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卡诺步枪在中国

卡尔卡诺M91步枪的生产最初在特尔尼,都灵,布雷西亚,托雷安农齐亚塔这几个国营兵工厂内完成,逐渐替代了原先意大利军队装备的维特利-维塔里M1870/87步枪,后来根据军队需求又衍生出了M91卡宾枪与M91TS卡宾枪。八国联军侵华时,意大利派遣的数个神射手步兵(Bersaglieri),他们便装备了M91步枪。一战爆发后,罗马的国营兵工厂与布雷西亚的米达(MIDA)工厂也接到了生产M91步枪的订单,这些步枪是一战期间意大利军队主要的步兵武器。战争结束后,各兵工厂停止了步枪的生产,战时迫切需要的武器一下子变成了难以处理的庞大的军剩物资,意大利商人便把目光转向了大陆另一端战火纷飞的中国:意大利的各种枪械,火炮,弹药等等军需在这一时期大量输入中国,意大利也因此成为了“20年代向中国武人输入军火最放肆的国家”。

·一支采用了下弯拉机柄的卡尔卡诺M91步枪,国内现存实物有这种下弯拉机柄的,也有直拉机柄的

虽然意大利政府也加入了1919年列强的对华军火禁运,但禁运限制对于意方已商定的军火合同和在各国达成禁运协议前未商定的军火合同是不生效的,因此意大利也支持军火禁运。上述的军火合同包括之前意大利与陕西,湖南和满洲商定的军火合同。另外张勋在复辟前也曾与意大利军火商人达成交易。意大利的军火经装箱,被标为“日本玩具”后,经停日本神户运抵中国。1919年12月,由天津马泽利洋行(Marzeli & Co)代理的4011吨意大利军火运抵中国,到了中国“日本玩具”又摇身一变,成了意大利使馆卫队的军装,免去了中国海关的检查。直皖战争前,段祺瑞购买了其中的60吨,除此以外剩下的军火有2434吨运到了山海关,有1507吨运抵天津,这两批是意方暂时存放的,另有10吨运往沈阳,为张作霖所购。12月31日唐继尧联系其在上海租界的代表缪延之,计划购买意大利步枪3000支,和其他军火,计划费用从订购日本造弹机器的第二期付款内抽调,不清楚唐继尧后来是否购买了这些军火。同样在1919年,意大利某商人在上海向浙江督军卢永祥出售武器,当时有传闻这批武器被上海工商部警察扣押,后因地点在上海公共租界行使警察权范围之外又返还给了卢永祥,最后这批武器还是抵达了卢部辖地。

意大利人准备的军火,原本是武装段祺瑞对德宣战的参战军的,段祺瑞倒台直系掌权后,曹锟继续与意大利人进行交易。1920年陆军部与意商柯纽良达成交易拟定合同,收购意大利与天津和山海关两处所存军械,合同中轻武器包括6.5mm步枪40000支(应为卡尔卡诺M91),6.5mm枪弹3000万发,6.5mm机枪(应为菲亚特-列维里M1914机枪)50挺,1921年11月21日至22日由80辆货车运送山海关的部分军火,根据英国联络官的报告,这批军火有30000支步枪,300万发枪弹,75mm野战炮6联,每联炮4尊,配24000发炮弹,菲亚特机枪50挺附3万发枪弹,可以发现山海关这批库存比1920年签订合同少了一些步枪和枪弹,推测这批应该是购置天津的库存。

同样在1920年左右,湖南督军张敬尧开始收到所购意大利军火,这批军火价值100万元,是张敬尧先通过比利时海外银行(Banque Belge pour l’Étranger)向马泽利洋行支付了31.2万元的订金订购的。军火包括10000支意大利步枪,1500支毛瑟手枪,4挺机枪,120万发步枪以及不明数量的手枪弹。

