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海之风——1940年11月英意斯帕蒂文托角海战

背景

1940年6月,意大利对英法宣战,成为了英国在地中海的首要敌人。对此,英国海军做出了战略调整,把原来的地中海舰队一分为二:一支由坎宁安上将指挥,驻扎在亚历山大,仍称地中海舰队;另一支由詹萨默维尔中将任司令,驻扎在直布罗陀,称为H舰队。

英国对意大利的主要作战目标之一就是切断本土与其北非殖民地的联系。显然,位于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节点,必然要加强这里的军事力量。为此,英国海军多次组织护航船队对马耳他进行增援补给。意大利海军的回应是把主力舰队集中在塔兰托,以图将其作为一支威慑力量,阻止英国的行动。这对英国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威胁。

为了削弱意海军的兵力,英国方面策划了一次大胆的行动。1940年11月11日夜,英国海军夜袭塔兰托,一举瘫痪了3艘停泊在港内的战列舰,成功实现了目的。之后,意海军不得不把残存的战舰从塔兰托撤出,转移到其他港口。

为了继续加强马耳他的军事力量,11月15日拂晓,萨默维尔率领由战列舰巡洋舰声望号,航母皇家方舟号、百眼巨人号,2艘轻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组成的H舰队从直布罗陀出发,向马耳他运送战机,此次行动代号“白色”。

 潜伏在直布罗陀的意大利特工立刻向意海军总司令部发出了警报。16日,意海军出动了仅剩的两艘战列舰(维托里奥·维内托号、朱利奥·凯撒号),以及6艘巡洋舰和14艘驱逐舰前去拦截。

随后,马耳他方面向H舰队报告,在那不勒斯南部海域发现一艘战列舰。萨默维尔推断:“意大利人很可能期望在某种程度上平衡他们在塔兰托的损失,所以会考虑集中优势兵力与H舰队交战”。因此,他决定在天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在最西处放飞运送的战机。17日晨,在马耳他以西400海里处,这些战机(2架贼鸥式轰炸机,12架飓风式战斗机)分两波起飞前往马耳他,随后H舰队返回直布罗陀。结果,1架贼鸥式轰炸机和8架飓风式战斗机在抵达马耳他之前耗尽燃料坠海,7名飞行员失踪。

意海军计划于17日黎明在撒丁岛南部与敌接战,但迟迟未能得到H舰队准确的位置信息。在苦寻一天无果之后,由于驱逐舰们的燃料即将耗尽,舰队只好返回基地。

前奏

由于意海军破坏了对马耳他的增援行动,需要重新组织增援。与此同时,希腊也遭到意大利的入侵,急需英国方面的支援。因此,英国方面决定进行一次规模更大的补给行动。计划派遣一支从直布罗陀出发的船队,穿过地中海,抵达马耳他。之后,船队的部分舰船继续上路,经亚历山大开往希腊。还有另一支船队从亚历山大出发,前往增援马耳他

就在行动开始前的11月22日,海军部向坎宁安致电,称在大西洋发现德国海军的舍尔海军上将号装甲舰和5艘伪装袭击舰,因此需要重新分配在世界各地部署的战舰。作为回应,坎宁安同意交出旧式战列舰拉米伊号和两艘存在机械问题的巡洋舰贝里克号和纽卡斯尔号。她们会在完成护送船队的任务后前往大西洋部署。

整个行动代号“MB.9”,在西地中海行动的部分代号“衣领”,参与行动的英国舰队编制如下:

H舰队(从直布罗陀出发)

B编队:声望号战列巡洋舰(旗舰,指挥官萨默维尔中将);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谢菲尔德号轻巡洋舰;迅捷号轻巡洋舰;9艘驱逐舰。

F编队:第18巡洋舰中队:曼彻斯特号*、南安普顿号*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4艘护卫舰*;3艘商船(2艘开往马耳他,1艘开往亚历山大)。

带星号的船开往亚历山大。

地中海舰队(从亚历山大出发)

