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阳之炎——1941年12月英意第一次锡尔特湾海战

1941年冬,地中海上战事已经持续了一年有余。为了支援在北非作战的德意军队,意大利海军必须维系本土与利比亚之间的海上交通线,运送物资。然而,此时在英国的打击之下,意海军战舰和商船的损失日益严重,输送的物资与以往相比大幅减少。最为惨重的损失发生在11月8日夜,开往班加西的“杜伊斯堡“船队全军覆没。补给危机严重影响了北非德意军队的作战能力。11月18日,英第八集团军利用优势向北非德意军队发起猛攻(“十字军”行动),德意军队节节败退。

意海军补给船队的最大威胁来自部署在马耳他的水面舰艇(K舰队和B舰队)、潜艇和几个鱼雷机中队。更重要的是,英国方面总能通过“超级机密”(来自英国秘密破译机构布莱奇雷庄园的情报)及时获取意海军船队的动态,组织拦截;并且意海军明显缺乏夜间作战的准备,最要命的就是没有雷达。

12月,北非德意军队的补给状况已经恶化到非常严峻的地步,甚至驻利比亚空军部队的燃油储备只够一天作战!除非意海军能够组织一支船队,把大量物资运往的黎波里,否则北非的德意军队将全线崩溃。

面对空前的危机,意海军总司令部决定集结了个舰队来打破英国的封锁。听到这个计划后,意外交部长齐亚诺冷冷地评论道:“全部舰艇和全体海军将领都出动了。愿上帝保佑我们!”

12月13日,代号“M41”的护航行动正式开始,三支船队分别从塔兰托、阿尔戈斯托利、纳瓦里诺和皮洛斯(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出发,在几乎整个意大利舰队的护送下前往利比亚。可就在刚出发没多久,英国海军正直号就用鱼雷击沉了两艘商船,将需要护送的船队削减到了两支。每支船队都分配到了直接护航的驱逐舰和一个支援集群:一个由杜里奥号、加里波第号、戈里齐亚号和蒙特库科利号组成;另一个由多里亚号、奥斯塔公爵号和阿滕多洛号组成。维内托号和利托里奥号直接从那不勒斯起航,在地中海中部进行远程掩护。

原来,英国方面已经通过“超级机密”截获了意海军的行动计划,并针对其策划了一场代号“ME.9”的行动。12月12日夜,三艘轻巡洋舰和九艘驱逐舰在离开亚历山大,前去拦截船队。届时,B舰队和K舰队也会协助其一起行动,她们将在15日出发。除此之外,部署在马耳他的潜艇部队也倾巢出动,在墨西拿南部海域、塔兰托湾和昔兰尼加以西海域就位。

不久之后,意海军总司令部就收到英舰队驶离亚历山大港的情报。下午,意空军侦察发现英国巡洋舰正向地中海中部驶来,误将其认作战列舰。意海军总司令部据此得出结论,英地中海舰队的三艘战列舰已经全部出动(意海军司令部并不知道巴勒姆号战列舰已被德国潜艇击沉,因为德国方面报告说是击沉一艘巡洋舰)。尽管己方在战列舰方面占据优势,但由于需要保护船队、缺乏护航舰艇和空中支援等一系列不利因素,情况并不乐观。于是,在当天晚上,意海军总司令部下令取消行动,船队返回基地。

可船队在行动中遇到的麻烦还不止于此。随后返回时两艘相撞。更严重的是14日早上,维内托号战列舰在返回途中被英潜艇催促号击伤。

在“M41”护航行动中负伤后,返回塔兰托途中的维内托号战列舰。

英国方面同样截获了意海军中止行动的消息,已出发的舰队奉令返回,B舰队和K舰队的行动取消,只有潜艇还在继续活动。14日,英舰队里的加拉蒂亚号在接近亚历山大时遭德国潜艇U-557号雷击沉没。

可不管怎样,意海军总司令部已经没时间沉浸在行动失败的悲痛之中,两天后重新组织了代号“M42“的护航行动。

12月16日,意海军总参谋长里卡尔迪上将在塔兰托向海军官兵们发表了激奋人心的演讲。之后,“M 42”护航行动正式开始。意海军组织了两支船队,她们在16日14:00一起离开塔兰托。计划17日18:00在锡尔特湾以北分开。第一支船队开往的黎波里,第二支船队开往班加西,预计18日白天抵达。船队编制如下:

1号船队:货轮维托·皮萨尼号(6339总吨)、蒙特热内夫尔号(5324总吨)和那不勒斯号(6142总吨),由维瓦尔迪号、达诺利号、马洛切洛号、达雷科号、佩萨格诺号和泽诺号驱逐舰直接护航;

2号船队:德国货轮安卡拉号(4768总吨),由弓箭号驱逐舰和飞马座号雷击舰直接护航。

杜里奥号战列舰、第七巡洋舰分队(奥斯塔公爵号、蒙特库科利号、阿滕多洛号)和第十四驱逐舰中队(黑衫军号、飞行员号、民兵号)三艘驱逐舰会在近距离支援船队,她们在16:00离开塔兰托。还有一个支援集群负责远程掩护船队。集群由利托里奥号战列舰(旗舰,指挥官安杰洛·伊亚金诺上将),多里亚号战列舰、凯撒号战列舰、第三巡洋舰分队(戈里齐亚号和特伦托号)、第十三驱逐舰中队(掷弹兵号、火枪手号、机动步兵号、山地步兵号)、第十二驱逐舰中队(胸甲骑兵号、龙骑兵号、乌塞迪马雷号)和第十驱逐舰中队(西北风号、奥里亚尼号、焦贝蒂号)组成,于20:00从塔兰托出发。

意方舰队总司令安杰洛·伊亚金诺上将

按照计划,利托里奥集群会在船队东侧掩护,独立行动。杜里奥集群会在目视范围内跟随船队,杜里奥号在东面,第七巡洋舰分队在西面,以防英国水面舰艇的袭击。18日天黑前,杜里奥集群会重新整队返回塔兰托,利托里奥集群也会跟着一起返回。此外,意海军总司令部还派出潜艇掩护行动,而德国和意大利空军负责提供侦察和空中支援。

碰巧,英国也在组织护航行动。由于马耳他燃料短缺,限制了这里部署的军舰的活动。因此,12月15日,布雷克诺克号军需船载着5000吨燃油从亚历山大启航,在第十五巡洋舰中队(水中仙女号和欧律阿罗斯号)、卡莱尔号防空巡洋舰和第十四驱逐舰支队(贾维斯号、金伯利号、吉卜林号、尼扎姆号、哈沃克号、引诱号、金士顿号、急速号)的掩护下驶往马耳他。指挥这些护航舰艇的是新到任的菲利普·维安少将,他曾率领一队驱逐舰在夜间攻击俾斯麦号战列舰,还曾带着一队巡洋舰攻击挪威外海的德国护航船队。

此次海战的英方指挥官菲利普·维安

第二天,英地中海舰队司令坎宁安上将从潜艇的报告中获悉了意海军的行动,并命令维安在完成护送任务后夜袭意海军船队。之后,K舰队(佩内洛珀号、曙光女神号轻巡洋舰,长矛号、活泼号驱逐舰)和第四驱逐舰支队(锡克人号、军团号、毛利人号、艾萨克·斯威尔斯号)奉令从马耳他出发增援维安。B舰队(尼普顿号轻巡洋舰,美洲虎号、坎大哈号驱逐舰也在不久后离开马耳他。由于缺乏驱逐舰护航,坎宁安让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刚勇号战列舰留在亚历山大。

收到命令后,维安决定扔掉舰队中的两个累赘:一个是卡莱尔号,航速太慢难以跟随舰队在夜间作战;另一个是金士顿号,存在机械问题。她们在急速号驱逐舰的护送下返回亚历山大。17日8:00,维安舰队的其余舰艇与K舰队汇合。17日整个下午,这支联合舰队遭到了德意空军的一系列空袭,六次躲避鱼雷。维安已经知道海里有意海军的战列舰。11:22,他收到侦察报告:意舰队在己方以北150海里处。14:00,维安下令舰队转向西南偏西,减少与意舰队接触的机会,等待更好的时机。

意大利的情报部门也在高效地运作。16日24:00,伊亚金诺已经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从17日清晨起,德意战机多次发现了维安舰队,其中就有来自利托里奥号的两架水上侦察机。可是,这两架飞机多次把布雷克诺克号当成了战列舰。10:24,他收到侦察机的报告:发现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和十二艘驱逐舰。

这个错误严重影响了伊亚金诺的判断,他选择用自己的三艘战列舰接近敌人并与之交战,而不是只用速度更快的利托里奥号和第三巡洋舰分队去找寻敌人,从而缩短接敌时间。在后一种情况下,如果他发现敌人比自己更为强大,会随时退回到两艘速度较慢的战列舰旁边。