·英国鱼鹰社的插画,描绘的是1925年北京政变时期曹锟麾下的一名卫兵,他的步枪便是一支卡尔卡诺M91。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双方积极备置再战,意大利军火数量大,存在国内能迅速运达,因此直系的曹锟,吴佩孚也在这一时期大量购入这些武器。1922年7月22日曹锟密电天津镇守使赵玉珂,希望其能与意商交涉购买全部所存军火,这批军火价值5640920元,其中有步枪14000支,随后意商在北京正式签订合同。1923年从邓者罗(D’Angelo)购买了价值550万元的军火,1924年又从邓者罗购日本号轮船的价值4827520元的军火,其中包括1918年造M1891步枪40000支,6.5mm枪弹4000万发,6.5mm机枪32挺等等。同年山海关存放的剩余军火也运到了曹锟部,包括19000支步枪,1700万发枪弹,24门野战炮附5700箱57mm炮弹,1400枚手榴弹以及两套无线电报机。

直系的部分意大利军火存储在京西三家店仓库中,经齐燮元介绍,王永泉花了一百余万元买到了这批意大利军火,后来这批军火在运抵福建时被周荫人劫去。周荫人入闽期间,似乎还另外购买了一批意大利6.5mm步枪。到了抗战前,日军的报告中也提到了福建军队中大量装备意大利步枪。甘肃机器局也有修理过意大利步枪的记载,不清楚其来源。

冯玉祥得知陆军部新购意大利军火后,经曹锟批准领意造步枪3000支,火炮18门,弹药数百万发,但李彦青迟迟不发给冯这批军火,冯只得叫部下凑足10万元贿赂李彦青,才得到这批军火。李彦青后来也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北京政变后冯玉祥将他逮捕枪决。

吴佩孚在筹备军火时也找上了意大利人,1922年8月吴佩孚从意大利中间商格兰伽(Galanga)购入步枪,野战炮与机枪,同年10月30日,吴佩孚在给曹锟的信件中提到自己从意商订购了14000支步枪,枪弹2760万发,打算早日交款提货,把步枪发到两个师。1924年春,吴佩孚又从意大利购入步枪40000支,枪弹5000万发,7cm野战炮数门,另有6挺机枪附枪弹。直系也成为了当时国内意大利军火最大的买家,不过随着第二次直奉战争直系战败,这些军火又大量流入到张作霖手中。

江浙大战前,卢永祥和齐燮元都购买过意大利军火,后来27年苏州商团收缴民间武器时,商团的枪械收购价目表里面也出现了意造步枪,但收购价格很便宜,还不及毛瑟G71,曼利夏M1888这种老枪。另外苏州商团曾自购了几支意造六响步枪,还有昆山公署拨下的,应该是卡尔卡诺M91。

除了1919年输入沈阳的10吨军火,同年张作霖从天津购入意大利购进的毛瑟手枪1500支,枪弹30万发,意大利的毛瑟手枪应该是1899年的意大利海军订单,当时订购了5003支,流入中国后得到了“大镜面”的绰号。1921年1月还有一批意大利存放在天津和山海关的军火抵达了葫芦岛,也是张作霖购买的。第一次直奉战争奉军失利退回关内后,张作霖也在积极准备再战,1921年1月,张作霖与意大利人巴奇商议订购500万元的意大利军火,同时巴奇也是意大利兵工厂(可能为特尔尼)的代表。张作霖支付了50万元订金,但订金支付三个月后军火并没有如期运抵运抵葫芦岛,后来张作霖派人到上海租界上诉要回租金,但上诉被驳回,有学者认为这笔交易是意大利人的敲诈,但实际情况可能更复杂些。1922年8月6日,吴佩孚电告曹锟张作霖购买山海关所存意大利军火,有步枪15000支,马枪6000支,得来克手枪300余支,自来得手枪500余支等等,并请曹锟设法阻止。这里张作霖订购的这批军火可能就是与巴奇商定的,直系当时是意大利军火的大买家,所以曹锟可能设法说服了意大利人,把军火都卖给他,这样意大利人不会有什么损失,他也能限制张作霖的军火购入。不过到了1923年2月,张作霖还是从日本购得一批军火,其中有步枪13000支,这批军火是日本从意大利购得转卖给张作霖的。10月,东省铁路路警统计报告书中提到本处装备的枪械中有4支意大利步枪,枪弹80发,当时东省铁路路警主要装备的俄国的伯丹步枪和7mm墨西哥三八式。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军缴获了大量直军武器,比如说本是吴佩孚购买的70门意大利火炮,枪械方面的情况也应类似。到九一八事变时东三省兵工厂库存中有120支“意造六五步枪”,被日军夺去。1945年8月,八路军曾派人送信给李守信,要他准备投降事宜,让八路军接管张家口,李守信主不了事,他到日军处向根本博报告,根本博告诉他不要向八路军和俄国人投降,还送了他200支疑似意大利造步枪和一大卡车汽油。日军的这批意大利步枪可能是之前东北军的。

