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关于二战意大利海军的资料

本文节译自《On Seas Contested: The Seven Great Navie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第四章。

Ⅱ.组织

A.指挥体系

1.行政

贝尼托·墨索里尼作为政府首脑,把全军最高指挥官、战争部长、海军和空军部长这些职位的权力都集中到自己手里。自1934年起,海军副部长兼参谋长由卡瓦尼亚里(Cavagnari)上将担任,负责直接向墨索里尼汇报海军的各项事务。由陆军主导的总参谋部(1941年5月更名为总司令部)是三军最高司令部,负责协调各军种的指挥。 1941年5月,在新任总参谋长乌戈·卡瓦莱罗上将改革之后,总司令部获得了对整个军队更有效的控制。即便如此,意大利海军始终保留了很大的自主权。

   在开战前不久设立的海军最高司令部名叫海军总司令部(Supermarina)。由卡瓦尼亚里指挥,但他是政府内阁成员,主要负责战略、政治和行政事务,因此海军日常行动的管理落在他的副手奥多阿尔多·索米利(Odoardo Somigli)手中。索米利是齐亚诺的门生,在1939年8月顶替卡瓦尼亚里的候选对象路易吉·桑索内蒂(Luigi Sansonetti)担任这一植物。海军总司令部严格管理下属的各海军司令部。直至1940年12月,阿图罗·里卡尔迪(Arturo Riccardi )和伊尼戈·坎皮奥尼(Inigo Campioni)分别接替卡瓦尼亚里和索米利的职位前,这种集权现象非常严重,影响了海军在整个战争中的表现,阻碍了战术指挥官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

海军在法西斯政权内的地位可由军事预算分配体现,墨索里尼在这方面持有最终的控制权。1925-1926财年至1935-1936财年,海军获得了稳定的预算,约占军费总开支的四分之一。而在墨索里尼掌权之前支持法西斯运动的陆军获得了占军费总开支56%的预算。空军(墨索里尼最宠幸的军种)直至1935年,得到了剩余的18%预算。             

战争一开始,陆军获得了74%的军费支出,海军的预算份额骤降到12%。军费总支出从1925-1926财年的230亿里拉增加到1940-1941财年的1050亿里拉。尽管如此,军费依然非常有限。1939年,虽然意大利自1920年代以来经济迅速增长,但国内生产总值仅为英国的一半、德国的42%。可是意大利的军费只占其GDP的10%,而德国的军费则占GDP的32%。即便是作为民主国家的英国,其军费所占GDP的比重也要比法西斯意大利高出50%。

2.人员             

在动员之前,意大利海军有4180名军官和70500名水兵,战争爆发后迅速扩充到168800人。1943年9月停战时,海军有259100名作战人员。在意大利三军,意大利海军有素质最优秀的人员;53%的水兵是服役4年的志愿兵,而义务兵服役两年。尽管如此,军官、士官和士兵之间还是存在着巨大的社会差距。与北边的欧洲邻国相比,意大利的识字率和平均寿命较为低下。正如一位历史学家所述:“农业为主体的社会、规模较小的工业部门和狭隘的选择性教育体系(在1939年至40年间不到4400万的总人口中,只有85535名大学生,工科生仅占其中的13.56%)意味着意大利普遍缺乏技术人才,严重限制了意大利军队构想、制造、使用和维护复杂机械设备的能力。”

    海军军官通常比他们的陆军或空军同行更加保守和拥护君主制。科斯坦佐·齐亚诺(Costanzo Ciano)是法西斯高层中唯一的原海军军官,也是更著名的外交部长加莱阿佐·齐亚诺的父亲,他娶了墨索里尼的一个女儿。法国海军将领兼历史学家雷蒙·德贝洛(Raymond de Belot),根据他个人的专业见解,将军官团描述为:“见多识广、训练有素、能力强大。”可是,意大利海军还受到军官相对不足的困扰,他们只占总人数的5.4%,而在法国海军和英国海军中,这一比例分别为7.5%和9.2%。

   在基层,意大利军官具有进攻精神,并且经常能够独立思考。而在高层,所受的教育要求军官严格遵守命令。有些情况下,分队指挥官会做出自己的决断,比如佩莱格里诺·马泰乌奇(Pellegrino Matteucci)少将在斯帕蒂文托角海战期间违背上级指挥官的命令开火,但是这种行为非同寻常,有独立思想的指挥官在意大利体制中并不多见。埃伯哈德·魏肖耳德(Eberhard Weichold)中将在战争的大部分时候担任德国海军派驻罗马的联络官,也是1941年至1943年期间地中海战区德国海军部队的指挥官,他指出:“在改变行动计划时,个人主动做出的所有决定,都必须征求军官的意见。” 影响海军高层领导能力的其他因素包括对空中侦察和空中支援的可靠性缺乏信心,以及自1941年11月以来,海军得知英国的夜战理论和装备更为先进。

意大利海军人员在战斗中表现优秀。雷击舰和驱逐舰完成了数千次作战任务,即使在战争末期,雷击舰和驱逐舰通过突尼斯臭名昭著的“死亡之路”运送作战物资时,人员的士气也从未崩溃。魏肖耳德在战后写道:“海军高层的谨慎并不是因为他们缺乏勇气。”德贝洛早在1951年就认可了这一评价,并指出:“历史……将纠正战时宣传带来的印象,即把意大利海军的失败归咎于普遍缺乏战斗精神。”意大利在1943年9月签署停战协定时,只有海军保持着完整而有效的运转。下层官兵从未像一战其后的奥匈帝国、德国和沙俄水手,间战时期的英国水手以及1940年停战后的部分法国海军那样,发生叛乱或是抗命行为。

