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维诺峰滑雪营

阿尔巴尼亚

1940年10月28日,意大利从阿尔巴尼亚对希腊发动袭击。但仅过了14天后,事态便开始恶化,需要意大利军方采取严厉措施。这些措施中的一项方案便是组建一支能够在被冰雪覆盖的地形中快速移动和战斗的滑雪部队。

意军以超出往常办事效率的速度,于1940年12月18日建立了切尔维诺峰滑雪营(Battaglione Sciatorii Monte Virnino)。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的成员要么是来自于意大利西北部奥斯塔大区的山地军事训练学校(Scuola Militare Alpina)的学生,要么就是从第4山地兵团抽调过来的士兵。总的来说,该营所有的成员均是从多为山地地形的皮埃蒙特地区招募过来的。

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由以下部队组成:一个HG排和两个山地兵连,总兵力320人。这个滑雪营的规模明显要比一般的山地兵营小得多,但人数偏少的缺点在某种程度上被“得到更好的武器装备”这一条件给抵消了。虽说他们在纸面上得到了更好的武器装备,但在实际作战中:该营的士兵们被仓促的组建成一支队伍,他们在没有得到足够的武器装备的情况下就被派往阿尔巴尼亚去同希腊人作战。

滑雪营里的每一位山地兵都应该装备有有最新型的滑雪板、两层橡胶底的靴子(其他的意军部队里,仅有伞兵部队也装备了这款靴子)、一件风衣、一件毛皮衬里的外套,以及一件白色的伪装服,以备在被冰雪覆盖的地形中使用。此外,还有有一件带帽的风衣,一条可以塞进靴子里的长裤,该滑雪营并没有装备意大利山地兵们通常都会配备的推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羊毛长袜。每个士兵都拥有一个白色的头盔,背包和弹药带自然也包括在个人装备的列表内。然而,上述的装备还是不足以装备整个营。

武器方面包括:6.5毫米的M91卡宾枪,9毫米的贝雷塔M1934手枪,和总共12挺的布雷达6.5毫米M30轻机枪;该营没有装备比轻机枪更重的武器。此外,该滑雪营没有运输车辆,只配备了骡子(意大利山地兵在山路上运送各种设备、物资时习惯使用骡子)。

1941年1月13日,随着前线形势的日益恶化,切尔维诺峰滑雪营于该月18日离开奥斯塔大区,抵达阿尔巴尼亚。该营立即被部署——用来填补意军在Mali Trebeshines山峰的防线的缺口。在那里,滑雪营的士兵很快就发现:这个山区并不适合滑雪,因为降雪很快就被厚厚的泥土所取代。寒冷的天气,再加上他们处于4500英尺高的山峰上,路况恶劣而缺乏补给,如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下生存下来,对于滑雪营的士兵们来说就已经是一个难题了。在1月23日和24日,该营的两个连独自去进行战斗,共计有14人死亡,37人受伤,21人失踪,另外还有一些冻伤人员和因为疾病而造成的其他人员伤亡。到了2月26日,这个袖珍的营的可用人员下降到3名军官和46名其他军衔的士兵,大量的山地兵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并被撤出队伍进行休息和整修。

1941年3月5日,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的残部回到了前线。这一次,他们是部署在Mali Scindeli山峰,他们在那里一直待到4月10日。随着德国人对战争的介入,使得战场上的僵局被打破。1941年5月时,对希腊的战争已经结束。此时,整个营的兵力下降到了1个排的规模,而剩余人员也回到了意大利。在对希腊的战争中,整个营的损失为:19名军官中有14人死亡或受伤(包括8名替换人员),13名士官中有8人死亡或受伤,208名山地兵中有153人死亡或受伤。该营的旗帜上被装饰上了银质勇气勋章,有37名成员获得个人奖励。然而,该营于1941年5月24日被解散。

1941年,阿尔巴尼亚,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的一支巡逻队。

切尔维诺峰滑雪营在阿尔巴尼亚的整体表现并不突出,但这个结果(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实际的作战任务和他们所设想的情况大不相同。在最初的概念中,该营是专门用于进行一些小型战斗——在敌后纵深地区进行快速突袭。但在实际的作战中,该营被投入了步履艰难的步兵战争中,主要用于防守那些在崎岖山区上的据点。恶劣的天气,以及脆弱的供应线,意味着士兵们长时间没有热饭,也不可能更换早已湿透的衣服,从而导致了高患病率。

东线战场

在滑雪营被解散了一个月后,德国便开始了对苏联的入侵。由于意大利军队很快也被派往东线,意大利人便再次讨论起了在俄罗斯的大草原上使用滑雪队的必要性。1941年10月,意大利人又一次组建了切尔维诺峰滑雪营。而这次,全营只有两个步枪连。这一次,所有的人员都是从现有的各个山地兵团中挑选出来的,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自愿加入的志愿者。由于营里不少的山地兵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具备滑雪的技能,整个滑雪营便采取了混编的方式。营里的每一名士兵都得到了特殊的装备,并拥有了额外的特殊服装:白色的披风,用来伪装趴在雪地上的士兵;无袖的羊皮紧身衣;带防水套功能的毛皮衬里的手套;齐膝高的羊皮长靴。武器方面得到了少许的改进:军官和士官们装备了9毫米的m1938冲锋枪;营里的一个步枪连增添了一个重机枪小组。