上述的意大利步枪大多为卡尔卡诺M91步枪,一战时期生产的M91步枪仍采用了渐速膛线,膛线寿命得以改善,这样即使经过意大利服役,这些步枪应仍保有不错的精度,且步枪使用6.5mm枪弹,全枪结构比7.9mm的步枪可以得到适当的缩小,也较轻量。20年代年代左右意大利在对华军火贸易山是很积极的,无论是正规渠道还是走私。根据英军联络官的报告,1921年意大利使馆还公开展出了兵器的目录与照片。意大利向中国出售的步枪中,除了卡尔卡诺M91,根据现存实物来看还有更老的维特利-维塔里M1870/87。另外在一些资料中还出现了“比斯尼步枪”的名字,推测起来卡尔卡诺步枪枪管节套处有标有产地城市的习惯,所以这个“比斯尼”可能是布雷西亚(Brescia)的音译,是米达工厂或布雷西亚国营兵工厂的产品,冯玉祥从曹锟那辗转领到的3000支步枪就是“意大利造比斯尼步枪”。因为弹仓容量是6发,因此也有称“意大利造六粒步枪”的。绥远省警察20年代购置的枪械中,有“意大利造步枪”和“毕斯尼步枪”,这里的“意大利造步枪”别于“毕斯尼步枪”,可能就是维特利-维塔里M1870/87。1923年8月,河南孟县爆发匪灾,县里开始组织保卫团,保卫团购置了意大利步枪100支,附10万发枪弹,后来保卫团被国民二军收编,保卫团的武器也被带走。当时浙江省的保安部队也装备有意大利步枪。

·一支卡尔卡诺M91TS卡宾枪的节套铭文,注意正上方的“Brescia”(布雷西亚)铭文,布雷西亚的国营兵工厂和米达工厂都进行过卡尔卡诺步枪的生产,国内当时所谓的比斯尼可能就是布雷西亚的音译。

1934年九世班禅曾在上海购买意大利步枪2000支,手枪数百支。后来九世班禅圆寂后进行的武器统计里出现了意式马枪和“意大利盒子枪”。像意大利步枪这类旧式步枪在藏军里后来应该是被英国步枪取代了。

·北京军博内收藏的卡尔卡诺M91步枪,当时出口到中国的这型步枪为一战军剩。一战时期生产的卡尔卡诺步枪仍采用渐速膛线,久之越靠近枪口处的膛磨损越大,可能因此有人将这支步枪枪管截短。

1924年四川刘存厚接管靖国军兵工厂,该兵工厂是颜德基1919年从日本购买设备建立的,接管后仿造意大利枪械,火炮,子弹。吴佩孚倒台后曾送给刘存厚军火,在运送军火时还借用了日本商船,当时有人称“刘存厚的十几个团枪都是意大利造的”,应该都是卡尔卡诺M91。中原大战时,蒋介石曾请吴佩孚召集旧部袭扰冯军后方,吴佩孚一方面派人到处收编人马,一方面让刘存厚派魏声华出兵陕南。魏升华部廖震进驻沙河营,以强硬态度要求驻扎汉中的冯部王志远归顺吴佩孚,否则择日开战。不料1931年1月2日拂晓,王志远突袭,打得廖震落花流水。此战王志远缴获廖震部意大利造比斯尼步枪100余支。