军官培训:海军院校。海军军官是长期性的专业人员。里窝那海军学院成立于1881年,它的课程把重点放在数学和弹道学上,每位毕业生的第一要求是成为一名水手。没人的教学从05:30开始,一直持续到21:30。学生考试不及格只有一次机会补考。 1940年,学院招收了697人(1934年为222人),每年大约有150名军官毕业,成为见习军官担任军职。

   训练。意大利海军的舰队演习以其他主要海军在1930年代盛行的、传统的火炮射击为标准,战争期间发展甚少。水兵和军官受到教导要严格遵守预先确定的详细程序,这套程序涵盖了所有可能的情况。 例如,1941年5月22日,雷击舰人马座号在攻击英国水面部队时,升起了“J”字旗,意思是“我正在发射鱼雷”,因为这是程序,即使编队里只有她一艘船,没有僚舰阅读她的信号。

射击训练在1939年前有过限制,但之后射击训练比以前更加频繁地进行(结果表明,增加训练会带来更好的命中率)。可是防空弹药不足阻碍了训练;例如,在1942年,波拉海军学校的机枪手在参加实战前只能射击两个弹匣(射击不到四秒种)。             

但是,意大利海军的训练也有其优点。在1930年代,由于担心鱼雷机理论上构成的重大威胁,舰队练习了针对鱼雷机攻击的防御训练,这些训练让意大利军舰在战争期间普遍能够成功地规避航空鱼雷。

3.情报

意大利海军的情报机关,最早叫做“情报部(reparto informazioni)”,1941年后更名为“秘密情报机关(Servizio Informazione Segreto)”,负责搜集技术和海军作战方面的情报,同时密切关注可能影响海军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其分为四个部门:B科和D科负责截获并破译敌方的无线电通讯;C科负责评估分析B科和D科提供的情报;而E科和皇家宪兵(Reali Carabinieri)的一个特别部门一起从事反间谍和警察工作。

1940年至1943年间,B科破译了英国13.3%的无线电通信——略低于英国对意大利通信的13.75%破译率。这些努力经常会得到可以利用的信息。例如,在1940年7月,海军通过破译敌方密码获悉了英国的意图,从而引发了卡拉布里亚海战,并且英国潜艇和舰队的密码也遭到泄露。海军经常能拦截到英国对意大利潜艇和船队的目击报告,这样受到英军威胁的意大利部队可以规避战斗。情报机关还破坏了英国的许多布雷行动——1942年11月至1943年2月,在英国布雷舰马恩岛人号和神仆号执行的12次布雷行动中,至少有5次英国方面通信的相关情报在数小时内泄露,并且英国布设的水雷没有受到破坏(提醒舰船规避雷区),这样英国方面就不会意识到他们的密码已经被破译。

B.理论

1.水面战

在战争爆发时,意大利所设想的水面作战理论是这样的:在远程炮战阶段开始的时候,齐射保持适当的间隔,以便观测弹着点。一旦炮弹将目标包围,就开始快速射击。其目的是尽可能在远距离最大限度地给敌方造成伤害,以便在决定性的近距离战斗阶段到来前尽可能地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实战证明,在远距离炮战阶段有效打击敌方比所有海军在战前预想的都要困难得多,但是意大利海军在这方面的表现不亚于任何装备雷达前的海军。

    虽然海军在1920年代进行过一些夜间火炮射击演习,但最高指挥部决定作战舰队只会在白天作战。因此,主要的军舰几乎没有进行过主要武备的夜间训练,并且没有完善的理论来应对被迫进行的夜战,特别是其面对的敌人是在1920年代至1930年代努力操练夜战的英国。与之相反的是,驱逐舰和雷击舰实行的是一种进攻性的夜战理论,其要求舰艇在一个方位的不同延伸线(耙形编队)上单独行动,直到各舰的间距达到4海里为止。一旦发现目标,雷击舰艇就会立即进行攻击,在近距离会使用一座鱼雷发射管目视瞄准目标,就像猎人瞄准射击一样,同时向自身所在的编队发出信号。这一理论并没有设想过进行协调作战或是发动大规模的夜间雷击。战争开始时,意大利舰队驱逐舰的作战原则规定,在任何一次攻击中,一艘船的弹药消耗应限于三分之二以下。这一做法源于训练演习,表明在海战中可能会出现第二次发射鱼雷的机会。海军还怀疑舰队驱逐舰能否在白天的作战中接近至有效的鱼雷发射距离。

海军不断研究其战时经验,更新作战理论,以确定在大多数情况下应该采取的行动。例如,1942年1月分发的舰队战术指令,在“战斗中的追击”(Combattimento in caccia)部分中有以下指定:“如果敌方试图全速脱离战斗,那么我方舰队将继续追击,并始终寻求近距离就交战。由于我方舰艇的航速一般优于敌方,维持距离应该较为容易。在任何情况下,我方追击舰队最好分成两组,一组包抄左舷,一组包抄右舷,以防敌人突然施放烟幕转进。”

2.航空

意大利海军二战中规模最大的没有现成航母的海军。从1931年起,除了水上侦察机之外,所有会飞的东西全部都在意大利空军的控制下相当。意大利在西班牙内战期间获得的经验严重影响了与海军协调作战有关的空军攻击战术——包括空军宣传其成功炸毁了西班牙共和军的无畏舰海美一世号。到了1939年,意大利空军制定了新的水平轰炸战术,要求用大量的50公斤和100公斤炸弹覆盖停泊的目标,因为空军的参谋部认为,如果使用更大的、携带数量更少的炸弹来攻击海上目标,命中率几乎为零。

空军相信,俯冲轰炸是攻击航行中舰艇的最好方式。意大利试图发展一种国产双引擎俯冲轰炸机S.M.85及其后继的S.M.86,但最后以失败告终。迫使意大利从德国购买Ju87俯冲轰炸机,这些飞机直到1940年9月才投入作战。发展鱼雷轰炸机的努力同样与空军要求相冲突,空军要求飞机能在在高度300米、时速500公里的情况下投放鱼雷——在1930年代中期,这是一个非常夸张的指标。 1940年7月,卡拉布里亚海战证实高空轰炸的无效性,并且英国的剑鱼式鱼雷轰炸机展示了航空鱼雷的实用性和潜力。此后,空军终于将鱼雷轰炸机中队投入作战。