于是,伊亚金诺转向西南,并在11:45把舰队航速提到了24节。14:08,他再次收到侦察报告:敌舰队正以22节的速度前进,航向300°。不幸的是,侦察机把航向多算了60°,敌人的实际位置要比这位意大利海军上将预想的更为靠南。

“M42“护航行动中的利托里奥号
紧跟在利托里奥号后方多里亚号和凯撒号

17:00,太阳即将落下,伊亚金诺已经往南推进了一个下午。第三巡洋舰分队在战列舰前方10海里处探路。他觉得在天黑前无法拦截敌人,于是他命令船队和杜里奥号集群转向正北往回走,以规避英水面舰艇可能的夜袭,而自己放慢速度继续向南前进。

17:30,意舰队的瞭望员报告在东方的水平线上发现烟迹。此时英舰队正在抵御当天的另外一次空袭。伊亚金诺朝这个方向转了个弯,迅速向英舰队驶去。随着太阳逐渐没入水平线下,英舰的桅杆进入到了意舰队的视野当中。

17:42,水中仙女号报告发现意舰队,方位300°,距离17海里。一位英国海战亲历者表示:“这一整天,我们连续接到报告,称意大利有一支强大的作战舰队在海上活动,不过这支舰队的最后位置在我们以北约80海里处,似乎没有危险……因此,我们饶有兴趣地检视了(这些船),但并没有为此感到高兴……可就在我们仔细观察的时候,更多的桅杆出现了,其中一个无疑是意大利八英寸炮巡洋舰的测距仪……这是一艘意大利主力舰开火发出的微弱红光,就像吸烟者在黑夜里抽烟,然后在我们周围溅起一堆细长的水柱。“

17:47,维安命令舰队转向正南。此刻伊亚金诺仍然相信对面至少有一艘主力舰。一分钟后 ,随着英舰队进入战列舰主炮射程内,他决定跟着维安一起转向正南,以便所有主炮都能发挥作用,而不是继续拉近距离。

17:53,落日的余晖在水平线上慢慢消失,意舰队的行动正式开始。利托里奥号在32000米的距离上打响了第一炮——这是二战时期单靠光学测距仪进行的距离最远的舰炮射击。接着多里亚号、凯撒号和第三巡洋舰分队也跟着一起射击,后者朝东南方向航行一段时间,以更加接近敌人。

维安发现对面正朝他开火,可是己方火炮射程够不着意舰队。于是命令布雷克诺克号在引诱号和哈沃克号护送下继续前进,而自己带着四艘巡洋舰和剩下的驱逐舰转向敌人,与第三巡洋舰分队交战,同时施放烟雾保护布雷克诺克号。第十四驱逐舰支队曾短暂地向前推进,以发动鱼雷攻击,但在17:57被维安叫停。他回忆称:“这一行动为时过早,除非意大利人直接威胁到运输船的安全。”

意大利甚至连驱逐舰都参与了战斗,尽管相隔很远并且能见度不佳,可他们的炮火还是令人不安地准确。期间,戈里齐亚号认为自己击沉了一艘驱逐舰,西北风号相信她击中了另一艘驱逐舰。贾维斯号上的一维船员回忆道:“15英寸炮弹从我们身旁呼啸而过,听起来就像公交车在头顶上行驶。”

炮弹的破片轻微损坏了包括吉卜林号在内的几艘英国军舰,造成一人死亡。维安带着巡洋舰疯狂躲闪以迷惑敌人。在此期间,他“不仅失去了与敌人的接触,而且还有一段时间失去了与己方舰艇的联系。”18:04,伊亚金诺错误地认为英国驱逐舰正向他发动鱼雷攻击,下令舰队向右转90度。同时,意舰队也停止射击。意舰艇在这场短暂行动中的射击如下表归纳所示:

18:28,夜幕降临,伊亚金诺转向正北,同时命令驱逐舰们回拢。船队和杜里奥号集群已经在此方向航行了半个小时。他现在的任务是保护以北60海里处的船队。他收到B舰队离开马耳他的情报,但他认为护航舰艇和杜里奥号集群应该可以应付这个威胁,反而更担心维安的舰队会绕过自己攻击船队。因此,伊亚金诺决定在船队东面沿着之字形航路前进,作为一道防线把敌人隔开,直到次日2:00。

18日8:25,伊亚金诺加入到船队的护航序列当中,领着她们向南航行。可是,掷弹兵号和胸甲骑兵号在重新整队的时候发生碰撞,两舰的船头都被撞掉了。幸好她们在西北风号、奥里亚尼号、焦贝蒂号的护送下得以成功返回皮洛斯,后来用弓箭号也加入到了护送的行列之中。