      从1942年1月13日到2月18日,该营前往乌克兰南部,并在那里待了持续一个月的时间。该部队迅速部署在德涅普洛彼得罗夫斯克(Dnepropetrovsk)地区(位于第聂伯河的下游地区)。在滑雪巡逻期间,他们与游击队进行了战斗。切尔维诺峰滑雪营很快就被送上了前线,隶属于第35军的帕苏比奥师。

1942年1月,德意边境的布伦纳山口,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的两名山地兵正在交谈,他们正在前往东线战场的路途上。

1942年3月24日,这个滑雪营在奥洛瓦特卡(Olovatka)与苏联红军发生了第一次真正的冲突。由于指挥上的失误,使得第1连不得不去穿越一片位于两个苏军阵地之间的开阔地带。很快,第1连就陷入了交叉火力之中,更糟的是,在零下32度的低温下,结构复杂的布雷达M30轻机枪发生了故障,使得整个连根本没有火力支援。最终,第2连解救出了第1连;总损失为6人死亡,大约20人受伤,以及约有30人冻伤。这一次失败暴露出了该营在火力上的问题,最终促使该营增添了一个重武器连。该重武器连拥有2个迫击炮排(每个排有4门迫击炮),2个反坦克排(每个排装备2门47/32反坦克炮),两个机枪排,以及十辆用于运输的重型卡车。1942年4月底,第8连加入了切尔维诺峰滑雪营。此时,整个营的兵力约有400人。

5月时,切尔维诺峰滑雪营回到前线。5月18日,在伊兹尤姆(Izyum)的战斗中,该营以15人死亡和40人受伤的代价占领了克里沃诺(Klivonoi)村。由于感染性发烧的爆发,该营从前线撤出,进入隔离区。 6月19日时,他们又重返前线。1942年8月20日至25日,该营参加了在顿河的第一次防御战斗,击退了红军对其前方阵地的攻击,最终反击并成功夺回了一个神枪手步兵部队丢失的阵地。1942年10月初,切尔维诺峰滑雪营隶属于陆军山地兵军团(Corpo d’Armata Alpino)的总指挥部。作为预备队的切尔维诺峰滑雪营部署在位于罗索什(Rossosh)的总指挥部的附近。在苏联人的反攻开始后,12月14日,切尔维诺峰滑雪营再次被用来填补意军在伊万诺夫卡(Ivanovka)村的防线缺口。 在红军的巨大压力下,部队的残余人员依靠着他们的雪橇进行着撤退。随后,他们被部署在塞莱尼亚尔(Seleni Yar)的一个路口附近,与L’Aquila山地兵营一起防御这个据点。随后苏联人再次发动袭击,企图围剿他们。最终,切尔维诺峰滑雪营在德国人的突击炮的支援下逃了出来。

由于缺少第8重型武器连(该连已单独撤退,但于12月31日再次归队),两个步枪连的幸存者,包括许多冻伤患者,于12月30日抵达罗索什。在罗索什,该滑雪营和第30战斗工兵营一起守卫着山地兵部队的总部。1943年1月14日至15日,在经历了苏联坦克的袭击后,守军开始撤退。切尔维诺峰滑雪营作为后防部队,最后一个向西撤退。整个营被拆分成几个小队伍:有的山地兵乘坐着卡车撤离,有的人是靠着雪橇滑雪撤离,但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丢弃了雪橇后步行撤退的。最前面的两个小组(主要是伤兵和重型武器连的人员)设法逃出了包围圈,而营里的其他部队则是与苏联的装甲部队和游击队进行战斗,他们要么被杀,要么就是被俘虏了。

切尔维诺峰滑雪营的564名士兵中(包括替换人员在内),共有114人在战斗中丧生,226人失踪;只有15人从苏联的战俘营中返回。在被解散之前,该营的旗帜上被装饰上了一枚金质勇气勋章,整个营里共有2人获得了金质勇气勋章,以及35枚银质勇气勋章和54枚铜制勇气勋章;此外还有65枚战争功绩十字勋章(War Merit Crosses)和一些德国的铁十字勋章。 在1943年,又有一个营被命名为 “切尔维诺峰”,该营与第20滑雪群(XX Raggruppamento Sciatori)一起部署在法国南部,直到1943年9月。

内容翻译自 Osprey出版公司军事书Elite系列第99号:意大利陆军精锐部队和特种部队(1940-43)-Italian army Elite Units & Special Forces 1940-43 的第40~44页。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