S.M.79鱼雷轰炸机的部署,提升了意大利空军对舰攻击的有效性。它们在1940年9月19日击伤了肯特号巡洋舰,10月14日击伤了利物浦号巡洋舰,1940年12月3日又击伤了格拉斯哥号巡洋舰。然而,意大利从未有过足够的鱼雷轰炸机或俯冲轰炸机中队,来获取决定性战果。             

到1943年9月,意大利鱼雷轰炸机击沉了3艘驱逐舰、1艘护航炮舰、1艘轻护航舰、1艘坦克登陆舰、15艘货轮;击伤了1艘战列舰、1艘航母、6艘巡洋舰、1艘驱逐舰、1艘坦克登陆舰、3艘辅助舰艇、6艘货轮。此外还通过高空轰炸击沉了3艘驱逐舰,通过俯冲轰炸击沉了2艘驱逐舰和1艘希腊的雷击舰。

3.反潜

在一战期间,意大利使用各种装备47毫米炮,深水炸弹和拖曳鱼雷(拖曳鱼雷是一战时期意大利设计一种反潜武器。使用时将其拖曳在舰艇的后方,并通过调节舰艇的速度来控制其入水深度。如果深度正好,那么这种鱼雷就有可能撞上敌方潜艇,此时鱼雷上的触发引信就会引爆装药,击沉潜艇——译者注)的小型沿岸舰艇进行反潜作战。 到1918年,海军部署了大约三百艘反潜舰艇,并由一百多架飞行艇,7艘飞艇和一套锚地防御系统支持。可到了二战前夕,意大利的反潜能力已经严重退化。水听器仍然是在定位潜艇的主要手段; 海军缺乏像二十年前那样的,专用于反潜作战的军舰,现代化的沿岸舰艇和水上飞机。

   这种情况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海军缺乏远见,而是因为经费不足。在1929年开工了一艘昂贵的猎潜艇原型船(名叫信天翁号)后, 4艘飞马座级远程护航舰于1934年开工。面对许多计划退役的旧式雷击舰和驱逐舰,意大利海军参谋部提出要建造60艘500 吨级轻护航舰,并建立一支由12 艘搭载水上飞机的反潜护航炮舰组成的分队。可是,海军没能在这方面获得经费。此外,政府相信战争能在短时间内结束,导致这样一种观点的产生:现有的舰艇(1940年总计有36艘旧式驱逐舰和雷击舰,以及两打辅助巡洋舰)足以应付反潜任务,虽然她们并不适合知悉这项任务。幸好对于意大利海军来说,虽然与原来的设计意图有很大不同,但实战证明了现代化的雷击舰足以胜任反潜舰艇。现代化的驱逐舰在战争开始的头一个星期里,击沉了在地中海活动的12艘英国潜艇中的3艘。

   尽管如此,到了1940年10月,意大利海军领导层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他们需要大幅度提升海军的反潜能力。 在那个月,意大利造船厂收到了订单,建造首批12艘(后来增至16艘)专用于防空/反潜护航的旋风级雷击舰。 1941年8月1日,反潜作战指挥部(Ispettorato Antisom)开始运作,海军为此计划建造60艘猎潜艇和60艘轻护航舰。新设立的反潜指挥部让受过水听器和声呐使用训练的人员大幅增加,并开始起草意大利第一种现代反潜战术理论。

4.潜艇

1940年,意大利拥有115艘潜艇(84艘在役,29艘正在维护,2艘正在改装)。在这些潜艇中,有39艘是远洋型潜艇,69艘是“地中海”型潜艇。在一战期间,意大利潜艇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亚得里亚海的狭窄水域,那里的目标很少。此外,意大利海军认真研究了德国的经验,认为反潜部队和新技术能够击败常规潜艇。根据这一结论,从1920年代到1930年代,意大利探索了通气管的概念,以及一种可行的单引擎、不依赖空气的潜艇,但未能研制出实用的原型艇。因此,意大利海军在潜艇方面只能依赖数量。

意大利海军设想将远洋型潜艇投入到单艇巡洋作战中。潜艇的数量表明意大利有意发展远洋作战力量,并且有计划在意属东非的印度洋沿岸建立海军基地。 然而,战争的到来让意大利通往远洋的航道到被直布罗陀海峡和亚丁湾扼止。另外,意大利海军在远洋作战方面的经验不足,造成相关训练不切实际和潜艇的技术性能不甚满意。意大利在间战期间建造的潜艇是为单艇巡航战术而设计的,与德国那些更小、速度更快的用于狼群战术的潜艇相比,她们并不占优势。

   战争开始时,总司令部向潜艇部队下达了命令,立即采取攻击势态。有55艘潜艇埋伏在伏击阵地或是地中海各处设置的巡逻线上。但是,从1940年4月30日开始,盟军停止了地中海的所有交通,红海的交通也在5月23日停运,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目标。因此在战争前两周,意大利潜艇只击沉了1艘轻巡洋舰、1艘汽船和2艘油轮,击伤了1艘油轮和1艘货轮。此外,由于英国已经破译了一些意大利海军的密码,潜艇部队遭到了重创,在开战第一周里损失了10艘潜艇。不过意大利海军更换密码后,潜艇的损失便急剧减少。

    意大利海军在1941年底之前,一直在海上维持着20 至25艘左右的潜艇。之后,一项新理论生效,由此海军总司令部会扣下潜艇,直到其侦察到敌方有大规模的行动。由地中海的情况、不切实际的训练、不恰当的战术、缺乏目标,以及英国在反潜方面的专长,导致意大利海军无法利用庞大的潜艇部队获取重大优势。意大利“海豚”取得的战绩大部分来自大西洋。