A编队:厌战号战列舰(旗舰,指挥官坎宁安上将),刚勇号战列舰,光辉号航空母舰,9艘驱逐舰。

C编队:第一战列舰中队:马来亚号、拉米伊号战列舰;鹰号航空母舰;第七巡洋舰中队:贝里克号重巡洋舰;俄里翁号、悉尼号、埃阿斯号轻巡洋舰;8艘驱逐舰。

D编队:(预计1941年11月26日上午到达马耳他)考文垂、加尔各答号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MW.4船队:4艘商船。

D编队:(1940年11月26日离开马耳他后的编制)拉米伊号战列舰;贝里克号重巡洋舰;纽卡斯尔号(已在“白色”行动后抵达马耳他)、考文垂号轻巡洋舰;5艘驱逐舰。

E编队:第三巡洋舰中队:格拉斯哥号、格洛斯特号轻巡洋舰;约克号重巡洋舰。

按照计划,F编队从直布罗陀出发,护送船队至撒丁岛南部。B编队稍晚出发,远程掩护船队。27日中午左右,她们会与从马耳他赶来的D编队会合。然后,D编队的考文垂号轻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加入船队,一起在27日夜穿过突尼斯海峡抵达马耳他,再前往亚历山大。A编队会在东地中海接应她们,而B编队和D编队中需要转移的军舰将在汇合后返回直布罗陀。

11月23日,这次行动在东地中海开始拉开了帷幕,C编队和D编队离开亚历山大,通过卡索斯海峡进入爱琴海,再通过基西拉海峡,于26日早晨抵达马耳他,期间鹰号航空母舰出动了8架舰载机对的黎波里进行了空袭。26日下午,C编队的拉米伊号战列舰和贝里克号重巡洋舰离开编队,加入D编队。随后C编队为从马耳他回程的船队提供远程支援。另外,从D编队分出的加尔各答号轻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还为这支船队提供直接护航。

25日3:30,A编队从亚历山大起航,下午与提前出发进行演习的E编队汇合。随后A编队从卡索斯海峡进入爱琴海。25-26日夜,光辉号航空母舰空袭了意大利控制的莱罗斯岛,而编队里的其他军舰在了克里特岛的苏达湾歇脚,以便驱逐舰在此补给燃油。26日晚,A编队离开爱琴海,通过基西拉海峡于27日抵达马耳他以东160海里的位置,然后在这里巡航,等待从直布罗陀出发的船队。

11月25日8:00,B编队直布罗陀启航,掩护前一天晚上出发的F编队。D编队也在按计划前往撒丁岛南部,与H舰队会合。

此次海战英方总指挥官,詹姆斯·萨默维尔中将。

行动

25日上午,意大利方面首次收到了关于英国行动的两条信息:从西面传来的是来自直布罗陀特工的报告,从东面传来的是一架班机在马耳他东南150海里处发现了一支强大的敌军舰队,其中包括一艘战列舰和一艘航空母舰。由于缺乏关于敌人更为准确的信息,加之敌方航母的存在,总司令部首先想到的是敌方可能会再次袭击己方海军基地。因此,总司令部先向岸防部队发出警报,然后命令第十雷击舰中队(织女星号、人马座号、阿尔库俄涅号、天狼星号)和两个MAS艇中队前往突尼斯海峡进行夜间巡逻。此外还在撒丁岛南部部署了4艘潜艇,马耳他附近部署了3艘潜艇。同时,转移到那不勒斯和墨西拿的第一、第二舰队开始进行出航准备。

此次海战意方总指挥官伊尼戈·坎皮奥尼中将,海战后因未能阻止英国的行动而被问罪,解除了指挥官的职务。

根据已知的情报,总司令部推定东边的英地中海舰队拥有兵力优势,与这支舰队交战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选择与西边的H舰队交战。11月26日上午,总司令部发出了行动命令,要求意海军的两支舰队在27日上午以前到达撒丁岛西南处,占取战位拦截英国舰队。鉴于塔兰托袭击带给意海军的巨大损失,总司令部下令只有在形势对己方有利的情况下才可以与敌方交战。