刘存厚得到的意大利军火,也有部分流入到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手里。固军起义期间,起义军曾收编多支刘存厚的部队,比如七里峡一个连就带着80余支意大利步枪投奔起义军,这些收编的旧军队和改编的土匪一起组成了起义军一支队,有800余人,枪300余支。后来一支队打算收编杨森部侯子俊进一步扩充实力,侯子俊发现一支队武器多为精良的意大利步枪后起了歹意,他到陕西时已投奔陕军,待一支队赶往陕西商议时他便将一支队吞并,让革命军蒙受巨大损失,也为后来起义失败埋下了伏笔。

1931年,贺龙的红三军在攻打均州时,由于均州城墙高大,守军还从上面倒开水和炭火,一时不能突破,于是贺龙决定用火攻。根据不同的资料,当时红军应该是在西门佯攻,在南门组织主攻,主攻部队先以三辆“土坦克”在火力掩护下推进到城门下,然后将大量木柴门板,桌椅板凳,竹木家具运到城门洞内点燃烧毁城门。当时红军缺乏武器,掩护任务是挑选了15名神枪手持意大利步枪完成的,这批意大利步枪和枪弹是之前李剑如从走私军火的意大利神父那里获得的。意大利教堂走私军火不仅在湖北如此,河南南阳也有类似的情况,当地有个属于意大利天主教教会的靳岗教堂,结果当地大部分地方武装的枪械都是意大利造的。

1933年红四方面军乘四川军阀内战正酣之际,由陕入川。红四方面军解放绥定城时缴获了刘存厚存在城里的意大利步枪2000支。另外红四方面军占领宣汉城北板凳垭后,刘存厚部一个连先逃往铁溪河,后在马泥爪中了接到情报的川东游击队的埋伏,被缴了械,游击队获得意大利造步枪 120 余支,枪弹三万六千多发,这些步枪都发给了缺武器的二支队,不久又发现宣汉溃军一连,被全歼于高岩洞,溃军大部被赶至猫跳河中,第二天当地游击队在河底打捞出70多支意造步枪和部分枪弹。后来川东游击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被改编为红三十三军。根据王波的回忆,这种步枪当时是红军内最好的步枪:“意大利造步枪很新,枪身比三八式还长,口径很紧,射程很远,但不多,只有三百多条,子弹也少”。另有一份红四方面军的武器清单中提到了意大利造步枪,数量有144支,仅次于数量最多的汉阳造步枪(212支)。

1934年国民党兵工署的国内武器调查报告里也提到了意大利造步枪,抗战爆发后日军编写中国兵器装备的相关资料里也提到了该枪,并称主要在福建地区的部队使用。另新四军根据地的民兵也在一次战斗中从伪军处曾缴获意大利步枪,每枪配有400余发枪弹。1940年7月,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十二团夜袭赵各庄伪矿警,缴获了意大利六粒步枪一百零几支。

到了解放战争时仍有卡尔卡诺步枪服役的记录,根据老兵董永明最初参加国民党的部队,后来坚定地选择了解放军,以下是他的回忆:“俺亏着有一棵好枪。那是一支步枪,意大利造的,六七成新,打六五特好使,也不后座也不振,指哪儿打哪儿,使的很顺手,那支枪还是俺从郝鹏举的部队带过来的。具体打了多少敌人,俺也没统计过,但只要出手,十有八九就能命中目标。”

有一次董永明战斗时被炮弹皮打中,当时他在身上围了100发意大利步枪的子弹,子弹帮他挡住了炮弹皮,只伤到右侧肋骨部位。

国内一些土匪也通过各种渠道获得过一些意大利步枪,1921年,哈尔滨的意大利领事杰彼洛 索蔻(Gebello Socco)被人发现向当地土匪出售军火,在一些地方剿匪的回忆史料中,也有提到缴获各地土匪的意大利步枪。

从军阀混战到解放战争,都有卡尔卡诺步枪的出现,从现有史料看卡尔卡诺步枪也在中国获得不错的评价,但因为数量有限,枪弹难以获得,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