5.两栖作战

战前意大利的两栖作战理论基于奇袭的理念。作战策划人员曾设想过对科西嘉岛、南斯拉夫的达尔马提亚海岸和希腊的爱奥尼亚岛进行登陆作战。在1940年6月,意大利海军维持着一支半专业的两栖作战支队(1艘原型船和4艘兼职的1000吨级运水船)和圣马可海军步兵旅。

1939年3月,西班牙国民军进攻卡塔赫纳失败,此次行动动用了两艘由国民军商船改装而来的两栖登陆舰。在这次失败后,意大利参谋人员得出结论,在有抵抗的登陆作战中,与少量的大型登陆舰相比,投入大量的小型登陆艇作战成功的几率更大。1939年5月,海军参谋部设计了一种20吨级登陆艇,其前部跳板能够承载13吨重的坦克。然而,1939年11月,制造一批50艘这种登陆艇的计划造取消。虽然陆军和海军一些年轻的将军认为,在战争的第一个月突袭马耳他是可行的,但是卡瓦尼亚里拒绝了这个想法,他认为海军作战舰队的实力不足以支持这样的冒险——当时海军只有两艘经过现代化改装的战列舰——如果己方在敌方能预测到的时间和地点集中兵力,将会遭到英法压倒性的反击。

   到最后,海军没有进行过任何大规模两栖作战。1940年10月28日,在入侵希腊的第一天,恶劣天气阻挠了圣马可团和“巴里”步兵师在科孚岛的登陆行动。不过还有许多小规模登陆行动,包括1941年2月成功入侵卡斯特洛里佐岛,4月登陆达尔马提亚群岛,1941年5月登陆希腊群岛(包括克里特岛),以及1942年11月在突尼斯和科西嘉岛的无抵抗登陆。

6.海上交通线保护

意大利海军为了一个专门的护航司令部,以保护通往西班牙,法国和巴尔干半岛的航线。本土与利比亚、多德卡尼斯群岛之间的联络由海军总司令部负责。由于北非和巴尔干半岛的港口通常较小并且设施有限,意大利倾向于组织高频次的小规模护航船队。雷击舰和旧式驱逐舰执行了大部分例行的护航任务,但在特殊情况下,舰队驱逐舰、巡洋舰,甚至是战列舰将会出海护送护航船队。在1941年4月希腊沦陷之前,海军总司令部一直使用潜艇和独行的商船为多德卡尼斯群岛运送补给。从1940年8月到1941年1月,仅使用单艘商船就成功进行了6次补给行动。狄安娜号快速护航炮舰可以动用的试航,也被派去执行这一任务,其在1941年2月和3月进行了两次关键的补给行动。

 7.通信

海军总司令部和担任战术指挥的军官管控麾下的部队需要可靠而迅速的通信。意大利一开始就认为舰船和岸上之间的通信联系相当有效,并且随着战争经验的积累,这种通讯业者进步。在战术通信方面,意大利海军在1940年春研制出了TPA (telefono per ammiragli舰队司令电话),相当于美国的TBS(Talk Between Ships,舰船间通话系统)。

同时,由于意大利海军原则上对于信息安全非常敏感,因此无线电通信保持在最低限度。一个几乎在整个战争时期持续的问题就是舰船与飞机之间缺乏直接的无线电连通(除了战列舰和巡洋舰弹射的水上飞机)。最后,在1943年8月,经过约18个月的研究和试验,一些舰船终于获得了高效经济的战斗机指挥能力。

8.特种部队             

参加二战时,意大利海军是当时唯一拥有明晰的特种部队理论的海军,并有专门的部队、训练和武器来执行这套理论。这支部队的名字就叫:第10快艇支队(Decima Flottiglia MAS)。

强行突破敌方港口的想法与海战一样古老,但一战中,意大利更进一步,利用专门的人员,战术和武器多次渗透到奥匈帝国的港口。联合力量号无畏舰被蛙人击沉,证明特种部队可以取得巨大的战果。 在1935年埃塞俄比亚危机期间,卡瓦尼亚里上将的领导下,这个旧理论得到具体化。他自己曾在1916年11月的一次联合行动中,驾驶鱼雷艇突破了敌方的主要基地波拉港。简而言之,执行这一理论需要仔细规划行动,并使用精心挑选、训练有素的人员和前所未有的武器。新武器最早的原型名叫低速鱼雷(siluro a lenta corsa),简称SLC,这种人操鱼雷因其可怕的航行特性而称为“猪猡”。这时候还出现了一种叫做MT的自爆快艇。.

1937年,在一次机械系统测试中,SLC试图通过港口的栅栏网,结果一场意外发现,与医学文献的说法相反,人类可以使用呼吸器呼吸超过一个小时的纯氧。意大利海军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根据这一发现进行试验,从而开启了一扇新的机会之门。这使得意大利蛙人能在水下长时间工作,以便接近目标。

虽然单靠突袭不能赢得战争,但是意大利海军的领导层认为,使用秘密武器进行猛烈打击是对英法开战的好方法。然而,战争的爆发和SLC初期遇到的问题使得这些突袭计划泡汤。自1936年以来,海军对一个袭击亚历山大的计划进行了研究和测试,这个计划的内容是利用一艘定期班轮作为MAS艇母舰,在黎明时分进入亚历山大港,之后班轮放出4艘MAS艇,追踪并攻击敌方的战列舰和航母,但在1940年6月初,这项计划因英国采取了禁止意大利船只入港的预防措施而受挫。此外还有另外一个计划,使用两艘作为消耗品的旧式MAS艇,强行突破马耳他高度要塞化的基地,但这个计划在在5月下旬由于目标不足取消;取而代之的新计划是派一艘旧式潜艇包桑号运送一队蛙人突袭亚历山大港,到时候蛙人会使用气动见到剪开港口入口处的栅栏网,但这个计划并未实施,原因是成功率太低,并且将会危及到更现实地SLC攻击行动——这种武器将在翌年夏天结束之前做好战斗准备。