26日11:50,坎皮奥尼率领维托里奥·维内托号、朱利奥·凯撒号、第一巡洋舰分队、以及第七、第九和第十三驱逐舰中队从那不勒斯起航。12:30,第三巡洋舰分队和第十二驱逐舰中队从墨西拿起航。17:40,两支舰队在第勒尼安海东南部汇合。17:00,雷击舰(阿尔库俄涅号由于出现机械故障,在不久后返回基地)和MAS艇们离开特拉帕尼,前往突尼斯海峡。向撒丁岛以南水域进发的意大利舰队编制如下:

第一舰队
维托里奥·维内托号(旗舰,指挥官兼海上行动总司令伊尼戈·坎皮奥尼中将)、朱利奥·凯撒号战列舰; 第十三驱逐舰中队:掷弹兵号、火枪手号、机动步兵号、山地步兵号驱逐舰; 第七驱逐舰中队:箭号、箭头号、标枪号驱逐舰。
第二舰队
第一巡洋舰分队:波拉号重巡洋舰(旗舰,指挥官安吉洛·伊亚金诺中将)、阜姆号、戈里齐亚号重巡洋舰; 第九驱逐舰中队:阿尔弗雷多·奥里亚尼号、文琴佐·焦贝蒂号、乔苏埃·卡尔杜齐号、维托里奥·阿尔菲耶里号驱逐舰; 第三巡洋舰分队:特伦托号、的里雅斯特号、波尔扎诺号重巡洋舰; 第十二驱逐舰中队:枪骑兵号、龙骑兵号、民兵号驱逐舰; 第十四驱逐舰中队(从巴勒姆出发):维瓦尔第号、达诺利号、塔里戈号、马洛切洛号。

最后,意大利空军还在撒丁岛部署了一些战斗机和轰炸机。

意海军舰艇与英舰队的首次接触发生在27日00:33,天狼星号雷击舰在邦角附近巡逻时,发现了7艘不明身份的军舰(其实是D编队的舰艇),其中包括一艘大型军舰,航向西北。根据帕塞罗角海战后颁布的新作战条例,她小心翼翼地接近这些舰艇,并在极限射程上发射了两枚鱼雷,但是未能取得命中。至少有一艘英国军舰的瞭望员注意到了雷击舰的存在,但编队仍然继续前进,保持距离以免暴露踪迹。

不久后的00:55,天狼星号向总司令部和坎皮奥尼的旗舰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发送了目击英国舰艇的信息。而同行其他雷击舰由于接受消息出现了延迟,没能对英国船队发动攻击。同时,英国人也截获了天狼星号发出的消息。

黎明时分,完成夜间巡逻任务的雷击舰和MAS艇陆续返回基地。坎皮奥尼的舰队也在撒丁岛西南端分为三部巡逻,等待敌人的出现。在伊亚金诺的指挥下,第一巡洋舰分队和第九驱逐舰中队以16节的速度在斯帕蒂文托角以东19海里处西南偏西方向航行;而第三巡洋舰分队和第十二驱逐舰中队也在第一巡洋舰分队以南5海里处保持同一的航向航行。战列舰部队和另外两个驱逐舰中队则跟在第一巡洋舰分队后方14海里处。坎皮奥尼要求整支舰队呆在撒丁岛空军的掩护下活动,并下令达了一系列自相矛盾的命令:

“假如敌人拥有明显优势,要避免与之交战;抓住任何进行海上游击战的机会;尽量在基地附近作战;每时每刻都要保持高度的进取精神作为战斗的动力。同时也要记住,当前物质上的困难使得我们要想弥补在战争中损失的军舰,就必须冷静地检视任何行动的可行性。但是,可能的损失不能成为我们拒绝交战或在战斗后不久撤退的理由。”

收到天狼星号发现敌舰穿过西西里海峡的报告后,坎皮奥尼正确地认识到她们试图与H舰队汇合,因此有机会在他预设的条件下与之交战。7:55,3架 Z.506水上飞机从撒丁岛出发前去侦察。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坎皮奥尼下令巡洋舰弹射两架侦察机,协助它们一块儿侦察。

意大利人等待消息时,萨默维尔的舰队也在分成三组向东驶去。8:00,在斯帕蒂文托角西南95海里处,皇家方舟号在B编队的陪同下,放飞7架剑鱼到舰队前方侦察。霍兰率领的F编队在皇家方舟号西南偏西25海里处航行;船队由于最高航速只有14节,因而落在F编队后方10海里处。