12:30,护航舰队进入锡尔特湾,两支船队与舰队主力分开,她们各自在两艘驱逐舰的护送下前往目的地。随后,杜里奥号战列舰跟着伊亚金诺返回塔兰托,于19日17:00抵达。由于害怕英国水面舰艇夜袭,第七巡洋舰分队继续护送1号船队至18日夜,她们在19日上午躲开英国潜艇的伏击后安然返回塔兰托。

由于此前英国在的黎波里周围海域投放了水雷,因此1号船队在港外10海里处抛锚,等候扫雷舰艇从水雷区中清出的一条道路。期间,两个大青花鱼鱼雷机中队袭击了船队,那不勒斯号的船舵被鱼雷损坏,然后与泽诺号相撞。还好这个小插曲并不影响整个行动顺利结束,在水雷清理完毕后,1号船队于19日早晨进入的黎波里港,那不勒斯号也在达诺利号拖曳下一同抵达。安卡拉号也在同一时刻抵达班加西。

在英国这边,维安下令散开的舰艇重新整队。K舰队留下来护卫布雷克诺克号。18日7:00,B舰队与K舰队会合,但没能找到敌人。15:00,布雷诺克号与其护航舰艇抵达马耳他。而维安率领第十五巡洋舰中队和第四和第十四驱逐舰支队,分三路纵队沿着预测的敌人航线向北搜索。18日2:30,在苦寻无果之后,维安突然下令舰队停止搜索,快速驶回亚历山大。

18日18:30,B舰队和K舰队从马耳他驶出,期望能在意船队抵达的黎波里前截住她们。只是,这次轮到英国人倒霉了。

19日3:00,尼普顿号、曙光女神号和佩内洛珀号轻巡洋舰,连同坎大哈号、长矛号、哈沃克号和活泼号驱逐舰一起,在的黎波里港外23海里处以30节的速度前行。当舰队穿过据信仍为安全水域的100英寻深度线时,尼普顿号突然触雷(其实这片水雷区是此前6月份意海军第四和第七巡洋舰分队布设的)。其他舰艇纷纷向左或向右转向规避,尼普顿号在后退时触发了另一枚水雷,螺旋桨损毁。然后,佩内洛珀号和曙光女神号也触发了水雷。严重受损的曙光女神号以16节的速度挣扎着返回马耳他。佩内洛珀号受伤较轻,因而选择帮助一旁的尼普顿号,但却让她触发了第三枚水雷。坎大哈号试图拖曳尼普顿号,结果自己也挨一枚水雷,舰尾被毁。最后,4:00,尼普顿号第四次触雷,整个舰体剧烈摇晃,随后在五分钟内倾覆沉没。舰上763名船员除了一人被意军舰救起外,全部遇难。20日清晨,美洲虎号救起了坎大哈号上的91名幸存者,然后对其进行雷击处分。

英国人通常把第一次锡尔特海战作为其战斗精神高昂的一个例子加以吹捧。比如,“英巡洋舰和驱逐舰并没有被巨大的实力差吓倒,勇敢的发动进攻,(意大利人)很快就向北撤退了。”相比之下,意大利人欢呼这是一场鼓舞士气的巨大胜利:“它是战争中意方所获得的三、四个转折点之一……通向利比亚的道路,一条染满意大利水兵鲜血染红的道路,如今可以打开了。”甚至德国海军地中海战区指挥官魏肖耳德也承认:“船队到达目的地时没有损失,任务圆满完成,北非军队危急的补给情况已经大大好转。”

意大利等来的胜利不单只有船队顺利抵达目的地和K、B舰队触雷。此前,英国已经在地中海损失了皇家方舟号航母和巴勒姆号战列舰,派往远东的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和反击号战列巡洋舰也被日军击沉。

12月19日,维安舰队返回亚历山大港,趁着防潜网打开之际,意海军第十快艇支队的蛙人乘坐SLC人操鱼雷潜入港口。他们击沉了停在浅水处的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刚勇号战列舰(后来重新捞起修复),还炸伤了萨戈纳号油轮(7554总吨)和贾维斯号驱逐舰。

最后,德国人重新增援了部署在西西里岛的空军部队,并开始向马耳他发动猛烈的空袭。1942年1月5日,意海军又发起了一次代号“M43”的护航行动,一支大船队在舰队的护送下安全抵达的黎波里。1月21日,恢复生机的德意军队发起反击,逐步夺回先前丢失的阵地。

至此,地中海上的战事又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