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之会——1942年3月英意第二次锡尔特湾海战

1942年春冬之交,马耳他的形势逐渐恶化。早在1月3日,岛上指挥官威尔布里厄姆·福特中将就致电坎宁安:“我已经放弃统计遭受空袭的次数了…这他妈的没有任何用处。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事实上,英国海军依然在尽最大努力维持马耳他的运转。“它已成为了‘海战中的凡尔登’——英国人已经花费了不成比例的代价来维持和补给这个已经不能作为基地的前哨站。”1月8日,MF2护航行动把运输船格伦吉尔号(9919 总吨)护送到马耳他,并将布雷克诺克号(9776总吨)送回亚历山大,途中安然无事。MF3护航行动在1月14日开始。1月15日上午,卡洛·贝尔加米尼中将带领杜里奥号、两艘轻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从塔兰托起航,安吉洛·帕罗纳少将带领两艘重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从墨西拿起航,但是都没能找到英国船队。1月16日,宪兵号驱逐舰在跟随舰队返回途中被英国潜艇P36号重创。1月19日,船队卸下了21000吨物资,这是四个月以来第一次有大量物资运输运进马耳他。但是作为代价,廓尔喀人号驱逐舰和船队4艘运输船之一的温泉关号(6665 总吨)分别成为德国潜艇和空袭的牺牲品。

1月27日,参加MF4护航行动的船队抵达马耳他,在战斗机的掩护下,船队中唯一的运输船布雷克诺克号没有受到空袭的损伤。然而,2月中旬发起的MF5护航行动却遭到了完全失败。直接护航舰艇由卡莱尔号、一艘舰队驱逐舰和7艘护航驱逐舰组成。第15中队的3艘轻型巡洋舰和8艘舰队驱逐舰负责掩护。航行途中,敌方的空袭击伤了坎贝尔家族号(7255 总吨),迫使她掉头回港;还击沉了查坦家族号(7262 总吨)和罗阿伦城堡号(7798 总吨)。

在此期间,小规模继续在意大利和北非之间往返。由杜里奥号主要支援行动包括1月24日抵达的黎波里的4艘运输船(但在途中,维多利亚号(13098 总吨)邮轮被鱼雷轰炸机击沉),2月23日抵达的6艘运输船和3月9日的抵达4艘运输船。

虽然轴心国的空袭越来越猛烈,但是由佩内洛珀号和5到6艘驱逐舰组成的K舰队依然留在马耳他,她们的任务是护送空载的运输船离开马耳他,并护送满载的运输船进来。2月7日晚,活泼号和祖鲁人号在西西里岛西部击沉了两艘意大利轮船奥斯塔号(494 总吨)和格朗戈号(316 总吨),取得了水面舰艇在当时少见的胜利。3月10日,维安从亚历山大港出发拦截一支敌方船队。可是,他的3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没能找到敌人。返回基地途中,U-565号在马特鲁以北击沉了他的旗舰水中仙女号,维安被友舰从 “又冷又油”的海上捞了上来,潜艇却溜之大吉。

随着岛上的粮食库存下降到危急水平,英国方面决定在3月中旬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护航行动。同时H舰队出动,用百眼巨人号航母向马耳他放飞9架喷火式战斗机,加强岛上的防空力量。

3月20日07:00,布雷克诺克号、坎贝尔家族号、潘帕斯号(5415 总吨)和来自挪威的塔拉博号(6798 总吨)在卡莱尔号和第22驱逐舰支队(锡克人号、祖鲁人号、活泼号、英雄号、哈沃克号和急速号,指挥官米克尔思韦特上校)的护送下从亚历山大港出发,船上共装载了25900吨物资。船队以12节的速度向西航行,预计在3月23日黎明抵达马耳他。维安少将的第15巡洋舰中队(克娄帕特拉号、黛朵号和欧律阿罗斯号),以及第14驱逐舰支队(贾维斯号、凯尔文号、金士顿号和吉卜林号,指挥官波伦上校)在11小时后出发,紧随其后。此外还在塔兰托湾和墨西拿南部海域设置了潜艇幕。由7艘狩猎级组成的第5支队于前日从埃及基地出发,在护航船队的航线前方搜索潜艇,然后前往托布鲁克加油,接着加入护航序列。U-652号正好经过这个支队,在3月20日11:00发射鱼雷击中了海斯罗普号,随后溜走。埃里季号试图把这艘受损的军舰拖到托布鲁克,但海斯罗普号还是在16:00沉没了。