11月27日8:00,海战前双方位置示意图。

整个上午,拖延、含糊、失实的侦察报告令两边指挥官感到沮丧。8:52,一架剑鱼报告说在舰队东北65海里处发现五艘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但这条消息直到一小时后才传到萨默维尔这边。10:15,其他舰载机也用无线电报告发现敌方战舰。在分出两艘驱逐舰护卫皇家方舟号和另外两艘驱逐舰屏护船队后,萨默维尔决定带领F编队和B编队剩下的舰艇转向东北偏东,并把速度提高到28节,迎接D编队。

9:30,Z.506水上飞机报告发现了英国人。但直到10:15,坎皮奥尼才从波尔扎诺号重巡洋舰弹射的侦察机上获得了一个令人费解的情报。报告称,9:45在斯帕蒂文托角西南135海里处发现一只英国舰队正以16节的航速向东航行,包括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

坎皮奥尼在后来的报告中说道:“(波尔扎诺号侦察机报告)敌舰数量与晚上雷击舰在邦角附近报告的数量一样。可问题是,即便英国舰队在被发现前几分钟才调转航向,其位置也要在邦角目击后推测出来的位置更为向西。”

发现英国舰队的天狼星号雷击舰。

尽管如此,10:45,坎皮奥尼还是命令舰队转向东南,并把速度提高到18海里,希望能在这支舰队与这里可能出现的其他敌舰会合之前截住她们。他并不知道侦察机发现的是B编队和F编队,D编队早已溜到南边去了,最佳的作战机会已经消失了。

11:30,萨默维尔与D编队会合。考文垂号与迅捷号一道疾驰离去,加入到船队的护航序列中。之后船队向东南方向开去。皇家方舟号也开始整备攻击机队,萨默维尔希望其搭载的剑鱼能够击中意大利战列舰,将其航速降到20节(拉米伊号所能达到的最大航速)以下。然后,他带着两艘主力舰、五艘巡洋舰和十艘驱逐舰北上,迎战意舰队。

参与此次行动的英国轻巡洋舰南安普顿号(上)和迅捷号(下)。南安普顿号和曼彻斯特号都是新锐的万吨级轻巡洋舰,而迅捷号和考文垂号是一战时期建造的老舰。难怪萨默维尔要将这两艘轻巡洋舰纳入自己麾下,一起迎击意大利舰队,而让迅捷号和考文垂号离开,前去为船队护航。

11:52,一架巡洋舰弹射的侦察机向坎皮奥尼报告称,在舰队以南发现1艘战列舰和4艘驱逐舰正向东航行。三分钟后,他收到另一架陆基侦察机在45分钟前发出的消息,说看到了一个由一艘战列舰、三艘轻巡洋舰、六艘驱逐舰和一艘航母护送的船队。这是坎皮奥尼收到的第一条关于敌方船队的情报。正如他后来在报告中所说的那样:“按照那时的态势,即便以最乐观的估计,我方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均不如敌方……这种情形不仅与总司令部给我下达的指令相悖,也与当前强加给我的军事需求相悖。”12:07,坎皮奥尼命令第二舰队加快速度向他靠拢,然后一起往东撤退。

可是,期间出现的几次意外情况令意舰队无法按照命令行事。首先,枪骑兵号驱逐舰出现机械故障掉队,打乱了所处中队的队形。接着,特伦托号误读一个信号,令其所处的第三巡洋舰分队集体右转,把分队旗舰里雅斯特号落到了编队中心而不是原来领头的位置。最后,民兵号驱逐舰报告在南方发现敌巡洋舰和一艘战列舰。

12:15,霍兰指挥的巡洋舰排着参差不齐的横队向北航行,从西到东分别是谢菲尔德号、南安普顿号、纽卡斯尔号、曼彻斯特号和伯里克号。这时,他们发现地平线上有一股 “烟雾”。英国这边同样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贝里克号一台轮机停车,将其的航速限制在27节,于是她后方的声望号靠拢。可霍兰想要得到其更大口径火炮的支援,命令她重新加入巡洋舰队。同时,锅炉问题令纽卡斯尔号难以跟上队伍。最后,声望号一个螺旋桨的轴承出现故障,令她的最高航速降至27.5节。

