撤离前线,去了别的地方执行“必要的”任务;意属非洲警察营在战斗中逐渐地“消解”了。焦尔达尼上校一面继续硬着头皮抵抗,一面试图向“撒丁尼亚掷弹兵”师请求增援。“撒丁尼亚掷弹兵”师的副师长,德里恩齐斯(de Rienzis)将军回复说“(我们)已经和德军达成了停战协议”,因此命令“蒙特贝洛枪骑兵”团撤退,和Macau的第13炮兵团会合。但是为了保留武器的荣誉,要留下一部分人担任掩护。随后,副师长要求骑兵团回归“白羊座II”装甲师的建制,并在Gerusalemme的S. Croce军营旁边集合。

帕塞罗少校指挥的第2大队有一部分单位在滞留在Caio Cestio的金字塔。但是在10:30,“撒丁尼亚掷弹兵”师拒绝停战,命令“蒙特贝洛枪骑兵”团返回圣保禄门(Porta S. Paolo)。“蒙特贝洛枪骑兵”团在圣保禄门再次陷入了苦战,等待已经出动的机械化军赶来。再次投入作战的“蒙特贝洛枪骑兵”团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但它仍旧是孤军奋战,因为其他的单位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正在这时,“热那亚骑兵”团的一个新兵大队步行赶来了,大队长尼斯科(Nisco)中校连忙把士兵们布置到Ostiense车站和周边的街道上;第4坦克团补充营也抵达了,他们将和其他守军密切合作,尤其是在“死亡之路”上;“白羊座II”装甲师第600自行火炮营一个连的105/25自行火炮也到位了。

大约16:00,德军从左翼和侧后开始进攻(’Appia Pignatelli, Appia antica, Imperiale大街)。城外的据点已经被攻陷了,德军已经渗透到了阿克苏姆方尖碑(obelisco di Axum)的位置。尚显稚嫩的枪骑兵们必须像超人一样作战。傍晚,德军占领了圣乔瓦尼门(Porta S. Giovanni)、圣塞巴斯蒂亚诺门(Porta S. Sebastiano)、拉蒂纳门(Porta Latina)。德军深入罗马,沿着Marmorata大街行进,跨过Sublicio桥(最后一次绝望的抵抗),占领了Lungotevere、piazzzale Flaminio、Muro Torto、corso d’Italia,径直向Macao的方向前进。在得知piazza Fiume的军营已经被德军占领之后,宪兵学校的学员们在Prati的宪兵军营集合。

“蒙特贝洛枪骑兵”团5名军官阵亡、13名军官负伤,占参战单位军官的60%;士官和枪骑兵15人死亡、68人受伤,大约占参战单位士官及以下的20%。但由于存在伤亡者被私人救助和隐藏的情况,实际的数字可能更高。

9月14日,再没有任何新的命令的情况下,焦尔达尼上校将团旗转交给了圣安杰洛堡的历史博物馆。16、17日,他将骑兵团装备上交宪兵团。18日,由于无法再供应补给物资,第8“蒙特贝洛枪骑兵”团最终解散。

圣保禄门、Caius Cestius金字塔的旁边都矗立着一块纪念碑:“1943年9月10日,汇聚而来的意大利陆军士兵、各阶层的罗马市民在国家的信仰支撑下,依据在17世纪为抵御蛮族入侵而修建的古老城墙抵抗德国侵略者。他们为意大利人指明了荣誉和自由之路。”

http://www.regioesercito.it/reparti/cavalleria/regcav8.htm

https://www.roma8settembre1943.it/

非洲快速集团(RaggruppamentoCelere Africa Settentrionale)

    1942年年初,北非意军最高司令部以驻守利比亚的第12机动集团为基干组成了“非洲快速集团”(Raggruppamento Celere Africa Settentrionale),包括2个快速集群。每个快速集群包括有1个装甲车中队(各配备24辆AB40/41装甲车),并得到部分步兵和炮兵的支持。

https://comandosupremo.com/forums/index.php?threads/recam-e-raggruppamento-celere-africa-settentrionale.133/

营级及以下单位

https://digilander.libero.it/lacorsainfinita/guerra2/ordinamenti/cavalleria.htm

http://www.regioesercito.it/reparti/cavalleria/rgtcav.htm

https://digilander.libero.it/lacorsainfinita/guerra2/42/8blindatoaltri.htm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