英国采取了大量措施来预防针对护航船队的空袭,包括突击队突袭机场和第8集团军的进攻。因此在克里特岛和昔兰尼加之间的危险地带开辟了一条安全的通道。21日下午,维安抵达托布鲁克以北70海里处,在这段时间里,德国战机以及在东地中海巡逻的意大利潜艇普拉蒂诺号和缟玛瑙号发现了英国船队。意大利方面确信这是一支前往马耳他的船队,并且里面没有任何大型军舰。轴心国最高指挥部决定开展大规模空中和海上行动。首先是派遣潜艇在马耳他以东和昔兰尼加北部设伏。3月22日00:27,伊亚金诺上将率领利托里奥号和第9驱逐舰中队(飞行员号、民兵号、东北风号、奥里亚尼号、工兵号和西洛可风号)从塔兰托出击;01:00,帕罗纳少将带领第三巡洋舰分队(戈里齐亚号、特伦托号和班德·内雷号)和第14驱逐舰中队(山地步兵号、神枪手步兵号、枪骑兵号和火枪手号)从墨西拿出击。她们分别匀速向南爱奥尼亚挺进,计划在那里拦截船队。不过,工兵号和西洛可风号由于舵机出现故障和修理工作尚未完成,晚了两个小时出发,因而无法加入这两支海军部队。最后,驻扎在西西里岛、昔兰尼加和克里特岛的德意空军进入警戒状态,为这两支海军部队提供空中掩护。意大利认为英国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行动,虽然对于帕罗纳的巡洋舰来说确实如此,但是英国还是通过通信情报和P36号潜艇获悉了利托里奥号出发的消息。

3月22日6:00,维安的舰艇加入护航船队;两小时后,佩内洛珀号和军团号从马耳他赶来。05:18,维安收到了P36号潜艇的情报,因此他决定以13节的航速朝西南偏西航行,“如果可以的话”,将双方的接触推迟到晚上。他下令“尽可能地避开敌人,直至天黑;到时候将护航队散开似乎是可取的选择,狩猎级驱逐舰护送商船前往马耳他,其余军舰攻击敌人。”

随着英国船队越过战斗机的护送范围,轴心国的空袭在3月22日上午9:30后如期而至。“但上午的空袭并不危险,只有几架意大利的S.M.79战机在远处发动鱼雷攻击。”维安预计敌方可能会在下午拦截,在这种情况下,他打算用烟雾把他们和船队隔开,并将舰艇分为7个独立分队使用,组织如下:

第1分队 贾维斯号、吉卜林号、凯尔文号和金士顿
第2分队 黛朵号、佩内洛珀号和军团号
第3分队 祖鲁人号和急速号
第4分队 克娄帕特拉号和欧律阿罗斯号
第5分队 锡克人号、活泼号、英雄号和哈沃克号
第6分队 卡莱尔号和狩猎级阿冯河谷号,负责拉烟
第7分队 其余5艘狩猎级和船队

随着意大利舰队向南推进,一场风暴正在形成。大浪令驱逐舰的航速降至22节,其中一艘因机械故障返回塔兰托。帕罗纳的巡洋舰从利托里奥号路径的东侧驶过,到了14:00,已经领先这艘战列舰55海里。来自空中的消息促使他们汇合,帕罗纳冷冷地在他的报告中指出,这些“并不能总是保持一致”。

1942年3月22日,班德·内雷号在爱奥尼亚海南部高速前行,参与搜寻MV.10船队 。

14:22,戈里齐亚号的瞭望员发现了东南偏南方向的高射炮火。5分钟后,欧律克拉斯号也发现了帕罗娜的巡洋舰分队。此时,越加猛烈的风正以25节的速度从东南方吹来,能见度在200000码以下徘徊。