指挥F编队的兰斯洛特·霍兰少将。之后霍兰还指挥舰队参加了丹麦海峡之战,海战中他的座舰胡德号被德国战列舰俾斯麦号击沉,霍兰不幸阵亡。

激战

萨默维尔仍然无法确定意大利舰队的具体组成,因为来自马耳他的桑德兰水上飞机报告称,发现另外六艘向西航行的巡洋舰。尽管如此,他还是命令驱逐舰在声望号东北1万码处就位,打算用驱逐舰的鱼雷攻击试图反击意大利战舰。”

意大利这边,12:15第一巡洋舰分队以28节的速度向东航行,第三巡洋舰分队紧跟其后。第一舰队在第一巡洋舰东北偏东13海里处以25节的速度同向航行。尽管坎皮奥尼一再地强调:“不要交战!再说一遍,不要交战!”可面对逼近的英舰,巡洋舰部队还是决定开火。

英国舰队的5艘巡洋舰迅速拉近距离,12:20在152毫米炮的极限射程上开火,曼彻斯特号、谢菲尔德号和纽卡斯尔号向里雅斯特号射击,贝里克号对准了特伦托号,南安普顿号则与阜姆号交战;12:24,声望号在23800米的距离上向的利雅斯特号开火;12:26,拉米伊号开火,可她的航速实在太慢了,只在极限射程上打了两轮齐射,之后只能目送意舰队慢慢向东北退去。

意大利巡洋舰部队也在同一时刻作出了回应,12:20,阜姆号率先向22000米之外的贝里克号开火,之后波拉号也对准了贝里克号,戈里齐亚号则对准了南安普顿号。12:22,第三巡洋舰分队也在21500米的距离上开火。

伊亚金诺见势不妙,命令第二舰队向北高速脱离与敌舰的接触,同时施放烟雾;自己所在的第一巡洋舰分队转向东北,与第一舰队汇合,将敌人置于最大的威胁之下;而第三巡洋舰分队则转向西北偏北,以拉开距离。

12:27,坎皮奥尼命令其所在的第一舰队向右转弯,拉近与第一巡洋舰分队的距离。虽然他知道巡洋舰们正与一艘主力舰接战,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他放弃了对第二舰队的直接支援。

12:20至12:42,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追逐战,炮声隆隆。英国军舰使用前部主炮射击,而意大利军舰使用后部主炮还击。她们打出了许多跨射,但烟幕使得辨认和观察对方异常困难。事实上,双方都不满对面的射击。伊亚金诺评论道:“英国人像往常一样,在一段时间内进行快速齐射,同时频繁地转向来干扰我们的射击,以便他们把所有火炮对准目标。总的来说,这种方法往往没有效果。”英国方面评论道:“敌方的射击精度在交战初期阶段十分准确。但进入全面交战阶段,精度迅速下降,弹着点变得散乱。”

声望号在第三巡洋舰分队从其视线消失后,便停止射击向右转向,之后远远地望见了第一巡洋舰分队,萨默维尔认为这可能是敌方的主力舰。随后,第三巡洋舰分队再次短暂地出现了在声望号的视野中,她向其进行了两轮齐射。接着,声望号继续向右转向,以便后主炮塔可以射击,而后朝特伦托号打了八轮齐射。12:45,意大利巡洋舰消失在了烟幕之中。同时,曼彻斯特号和谢菲尔德号继续向的里雅斯特号射击,分别持续到12;36和12:40;纽卡斯尔号在打了18轮齐射后,把目标转向特伦托号;南安普顿号也向阜姆号打了五轮齐射。之后,英国巡洋舰们又将炮口对准了掉队的枪骑兵号。

12:40,就在第一舰队实施机动的时候,11架剑鱼袭击了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不过长机不小心飞过头了,转而攻击朱利奥·凯撒号)。这些战机迎着猛烈的防空炮火,在700-800米的距离上向意大利战列舰投下了鱼雷,但是都被躲开了。