    最后,与空军的对立也影响了突击队的使用。虽然有计划使用水上飞机运送突击队,但在1940年5月,意大利空军拒绝为此提供必要的飞机,理由是他们有一个更好的计划。这个计划的内容是派20架S.M.79轰炸机从西班牙卡塔赫勒起飞,对直布罗陀来一次低空突袭。参加空袭的飞机于6月的最后一天抵达西班牙,但在7月4日,英国舰队炮击米尔斯克比尔港的第二天,空袭计划取消,因为当时弗朗哥突然撤销了对空袭行动的许可。

Ⅲ.军备             

A.舰船

在1922年至1939年间,意大利建造了126艘水面舰艇。这些舰艇排水量都在600吨以上,并配备了口径大于100毫米的火炮,还另外建造了108艘潜艇。至1940年6月10日,意大利海军拥有一支现代化的舰队,一战时期建造的旧式军舰只有四艘战列舰(经过现代化改装)、两艘轻巡洋舰和一些退居二线的驱逐舰和雷击舰(见表4·1)。

   表4·1  意大利开战时的可用军舰和后续补充的军舰

注:护航炮舰即sloop,轻护航舰即corvette。

四艘加富尔级和多里亚级旧式战列舰都进行了大规模改装,主炮口径从12英寸提高到12.6英寸,拆除了其中一座炮塔;安装了新的副炮;上层建筑、机械、火控和防护也进行改装。这些旧战列舰改装后的航速达到了28节,成为了有用的高速战舰,不过还是难以匹敌法国的敦刻尔克级。实战中,她们的防护显然较为脆弱:一发15英寸炮弹让朱利奥·凯撒号退出了水面交战,加富尔号在塔兰托被一枚鱼雷击沉。相反,三艘服役的利托里奥级战列舰拥有强大的火炮、厚实的防护和优良的航速,媲美世界上的任何战列舰设计。

和在华盛顿条约限制下建造的所有军舰一样,意大利的条约型重巡洋舰也是妥协的产物。因为在10000吨排水量限制条件下,不可能同时兼顾高速、厚实的防护和8门8英寸炮。头两艘重巡洋舰,特伦托号和的里雅斯特号,超出条约限制500吨,拥有高速和精良的武备。虽然她们的装甲带不能直接抵御8英寸炮弹,但也能有效防护口径较小的炮弹,并有较好的甲板防护。 她们还验证了许多意大利海军在一战后新采用的机械和火控。 扎拉级超出条约限制近2000吨,拥有更强的防护(2700吨分配在装甲上,前级只有888吨分配在了装甲上)。此外,她们装备的8英寸 53倍径炮相比特伦托级装备的8英寸50倍径炮也有了很大的改进。

    意大利的轻巡洋舰以高速、脆弱著称。一位历史学家甚至写道:“大部分的意大利轻巡洋舰是可以预见的灾难,虽然她们在平静海面上能够达到40节的试航速度,但在面对炮弹时不堪一击,并且难以抵御恶劣天气。”其实,最早的6艘佣兵队长级轻巡洋舰是按照大型侦察舰来设计的:重武装、无防护的消耗品性质检讨,以短时间内打了就跑战术为设计理念。这些轻巡洋舰在战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意大利面对的是一场准备不足的消耗战。之后的蒙特库科利级、奥斯塔公爵级和阿布鲁齐级轻巡洋舰性能逐步改善,特别是在防御方面。朱塞佩·加里波第号是1930年代末世界上最好的6英寸炮巡洋舰之一,其在1950年代重建后,作为欧洲第一艘导弹巡洋舰,在意大利海军中服役到了1972年。

1924年后意大利建造的所有驱逐舰都配备了双联装主炮,这些主炮缺乏仰角和射击指挥仪,无法作为高平两用炮使用。她们的复原性很差(特别是在1931年前下水的36艘驱逐舰),并且只配备了两具三联装鱼雷发射管。她们的续航能力也比较弱,这把舰队的活动区域限制在了阿尔及利亚东部的卡本半岛与克里特岛南部的加夫多斯岛之间。以战前的标准来看,这些驱逐舰拥有不错的防空武备,因为她们的基础防空武器是有效的布雷达 20毫米机炮。而英国直到1942年还在依赖0.5英寸机枪和射速缓慢、射程短的旧式40毫米砰砰炮,而此时法国还在使用13.2毫米机枪。不过,到了1942年,面对盟军日益增长的空中力量,布雷达机炮显得力不从心。士兵级这些驱逐舰中的最后一级,虽然也存在上述的问题,但艰苦的战争任务证明,她们驱逐舰是可靠能干的舰队作战单位。

意大利在战前建造了32艘600吨雷击舰(包括出口到瑞典的两艘)。但这并不能反映出重视雷击战的倾向,因为这些雷击舰的两侧只配备了两枚小型短程鱼雷。相反,她们代表的是一种能不受条约限制建造的廉价检讨;因而她们是真正的消耗品性质舰艇。实战证明,虽然这些雷击舰在预想的夜间拦截任务中的表现令人失望,但足以胜任护航任务。

1940年6月10日,海军总司令部把舰队中的大部分军舰分成两支编队:第一舰队驻扎在塔兰托,由伊尼戈·坎皮奥尼中将指挥;第二舰队由里卡尔多·帕拉迪尼(Riccardo Paladini)中将指挥,在1940年5月下旬前驻扎在拉斯佩齐亚,后来转移到塔兰托。当两只舰队都在海上时,由资历更老的坎皮奥尼负责指挥。除了几次年度演习外,两支舰队并不在一起训练。海军还保留了各种地方司令部,负责内海联络和沿海作战。还有一个名叫“Comando Difesa Traffico MARICOTRAF”的特别护航司令部,,由阿图罗·里卡尔迪中将领导,负责防卫本土与阿尔巴尼亚之间的海上交通线,以及本土与西班牙(覆盖停战后,还要保护法国和突尼斯的)之间的民用交通。海军总司令部认为保护本土与利比亚和多德卡尼斯群岛之间的海上交通线是一个战略问题,并让作战舰队负责。