现在双方的接触比维安预料的早了几个小时,使得这位英国海军司令陷入了两难境地。如果船队要避免第二天早上在缺乏护航舰艇的情况下穿越马耳他附近轰炸机出没的水域(岛上没有足够的燃油补给第15中队和第14支队),就不能偏离直达航线太远。因此,维安“无法承受船队在晚上过远地偏离向西的航线。”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实施自己拟定的防御计划,并寄希望能获得最好的结果。帕罗纳的命令帮助了他,前者要求各舰仅保持视觉接触,“在汇合前不要与敌方交战”。

英国船队及护航舰艇转向西南,而卡莱尔号和阿冯山谷号拉烟。突击编队以分队为单位排成一列,转向西北偏西,同时喷出白色的化学烟和黑色的烟囱烟。风把英国军舰前方浓厚的烟雾直接吹向意大利巡洋舰。

帕罗纳的编队继续朝西南方向吃力地前进着,各舰以戈里齐亚号在中心排成两列,驱逐舰在右舷,特伦托号和班德·内雷号在左舷。14:29,英方军纵列向他逼近,帕罗纳转向北方,“带领巡洋舰向利托里奥号集群进发。”随后,帕罗纳从出了名死板的指挥官伊亚金诺那里收到了严格的书面指令,要求追击英国编队。他根据以前加夫多斯岛附近水域交战的经验教训(即马塔潘角海战前期交战阶段),希望能把敌人困在第三师分队和利托里奥号之间。

14:35,帕罗纳的巡洋舰使用后部炮塔向23000码开外的敌人开火。汹涌的海浪使舰船不停地点吧,飞溅的浪花喷洒在测距仪上,加上烟雾和较长的交战距离,使得精准射击成为天方夜谭,不过帕罗纳还是错误地宣称击中了一艘黛朵型巡洋舰。

英方军舰纵列绕了一个大圈,在14:33年转向东北,以便扩散烟雾,然后在14:56转向西北。与此同时,克娄帕特拉号和欧律阿罗斯号开始朝21000码外的班德·内雷号还击。佩内洛珀号的舰长尼科尔写道:“(我们)开始了一场远距离交战,大量炮弹如雨点一般落在我们附近。幸好不断增强的东南风吹来的浓烟完美地笼罩了船队,完全挡住了敌人的视线。”英国巡洋舰集火班德·内雷号,许多炮弹落在她周围,但没有一发命中。同时,班德·内雷号也跨射了克娄帕特拉号和欧律阿罗斯号。

由于浓烟,其他英国军舰很少能看到敌人,只有活泼号打了几发炮弹出去。到15:13,双方所有火炮都静了下来,两分钟后维安转向西南,重新加入船队。

1942年3月22日下午在第二次锡尔特湾海战前期,与英国军舰交战的戈里齐亚号。虽然此时从东南吹来的西洛可风非常强劲,但海浪仍在海浪仍在仍然可以接受范围内。

交战期间,船队遭到了德国JU.88轰炸机的空袭。狩猎级和卡莱尔号的4英寸火炮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被描述为“令人印象深刻,就像持续射击的砰砰炮,即便 8至10海里也能听见炮声。”空袭给英国方面造成唯一损伤是卡莱尔号和阿冯河谷号在躲避炸弹时撞在了一起。可是,正如维安谈到这些护航舰艇所指出的,他们“在高角度快速射击方面的潜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弹药储存上限。”船队在15:20年返回向西的航速。15:35,维安致电坎宁安,称自己已经把敌人赶走了。他在16:30与船队汇合,由于狩猎级的防空弹药储备已经见底,他下令第1分队和拉烟分队加入直接护航舰艇的序列。

同时,帕罗纳的巡洋舰在15:30看到了利托里奥号。天气持续恶化,风速上升至30节,海浪拍打着低伸的薄雾。此时,帕罗纳的巡洋舰分队在伊亚金诺的西北偏西方向。16:17,利托里奥号的瞭望员在210度航向上发现了一艘黛朵型巡洋舰。战列舰的水上飞机报告船队就在敌方巡洋舰的后面。现在伊亚金诺对敌人的数量和部署有了相当准确的了解。他立刻右转,向正西方向前进