从谢菲尔德号上拍摄的意舰队。由于距离太远,只能看到滚滚烟迹。
正在向意舰队开火的声望号。
从邻近驱逐舰上拍摄到的皇家方舟号和其搭载的剑鱼式鱼雷轰炸机。

霍兰试图分割敌方的两个巡洋舰分队。曼切斯特号把炮口转向第一巡洋舰分队左边的阜姆号,其余巡洋舰也开始对准第一巡洋舰分队射击。但在12:45,霍兰下令巡洋舰向右转,他担心如果继续向北进击,敌人可能会绕过来抢占T头来袭击他。双方的距离迅速拉大,第一巡洋舰分队继续向东北航行,第三巡洋舰分队则转向东北偏北。

声望号差点炸掉了两艘法国客轮,因为这两艘客轮无意间闯进了她的视线中。12:50,声望号发现两艘敌方的战列舰。不喜欢的冒险萨默维尔打算向南转向,向拉米伊号靠拢,因为看上去敌舰似乎正向他接近。但是,萨默维尔发现对面齐射正在撤退,于是决定转向东北追击。霍兰在12:58同样向北折返,追击意舰队。

13:00,在躲过了空袭后,恢复到东北航向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开始与霍兰的巡洋舰接战。不过由于航向问题,她只能使用后主炮射击。坎皮奥尼后来写道:“随着双方距离的渐渐缩减,我下令维内托号用后主炮开火,并保持稳定的航行以靠近第一巡洋舰分队。如果距离拉近到凯撒号主炮的最大射程内,我就命令第一舰队向右转,以便两艘战列舰的所有主炮都能射击。可是,在维内托号的第一轮齐射跨射英国领头的巡洋舰(曼彻斯特号)后,英舰队就向右急转。双方的距离不断拉大,迫使我们停止射击。“在此期间,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向28500 -32500米开外的曼彻斯特号打了七轮齐射,发射了19发炮弹,但是都没有命中。朱利奥·凯撒号由于射程不够,因而没有开火。

13:10,维托里奥·维内托号停止射击。13:15,在和敌舰的距离增加到23000米后,第1巡洋舰分队的炮声终于停息。坎皮奥尼带着舰队继续向东北航行。随着英舰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他把舰队速度降到了20节。可是,坎皮奥尼所期待的空中支援一直没有到来。他首次收到敌舰的目击报告时,就开始请求空中支援;在海战开始后再次请求。但令人生厌的是,他只等来了英国的攻击机。

13:12,随着意舰队消失在水天线,萨默维尔回顾了一下当前的处境,命令舰队停止追击。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烟幕导致能见度下降;意舰艇的航速并没有被皇家方舟号放出的攻击机放慢,并且这些飞机上的飞行员缺乏经验;越靠近撒丁岛,遭受空袭和潜艇伏击的可能性越大;需要优先保护即将通过突尼斯海峡的船队。

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使用后主炮朝英舰队开火。

在交战的前期,贝里克号被可能来自波拉号的两发203毫米炮弹击中:第一发(12:22)击中了Y炮塔,导致该炮塔失灵,造成一名军官六名水兵死亡,另外九人负伤,还引发了一场花了一个小时才扑灭的大火。附近一艘驱逐舰上的目击者对此回忆道:“我们突然在贝里克号上看到了一道红色闪光,那不是炮火。同时溅起的水花遮住了她。当她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身后拖着一股淡棕色的烟,那不是硝烟。”第二发(12:35)击中了军官宿舍,破坏了后部的配电盘,造成船尾部分电力中断;尽管如此,贝里克号还能保持在编队中的阵位,继续与意舰队交战。

对于出现故障而掉队的枪骑兵号来说,情况更为危急。在12:35,她被曼彻斯特号的一发152毫米炮弹击中,在其后机舱位置爆炸。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她又被同一艘巡洋舰的两发炮弹击中,所幸都没有爆炸。枪骑兵号使用前部轮机以23节的航速继续前进,但在14:00左右,海战结束之际,由于锅炉供水中断,她不得不停了下来。一刻钟之后,她用海水再次启动了锅炉,然后开始慢速航行。14:30,伊亚金诺命令第三巡洋舰分队前去救援。条件是如果期间受到敌人威胁时,就放弃轻骑兵号。很快,枪骑兵号被民兵号拖走,在第三巡洋舰分队的掩护下前往卡利亚里。