B.飞机

1.舰载机

开战时,意大利海军的舰载机由弹射式水上飞机组成,用于侦察和校射。1942年秋,一些Re.2000战斗机开始装备在现代化的战列舰上,提供了极为有限的防空能力。但唯一一次真正需要的这种防空力量的情况出现在意大利与盟军停战后,海军舰队向南航行的过程中。罗马号战列舰曾经弹射起飞了一架战斗机,以迎击来袭的德国空军轰炸机,但在罗马号沉没之前,这架战斗机未能爬升到足够的高度。

2.岸基飞机

在1923年,意大利海军把大部分航空兵资产,连同大约一百名军官和最热爱航空事业的人员,都让渡给了新成立的意大利空军。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空军一直在巩固对海军航空兵的控制。到1931年,一项法律规定海军只能保留陆基和弹射型水上侦察机、飞行艇的控制权。在接下来的1937年,这项法律修改得更为严格。因此,意大利海军在开战时,除了侦察机以外,没有任何可以支配的飞机,而且就连这些侦察机也是由空军的人员来驾驶的。到了1940年6月,这样的飞行中队也只有24个,而不是海军要求的45个。由于海军与空军之间的冲突,飞行中队的数量始终没能得到有效的增长。

理所当然,由于受到不同的作战理念和优先事项的影响,与指挥独立的空军部队进行协调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在最好的情况下,假如海军请求空中支援的方面,当地的海军司令部需要把请求传达给当地的空军司令部,再由地方空军司令部执行空中支援。在复杂多变的海战中,这样曲折的流程使得海军很少能得到及时有效的空中支援。

C.武器系统

1.火炮

    水面上。意大利高层认为,作为海军的主要武器,火炮自然是越大越好。意大利火炮的准确性和其使用军械的质量一直备受争议。例如,作为二战海军武器权威的约翰·坎贝尔(John Campbell)曾评价道:“几乎所有类型的意大利炮弹都受到了制造公差过大的影响,这经常会扩大炮弹的散布。”这一论断与意大利舰队指挥官安杰洛·伊亚金诺(Angelo Iachino)上将的说法对应,他在1959年写道:“(我们的火炮)齐射时炮弹的纵向散步过大,明显存在精度不足的缺陷。因为我们对炮弹的检查标准没有外国海军那么严格。”不过,近来一些意大利学者,比如朱利亚诺·科尔瓦(Giuliano Colliva),使用最新的资料和火炮测试结果主张意大利火炮的射击精度与英国相近,胜于法国。 

意大利和英国在火炮射击之间主要区别在于理论。许多英国战时报告称,意大利的齐射似乎过于分散;也就是说,当一组火炮发射的炮弹落下时,它们的散布面会很大。英国人的理念是尽可能地将齐射集中到目标上,这样能在对准目标时取得多次命中。意大利人倾向于以较慢的射速射击,而英国人通常会以意大利两倍左右的射速开火。意大利海军追求高初速,这让他们的火炮拥有超越敌方同口径火炮的射程。这一点与意大利军舰追求更快速度的传统相辅相成,共同帮助意大利海军实现目标:在水面交战的初期阶段中取得优势,击败敌人。意大利的理论写道:“我们有兴趣把开火距离延伸至最大射程,以便在敌人命中我们之前命中敌人,从而获得战术上不平衡的优势,确保我们在接下来的近距离交战阶段取得成功。”此外,高初速带来了较低的弹道,因为炮弹从任何高度下落的角度是由其速度决定的。较低的弹道对目标具有较大的危险界,这可以补偿一些由于齐射散步扩大而产生的精度损失,至少在较近的距离上。不过从根本上来讲,意大利海军所决定的高初速对炮管寿命的影响太大——在火炮内膛需要更换前,他们的15英寸火炮只能发射110-130发炮弹,这让火炮的备弹数也有所减少。

意大利海军火炮的射击由火控系统使用火控计算机控制。最好的测距仪把合像式和体视式这两种形式合为一体。现代化的战列舰装备了12米测距仪,重巡洋舰装备了7.2米测距仪。意大利火控系统还包括一种持续测量目标航向变化的设备,意大利相信这是获取优势的决定性设备。             

海军研究人员早在1939年10月就开发出了雷达的原型,但这主要是为射击时的测距设计的,并且存在严重的测角误差,因此未能引起海军高层的重视。1940年,参谋部要求其规模较小的电子部门优先开发前面提到的TPA舰船间通话系统,他们认为雷达是未来的东西,英国还没有开发出给海军装备的雷达。直到1941年8月,第一部结合搜索和火控功能的意大利雷达才出现在了船上。四个月后,截获的无线电情报才说服海军参谋部,英国人使用雷达来定位视距外的意大利舰船。

防空方面。在1930年代的背景下,意大利海军和其他主要海军一样,意识到了需要保护自己的军舰免受空袭。可是,意大利海军的近程防空武器缺乏有效的火控设备。战列舰和巡洋舰配有专用的90毫米或100毫米重型防空炮,最常用的是精确可靠的100毫米炮。意大利1938年到1939年间测试了一种4.7英寸46倍径高平两用炮,但结果不甚满意。因此,驱逐舰主炮缺乏作为有效的对空武器所需的仰角和火控设备。主要的近程防空武器是37毫米54倍径机炮和布雷达20毫米65倍径机炮。两者都是可靠的装备,只是早期型号存在振动过大的问题,需要坚实的支撑结构。