16:37,祖鲁人号报告在东北方发现4艘不明船队,距离18000码。维安意识到自己向坎宁安致电还为时过早。欧律阿罗斯号证实了这一点,突击编队(不包括仍在船队中的第1分队)随即转向东北偏北,并开始拉烟。

一位英国历史学家评论到:“这可能是自风帆时代以来,天气头一次成为海战的决定性引述。”伊亚金诺称其为: “海上作战中的不祥期间…能见度已经变得很差,而且还在持续恶化,大量弥漫的烟雾更是雪上加霜。”考虑到现在白昼只剩下两个小时,伊亚金诺选择向西利用己方舰队的速度优势挡在英国船队和马耳他之间,并从那个方向攻击。他不相信自己有时间能够顶着恶劣天气逆风攻击躲在敌方军舰后方的船队。现在伊亚金诺反倒对分兵心怀顾虑,这样就必须再次汇合,所以他决定冒着失败的风险不让自己的军舰分开。

16:43,双方巡洋舰开始交战。班德·内雷号第二轮齐射就打中了克娄帕特拉号的舰桥,导致雷达和无线电失灵,15人阵亡。不久之后,一发近失弹的破片又杀死了另外一名船员。利托里奥号的火炮开始在18800码外轰鸣,一吨重的炮弹跨射欧律阿罗斯号,大量破片飞溅到这艘巡洋舰上。16:48,维安的分队躲入烟雾中。黛朵号的舰长H.W.麦考尔后来回忆到:“当时的烟雾非常浓;可以听见15英寸火炮在不远处开火,有时能看到巨大的水花飞溅,驱逐舰的位置非常模糊;这段非常刺激的时刻一直持续到17:03我们改变向东的航线从烟雾中出来。”

这样的交火一直持续到16:52,糟糕的能见度使得继续射击变得毫无意义。但伊亚金诺也在慢慢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17:03,黛朵号朝特伦托号或戈里齐亚号的侧舷射击9次,和佩内洛珀号也向班德·内雷号打了几轮齐射。两艘巡洋舰均错误地宣称取得命中。17:03,利托里奥号开始与黛朵号交火,直到17:12麦考尔决定躲进烟雾当中。

海战中的利托里奥号

米克尔思韦特指挥的由锡克人号、活泼号、英雄号和哈沃克号组成的第5分队以大致与敌方平行的西南偏南方向前行,直到17:05向南转向,“以逃避制裁“。对意方的瞭望员来说,这个举动看起来像是英国驱逐舰发射了鱼雷,民兵号甚至报告发现鱼雷的航迹。因此在17:07,伊亚金诺决定向右转20度,然后返回270度航向;同时命令下属的3艘驱逐舰反击,她们顶着敌方的炮火发射鱼雷,再向北转向。船队及其直接护航舰艇摇摇晃晃地在东南偏南方向上航行,从左舷吹来的大风越来越猛烈。

由于意方没有明显地拉近距离,克娄帕特拉号和欧律阿罗斯号决定施放烟雾,在17:14从东南向西转了个圈,17:20再次转向东南,期间炮手们在瞥见目标时零星开火。

17:18,伊亚金诺向左转向30度至240度航行,再向右转10度至250度航线,并减速至20节。帕罗纳的巡洋舰在战列舰后方排成一列。17:20,利托里奥号的一发近失弹击中14000码外的哈沃克号。锅炉的损伤让这艘驱逐舰的航速降至16节,不得不蹒跚向南加入船队。

17:27,利托里奥号将目标对准在烟雾中短暂伸出舰艏的锡克人号。然后在17:30,维安决定派第2、第3和第4分队“搜寻两艘敌舰,虽然不知道确切位置,但我觉得它们可能就在我们后方附近。”这位英国海军司令显然误判了敌方的行动。现在离天黑已经不远,就算这一行动早已开始,伊亚金诺也没有时间来完成如此长距离的机动。