总的来说,这场海战双方是在良好的条件下进行的:海面十分平静,能见度极佳,风也只有2级的东北风。干扰双方射击的唯一因素只有对方舰艇施放的烟雾。意大利舰艇对英国舰艇和飞机发射的炮弹数量如下:

在直接射向英国舰艇的炮弹当中,只有两发203毫米炮弹命中了目标,命中率仅为0.3%。战后,伊亚金诺在报告列举了一些原因:以下原因导致巡洋舰炮术不佳,设计用于补偿舰艇所致误差的陀螺仪,无论在反应速度还是在校正瞄准系统的速度上,都十分缓慢。光学测距仪立体成像能力不足,现已计划更换。此外还需要更准确的计算器来计算齐射时的弹着点,要求既能识别舰队集体开火时特定军舰的齐射,又能区分前一次齐射时的弹着点。火控设备在其他方面的性能都很出色;只出现了零星故障,并且都能够迅速修复。

英国方面,声望号进行了16轮齐射,轻巡洋舰们发射了数量惊人的6英寸炮弹,贝里克号在12:38至13:08间使用她的8英寸火炮进行了47次齐射。

绘画:在负伤之后依然向意舰队开火的贝里克号。

尾声

   萨默维尔停止追击并不意味着这场战斗的结束,他下令对意大利战列舰进行第二次空袭15:30,剑鱼向第一巡洋舰分队投下了9枚鱼雷,但未能命中。此前的13:35,萨默维尔收到消息说,在北方发现一艘故障的敌方巡洋舰——其实就是枪骑兵号。但是他抵制诱惑,没有水面舰艇进行追击,而是命令贼鸥式轰炸机对其进行轰炸。这或多或少是出于与他下令停止追击相同的原因。15:35,贼鸥对正在救援枪骑兵号的第三巡洋舰分队进行了攻击。虽然有两颗炸弹的落点非常接近特伦托号,但没有一艘意军舰在此次攻击中受损。

当天下午,姗姗来迟的意大利空军对H舰队进行了高空水平轰炸:14:20,10架SM.79攻击了声望号,险些命中了旁边一艘屏护的驱逐舰。16:45,15架SM.79攻击了皇家方舟号。萨默维尔报道说,“炸弹落水飞溅的浪花完全盖住了皇家方舟号,至少有两枚炸弹落在离其十码的范围内。”炸弹的破片还轻微损害了同行的两艘驱逐舰。

遭到意空军轰炸的皇家方舟号。战争前期意空军严重缺乏有效的反舰手段,只能采用命中率极低的水平轰炸来攻击敌舰。

   英国的行动按计划结束。萨默维尔的舰队参与到了船队的护航之中,并一直陪伴到黄昏。随后,萨默维尔带着B编队和D编队需要转移的军舰调头返航,于29日返回直布罗陀。而霍兰指挥剩下的舰艇护送船队继续前往马耳他和亚历山大。

27日夜,在三艘巡洋舰、五艘驱逐舰、四艘护卫舰的护送下,船队开始穿越狭窄的突尼斯海峡。此前,意海军总司令部命令雷击舰和MAS艇部队在突尼斯海峡继续进行的夜间警戒任务。第十雷击舰中队已在17:05年离开特拉帕尼,十几艘MAS艇也开始从不同的基地出发。

雷击舰们采用耙形编队,从东北到西南依次是人马座号、天狼星号、织女星和卡利俄佩号(接替故障的阿尔库俄涅号),各舰之间相距五海里。她们以12节的航速向西航行,22:50到达与邦角平行的经度,之后开始往相反的方向航行。23:34,人马座号报告发现1艘个敌军舰艇正在以18节的航速从她后方穿过。然后,她20节的航速向其中一艘巡洋舰发起了攻击,但是根据她的报告,敌方船队中的3艘驱逐舰随即转向她追击并开火,她赶紧朝东北方向逃去,直到敌方驱逐舰消失在视野当中。