2.鱼雷

意大利鱼雷通常可靠性高,引信实用,稳定性好,故障率也低(根据1937年夏天进行的测试,偏移率和故障率各为5%和1%)。德国进口了近千枚意大利航空鱼雷,日本人复制了意大利高速型鱼雷的特性。

1937年,驱逐舰和新建的雷击舰上开始配备鱼雷火控系统。舰桥上装有用以计算射击诸元的鱼雷指挥仪,瞭望台上装有变距率测量仪,每具鱼雷发射管上也装有双目瞄准具和火控台。然而,实战表明,这套估测目标距离及其速度夜间火控指挥系统是无效的,因此许多舰长喜欢用目视瞄准。

在开战时,意大利拥有3660枚鱼雷,其中包括1689枚现代化的21英寸鱼雷,648枚现代化的17.7英寸鱼雷,1323枚旧式17.7英寸鱼雷(见表4·2)。月产量为50枚,到1941年底时月产量增加到120枚。意大利的鱼雷击沉或击伤了216艘舰船。

表4·2 战争时期意大利的鱼雷消耗量

3.反潜装备

即便考虑了一战的教训,海军参谋部仍认为潜艇在未来的任何战争中威胁不大。因此,意大利海军在舰艇、装备和理论方面,都没有做好应对现代反潜战的充分准备。深水炸弹是主要的反潜武器,不过拖曳鱼雷仍在使用。在1930年代,一种射程100米的气动式深水炸弹投射器出现后开始装备在驱逐舰和雷击舰上,但实战证明其重新装填非常困难,所以在1942年底、由一种射程更短和装填更快的投射器取代。其他改进型装备包括一种名叫“gatteschi”的可以同时投射多枚深水炸弹的投射器,其在1942年出现在海鸥级轻护航舰上,能够进行一次性投射48枚深水炸弹的饱和攻击。海鸥级还计划配备一种名叫“menon”的12英寸自动反潜迫击炮,但实际上并没有安装。

1939年,经过近15年的努力之后,意大利终于研究出了一种有效的声纳(ecogoniometro)。但是,由于意大利电子工业有限的生产能力加之优先考虑民用消费品的生产,导致声呐的量产推迟。因此,在战争初期,水听器依然是探测水下潜艇的主要工具,包括一些一战时期生产的几乎毫无用处的“C”型水听器。辅助护航舰艇和MAS艇只能依靠聆听来定位敌方潜艇。这需要训练有素、耳朵敏锐的操作员。专业的猎潜艇只有信天翁号,其装备了1940年6月海军可用的两套回声探测仪中的一套,以及四艘飞马座级雷击舰。海军在1941年底获得了德国声纳,意大利国产的声呐也于第二年到货。然而,即便在1943年9月,意大利皇家海军也只有36套意大利声呐和31套德国声纳。相比之下,英国在参战时拥有大约两千套声呐。

意大利空军的飞行艇和水上飞机使用过一种160千克深水炸弹。 根据英国海军方面的资料,这种武器击沉了5艘英国潜艇,并在海水澄澈的地中海多次拯救了意大利船只,让她们避免被水下威胁发现。 一些资料称英国潜艇催促号于1942年4月29日在利比亚海岸附近被意大利空军的战斗机击沉,但官方的损失报告推测她是被水雷击沉的。

尽管准备不足、物资缺乏,但意大利反潜部队依然有效抵御了英国潜艇的进攻,截至1943年9月,在地中海损失的38艘英国潜艇中,有33艘是被意大利反潜部队击沉的(不包括3艘在马耳他格兰德港被轴心国轰炸机击沉的潜艇)。 意大利深水炸弹至少击沉了12艘英国潜艇,还有另外3艘可能也是被深水炸弹击沉的; 3艘英国潜艇被撞沉,1艘在水面活动时被意大利潜艇击沉。被水雷击沉的至少有11艘。

4.水雷             

水雷屏障是意大利执行封锁西西里海峡,阻断直布罗陀和苏伊士之间英国海上交通线的战略基础。1940年6月,海军有25000枚水雷,全部都是触发锚雷。在战争期间海军共布设了54457枚水雷。最好的水雷是Pignone P.200型,装有200公斤炸药。其配有一条长达820米(1943年型)的雷索,可以布放在100米深的水域中。虽然意大利在1941年从德国引进了有效的音响水雷,但是大部分意大利制造的水雷还是基于一战技术的产品,并且意大利在整个战争期间都缺乏磁性水雷。意大利的水雷炸沉了1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至少11艘潜艇和26艘其他船只。意大利水雷战最大的胜利发生在1941年12月,的黎波里附近的一个雷区重创了英国海军K舰队,炸沉了1艘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炸伤了另外2艘巡洋舰。

D.军事设施             

1.后勤             

意大利海军在开战拥有200万吨燃油储备。1940年6月,墨索里尼命令卡瓦尼亚里向工业部门转让了300000吨燃油,令储备降至170万吨。海军在战争头七个月的作战中消耗了676560吨燃油,在1941年又消耗了1123148吨。到1941年9月下旬,意大利皇家海军的燃料供应完全依赖于意大利在罗马尼亚采掘的石油和德国的救济。

意大利的舰艇是为了适应地中海作战而设计的,航程短、油耗高。例如,达·巴比亚诺级轻巡洋舰在每小时耗油6.1吨的经济航速下,只能航行3800海里。相比之下,英国利安德级轻巡洋舰能够3.9吨/小时的油耗航行5730海里。意大利士兵级驱逐舰只能以3.0吨/小时的油耗航行2340海里;而较大型的英国部族级驱逐舰能以1.4吨/小时的油耗航行5700海里。

驱逐舰有限的续航能力限制了作战舰队的活动半径。往东,舰队的活动边界是克里特岛中部水域;往西,作战行动从未越过马卡略岛和卡本半岛。虽然意大利海军曾在战前演习中演练过海上补给,但意方认为海上补给在战时条件下过于危险,特别是在容易受到潜艇攻击的水域中,因而没有在作战中使用。