随着维安向东狂奔——后来他称之为 “一个严重的战术错误,此时只剩下米克尔思韦特指挥的第三艘驱逐舰面对整个意大利舰队。17:31,伊亚金诺从西南偏南向南转向,开始重新拉近距离接战。米克尔思韦特向北转向,用4英寸和4.7英寸炮回击利托里奥号15英寸炮,他称之为“有些不平等的对抗”。之后驱逐舰突然向南转向,呼啸而过的风吹拂着她们施放的滚滚浓烟。17:35,维安改变航向,一股脑地钻进自己施放的烟雾当中。现在伊亚金诺距离英方旗舰近30000码远。船队在利托里奥号以南25000码处。

海战中在利托里奥号上拍摄的照片,一发敌方的中口径炮弹在附近落下。

波伦的第1分队和跟随的军团号按照命令为船队护航,意大利舰队发动第二轮攻击时,他认为拉烟就足够了。17:45,他在烟雾中看到了西北方向的炮火,第一次尝到了战斗的滋味。布雷诺克号上的护航指挥官觉得,相比一艘战列舰,空袭对己方商船的威胁更大,于是在17:45年继续朝西南方向航行。

米克尔思韦特觉得先发制人用鱼雷攻击来威胁意大利舰队,但也付出了代价。17:48,战列舰跨射12000码的锡克人号后,他下令船队立刻向南转向。随着利托里奥号慢慢领先,他发射了两枚鱼雷,“以免所有的鱼雷与舰同沉,并希望让敌人掉头。”

1752年,伊亚金诺停止射击,因为他看不到任何可以射击的东西。狂风伴随着大浪,让所有意大利军舰都在不停的颠簸,重巡洋舰的最大横倾达到12度,轻巡洋舰高达27度,对于驱逐舰来说只会更糟。尽管如此,伊亚金诺还是阻止船队慢慢偏离目的地。17:59,由于形势显得十分危急,维安下达全体命令,“准备在烟雾的掩护下发射鱼雷。”

18:03,克娄帕特拉号返回战场,与13000码外的利托里奥号交战,并在18:06发射了3枚鱼雷。利托里奥缓缓转向西北以避开鱼雷。随着战列舰在烟雾中消失,其他英国巡洋舰和伴随旗舰的两艘驱逐舰都没有发射鱼雷。随后维安被他认为的已经失去踪迹的敌方巡洋舰迷住了,再次向东转向。他后来为这一举动辩解到:“很显然,一些战列舰和巡洋舰正试着流到从烟雾的背风处;同样明显的是,敌方最有效的行动路线就是朝烟雾的背风处(东面)前进。即使包括战列舰在内的敌方全体舰队都会这么,一些巡洋舰也会采取这样的行动。”直到18:17他才发现没人敌人并返回。18:08,波伦无意中收到了米克尔思韦特发出的一条令人担忧的消息,意大利舰队就在船队以北16000码处。这促使他转向西北。

此时米克尔思韦特非常担忧,因为他的第5分队依然是是伊亚金诺与船队之间唯一的英国分队。18:19,在6000码的距离上,他缓缓向北转向,尽可能多的施放烟雾。伊亚金诺在18:20转为280度航向,然后转为220度航向,接着在18:27转为180度航向。波伦曾试着提供帮助,但是18:23鱼雷轰炸机的空袭耽搁了一些时间。最后在18:34,波伦发现利托里奥号距离自己只有12000码。

利托里奥号左舷前部的152毫米炮塔中部火炮在射击时炸膛,可能是由于炮管进水造成火炮发射速度减慢,从而导致膛压明显上升。

18:31,意大利舰队再次开火。波伦排成一列,集中使用16门主炮向西还击。军团号的一名船员回忆道:“从我的炮手望远镜中望去,我们似乎就在战列舰的旁边。”英国指挥官报告说,意大利舰队回击并不准确。