6分钟后,天狼星号在3000码处发现了一个舰影,她决定靠近查看,结果遭到了对面驱逐舰的再次反击。天狼星号撤退了,报告说有人向她发射了鱼雷。28日00:28,织女星号发现了护航船队,可正当她准备发射鱼雷的时候,护航船队改变航向,敌方的驱逐舰也出现在她的面前。织女星号立刻规避,并在这一过程中失去了目标。

最后,卡利俄佩号在00:55发现了英国船队。她悄悄地沿着一条平行航线接近船队,这次没有被警惕的英国军舰发现。01:27,她在2200码的距离上发射了两枚鱼雷,但都未能取得命中。她相信自己攻击的是一艘航母,但其实是船队三艘商船中的一艘。

意海军的拦截行动未能成功,英国船队有惊无险地穿过了突尼斯海峡。28日白天,船队里的两艘商船顺利抵达马耳他,其他船只继续向东航行。

A编队在28日早晨受到一次意空军失败的空袭之后,与C编队一道加入了船队,整个船队于29日顺利抵达亚历山大。30日,在曼彻斯特号、南安普顿号、第三巡洋舰中队和护卫舰的护送下,船队抵达克里特岛的苏达湾。

意海军的舰艇也开始陆续返回基地:28日13:00后不久,第一舰队返回那不勒斯;第三巡洋舰分队护送枪骑兵号前往卡利亚里,于27日黄昏抵达;第二天早上,第三巡洋舰分队在蓬扎岛附近与第一舰队汇合,一起返回那不勒斯。执行任务的雷击舰和MAS艇们也在28日上午返回基地。

结果

虽然这次海战只是庞大而复杂的“MB.9”行动里面的小插曲,但也对交战双方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虽然“衣领”行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但萨默维尔的表现受到海军部的批评。他一回到直布罗陀,就受到了军事法庭的质询。法庭指控他一没有继续追击意大利舰队,二没有及时对意大利战列舰发动第二次空袭。对于第一项指控,萨默维尔提出了前文所述的理由:对于第二项指控,他指出,攻击意大利巡洋舰的决定是攻击机队根据现场实际情况自行做出的。他的回答令法庭和海军部信服。

意大利这边的结果则完全不同。此战证明,意大利海空军拦截英国舰队的行动毫无效果,令墨索里尼大失所望。海军总司令部以其谨慎的态度行事,部分原因就是不希望海军仅剩的两艘战列舰暴露在危险之中。正如坎皮奥尼所言:“总司令部决定动用这些军舰,主要是为了鼓舞士气,证明我们的战斗精神完好无损。在遭受塔兰托袭击后,这些军舰几乎是我们舰队全部的有效作战力量。”

因此,坎皮奥尼在海战中表现得过于优柔寡断,在判断对面只有一艘主力舰声望号后,他依然选择了撤退,从而失去了拦截英国船队的最佳机会。并且在巡洋舰部队与英国主力舰交火的情况,他所带领的主力舰没有能够及时地支援。

在接下来几天里,意海军总参谋长卡瓦尼亚里为此进行辩解,并决定以后继续保持谨慎行事的态度,这令墨索里尼大为恼火。实际上,自夏天开战以来,墨索里尼对意海军高层的失望一直都在增加,因为他们不愿意果断派遣舰队行动。

意海军的举动更多的是因为没有做好参战准备,意图保存实力;而不是“存在舰队”理论(事实很快证明,这一理论对英国的作战行动毫无影响);也不是海空军缺乏配合等技术原因。这一行为令意海军相当被动,英国海军可以在地中海畅通无阻地活动,也就是说把地中海的制海权拱手让给英国人。

塔兰托空袭和对此次海战的失望,还有卡瓦尼亚里的固执,最终令墨索里尼决定对海军高层洗牌。12月10日,意海军开始进行重大改组,两支舰队合为一支;里卡尔迪替代卡瓦尼亚里成为海军总参谋长;坎皮奥尼被踢到参谋部,担任副总参谋长;而伊亚金诺接管了舰队的指挥权。

只是,这次改组并没有带来意大利人预想的变化,地中海上的战火仍在继续。

59

59

就是个路过的大猫猫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