18:41,波伦在6000码距离上向右转向(最南边的军团号向左转向,因为她已经把鱼雷发射管对准右舷)。就在金士顿号转向时,利托里奥号(一说为特伦托号)直接命中她的锅炉舱,引发了一场大火,使她暂时停下来。意大利舰队正尽可能地用每一门向敌方喷射炮弹。尽管如此,第1师还是在18:44年开始发射鱼雷。贾维斯号发射了9枚鱼雷中的五枚,恶劣的天气使她没能射出全部鱼雷;吉卜林号发射了5枚中的5枚,凯尔文号发射了5枚鱼雷中4枚(之前错误地打了一枚出去),军团发射了全部8枚鱼雷;金士顿号发射了5枚鱼雷中的3枚,因为刚刚受到攻击催化她的另外两根鱼雷发射管。一轮15英寸火炮的齐射落在军团号周围,200英尺高的如同间歇泉一般的水柱吞没了她,随后意大利瞭望员惊讶地发现她以同样的航向和速度出现在了眼前,显然没有受到损伤。伊亚金诺向右转向110度,并将航速从22节降至20节,以躲避这次攻击。瞭望员发现一枚鱼雷从利托里奥号的前方穿过,其他鱼雷的尾迹也出现在意大利军舰之间。

随着波伦的驱逐舰冲锋,维安的3个分队急忙从西边赶来,前面是克娄帕特拉号和欧律阿罗斯号,黛朵号、佩内洛珀号,祖鲁人号和急速号落在一段距离指挥。领头的巡洋舰与利托里奥交战,支援波伦,战列舰也朝她们回击。欧律阿罗斯号的舰长记录道:“然后在下午6:41,利托里奥号从烟幕的缝隙中发现了欧律阿罗斯号。随即她向我们开火,我看到她15英寸火炮齐射时的闪光从她身上翻起…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到达之前,彷佛已经过去一个世纪,炮弹落在我们周边,把整艘舰吞没在比桅顶还高的水柱当中。我们被跨射了…欧律阿罗斯号颤抖着,摇晃着,然后剧烈地摇晃着,我以为自己会从桅楼上掉下来,而炮弹的破片在空中呼啸,彷佛要扎进我们的船舷里面。”

18:51,伊亚金诺转向西北偏北,并把速度提高到26节。随着夜幕的迅速降临,他不想在这片充满雷击舰艇的水域逗留,以免在最后一刻招致灾难。实际上在18:55,第5分队就试着在8000码开外发动鱼雷攻击。活泼号发射了8枚鱼雷;锡克人号和英雄号虽然开火了,但是没有找到明确的射击目标。利托里奥号的后炮塔发出了怒吼。炮口风暴引燃了舰艉的水上飞机,也让英国人相信自己给了对面狠狠一击。接着,一发15英寸炮弹落在了活泼号旁边,破片刺穿了她的船体和上层建筑,造成一些进水。反过来,同样在18:55,一发4.7英寸炮弹击中了利托里奥号的右舷后甲板。这个临别一击是英国方面在整场海战中唯一的命中。

18:58,双方停止射击。意大利舰队消耗了1492发炮弹(见下表),而英国巡洋舰消耗了1600多发炮弹,驱逐舰消耗了1300发炮弹和38枚鱼雷。虽然船队完好无损,但英国这边已经有6艘军舰受伤。海战期间截至18:00左右,船队成功击退了28次空袭。空袭战机由德国的JU.88轰炸机,以及意大利的S.M.79和德国的HE111鱼雷机组成。可是,剩下的大部分防空弹药在这一过程中消耗掉了。

19:06,意大利舰队向北转向,大型军舰在中间排成一列纵队前进,两支驱逐舰中队在两翼屏护。20.34,伊亚金诺收到海军总司令部的命令,返回基地。返回途中,天气越来越恶劣。3月22-23日夜 ,风力1达到了9到10级,所有意大利军舰都或多或少地经历了风暴的考验。第二天早上,枪骑兵号和前去增援利托里奥号的西洛可风号双双沉没。她们的水泵跟无法应对高海况下大量涌入的海战,也跟无法按照既定航线继续航速;随着电力中断,两艘驱逐舰迅速沉没,471名船员当中只有18人幸存。意大利军舰各自返回基地。23日大约16:00左右,利托里奥号幸运躲开了英国潜艇支持者号发射的4枚没有被察觉到的鱼雷,在只有民兵号、神枪手步兵和从塔兰托赶来的皮加费塔号的护送下,于23日下午晚些时候抵达塔兰托;戈里齐亚号于23日下午早些时候抵达墨西拿;特伦托号被派去救助枪骑兵号,24日上午返回墨西拿。班德·内雷号和工兵号在风暴遭到严重破坏,但还是设法开回了港口。4月1日,班德·内雷向北前往北部港口修理途中,被英国潜艇催促号击沉。

1942年3月23日下午在爱奥尼亚海由一架意大利飞机拍摄的·利托里奥号,此时她正顶着从右舷刮来的猛烈的西洛可风返回塔兰托。弹射器右侧的小黑点是前一天傍晚被后主炮的炮口风暴引燃的Ro 43水上飞机的残骸。

同样的,维安没有继续追击并且返回船队。19:40,除了佩内洛珀号和军团号以及受伤的哈沃克号和金士顿号前往马耳他,维安带着剩下的军舰返回亚历山大。在越发强劲的狂风中航行,即使没有意大利舰队那么严重,但英国的舰船也遭到风暴的损害。船队里的每艘船在卡莱尔号和狩猎级伴随下,以最快的速度散开并驶向马耳他。船队指挥官明白行程已落后于计划这一痛苦的事实,他不想迁就船队中航速最慢坎贝尔家族号,维持她的最高航速完成剩下的航程。不过,考虑到当时恶劣的天气和大部分护航舰艇的弹药已经所剩无几,集中起来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由于海战迫使船队绕道而行,因此即使是最快的商船,也只能得到一两艘狩猎级的护航,并且第二天早上依然要在海上承受猛烈的空袭。塔拉博号和潘帕斯号被两枚哑弹命中,在3月23日9:00到10:00间抵达格兰德港。布雷克诺克号在09:20遭到猛烈轰炸,在尝试把她拖往格兰德港失败后,不得不在马尔萨什洛克港附近抛锚。坎贝尔家族号在马耳他20海里以外被德国战机击沉。军团号也在被近失弹命中后搁浅,随后被拖到马耳他。3月24日,萨斯沃尔德号为保护布雷克诺克号巡逻的时候触雷沉没。3月26日,持续不断的空袭摧毁了军团号、布雷克诺克号、塔拉博号和潘帕斯号,及其所运25900吨物资和燃油中的大部分。英国的一份战时报告用充满英雄色彩的笔调描绘了这场灾难:“水手、士兵和潜水员们顶着炸弹,在被水淹没的船舱里不分昼夜地工作,从布雷克诺克号上抢救出许多珍贵的物资和燃油。”事实上,马耳他的码头工人拒绝在空袭中从船上卸货,总督只好命令士兵承担这项任务,但是进度非常缓慢。在这些船只沉没前停泊在港口的几天里,只有807吨物资卸了下来。之后,部队又捞上来了3300吨。总而言之,相较于付出的努力,回报实在是令人失望。

坎宁安上将把第二次锡尔特湾海战描述为“战争中最为辉煌的行动,如果没有甚者的话。”但海军部的评价就没有那么兴奋了,表示“三月份护航船队的幸运逃脱主要是由于天气。“其实,意大利海军在第二次锡尔特湾战役中的表现相比其他类似的战斗并不差。着可以参见德国军舰在北冰洋袭击英国护航船队的两次战斗。第一次是在1942年5月1日,4艘武备贫弱的旧式护航舰艇轻松击退了3艘的现代化德国大型驱逐舰。第二次是在1942年12月31日的巴伦支海战役中,一支英国驱逐舰支队佯装鱼雷攻击了3个小时,击退了两艘德国重巡洋舰和6艘大型驱逐舰。1944年10月的萨马岛海战给出了另一个例子,说明即使在有利的条件下,也很难突破烟幕和装备鱼雷的护航舰艇,攻击另一边的护航航母集群。

事实上,伊亚金诺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做出了果敢的举动。开着那艘宝贵的战列舰与烟幕中敌人交战,大量雷击舰艇在另一边的等候,这是包括英德日美海军在内的其他称职的指挥官都不敢承担的风险。虽然伊亚金诺没来得及截住商船,但意大利人的炮术比英国人准得多,战斗到来的损失微不足道,同时迫使护航船队绕道向南并在最后分散开来。这意味着,即使是最快的商船,也必须迎接第二天早上的空袭,否则情况就不会如此。此外,由于英国护航舰艇在海战当中消耗了大部分防空弹药,使得之后的空袭变得有效。伊亚金诺没有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但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