2.基地

意大利海军拥有较强的海军基地网络。舰队主要的锚地(第一级基地)在塔兰托和拉斯佩齐亚,能够维修保养所有级别的军舰。二级基地包括那不勒斯(有能够修理巡洋舰大小军舰的船坞),位于撒丁岛的拉马达莱纳,威尼斯(有海军兵工厂),以及位于亚得里亚海的布林迪西和波拉,上述港口都可以停靠战列舰大小的军舰。虽然热那亚主要作为商业港口使用,但它也能够停靠和修理任何级别的军舰。

三级基地包括位于撒丁岛的卡利亚里和位于西西里岛的奥古斯塔,这些港口可以停靠巡洋舰,但是修理设施有限。位于爱琴海的莱罗斯和位于利比亚的黎波里、托布鲁克可以作为巡洋舰的临时基地。在位于红海的马萨瓦,有一个五千吨级的浮船坞。

燃料、水、弹药可以在下列港口得到补给:位于厄尔巴岛的费拉约、加埃塔、雷焦卡拉布里亚、安科纳、位于阿尔巴尼亚的发罗拉、位于西西里岛的巴勒莫、位于利比亚的班加西和的黎波里,以及位于索马里的基斯马尤。位于巴勒莫和安科纳的私营造船厂也能提供有限的维修设施。

在1940年11月塔兰托空袭之前,意大利港口的防御是以让军舰快速出动为目的设计的。空袭发生后,塔兰托在1941年3月开始采用并布置通达水底的网箱。之后其他港口也迅速制造了网箱的材料。1942年10月后,港口新增了对小型攻击艇的防御。

烟幕系统的出售防御方面的一个重大发展。自1941年1月起,它得以证明能够保护港口免受敌方轰炸机的袭击(拉马达莱纳除外,因为那里的风力总是太强了)。 这套系统效果非常好,因此在收到德国海军的请求之后,五个营的烟幕部队于1942年派往德国。尽管高炮部队普遍缺乏有效的射击指挥仪,只能依靠拦阻射击,但是防空还是得到了改进。截至1943年7月,121个炮兵连中只有23个配备了性能优秀的90毫米53倍径高射炮;31个炮兵连装备了配有指挥仪的现代化75毫米46倍径高射炮。意大利高射炮使用了火控指挥仪来自意大利,德国,匈牙利和法国库存。而战斗机掩护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非常不够(1943年春,在拉斯佩齐亚由海军控制的海军第一预备飞行中队只有2架菲亚特CR.42双翼机),充其量只能拦截敌方的侦察飞行。

防卫意大利港口的海岸炮台经历过多次实战中的检验。英国在意大利开战后的第一次行动就是出动巡洋舰对托布鲁克进行了短暂的炮击。6月14日,法国出动巡洋舰炮轰了瓦多利古雷和萨沃纳; 1941年2月9日,英国的战列舰炮击了热那亚,这里由2门15英寸炮,2门7.5英寸炮和8门6英寸炮防卫; 发罗拉在1940年12月19日受到了敌方炮击;的黎波里在1941年4月21日也受到了敌方炮击,那里有8门7.5英寸39倍径炮。一些港口享有明显奢侈的岸炮配置。 1940年,马萨瓦有六个炮台共计19门4.7英寸和3门6英寸炮,到了1941年3月,又增加了7门4.7英寸和4门4英寸炮。甚至在索马里的基斯马尤和摩加迪沙也有四门4.7英寸炮。但是,这些令人深刻的军事设施受到弹药严重缺乏的困扰。例如,西西里岛的沿岸炮台,在面对盟军入侵时,弹药只够持续射击一刻钟。

3. 工业 

在战争之前,意大利对军舰的创新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其建造的舰艇曾出口至苏联、瑞典、日本、泰国、中国、芬兰、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委内瑞拉、土耳其、伊朗、希腊、罗马尼亚。主要的造船厂有位于热那亚的安萨尔多(Ansaldo)公司;位于的里雅斯特的亚得里亚海联合造船厂(Cantieri Navali dell’ Adriatico),位于里窝那的奥特罗·特尔尼·奥兰多(Odero-Terni-Orlando)造船厂。其他重要的造船中心包括位于拉斯佩齐亚的奥特罗·特尔尼·奥兰多造船厂分部;位于里瓦特里戈索,巴勒莫,安科纳,马格拉和斯塔比亚海堡的第勒尼安海联合造船厂(Cantieri Navali Riuniti);位于那不勒斯的那波利造船厂(e Bacini e Cantieri Navali Partenopei);位于里耶卡的克瓦内尔湾造船厂(Cantieri Navali del Quarnaro)。

意大利造船业的问题不是缺乏基础设施或熟练工人;而是缺乏原材料和电力。例如,在1939年,意大利仅建造了135000吨船只,而理论上的产能为30万吨。同期意大利的钢铁产量仅为230万吨,而英国为1000万,德国为2300万吨。而且意大利的煤炭、石油、铜、锡、镍、锰、钨、铬、钼、磷酸盐、碳酸钾和橡胶等资源,不是远远不够,就是完全没有。其他影响意大利工业能力的因素还有低效的工作方式和在合同交付过程中的腐败,还好在卡瓦尼亚里的严厉规范下,海军与其他军种相比,所受到的影响较小。

附:本书对意大利海军的评价

尽管受到各种制约,特别是在燃料阜姆,但意大利海军绝非那么望风披靡、胆小如鼠、无所作为或者是“笑话”。意大利人造成了盟军在地中海43%的战舰损失和86%的潜艇损失,封闭地中海的直通航线三十六个月,并运送了98%的人员和90%的物资到达北非。这一切都是在缺乏意大利空军的空中支援,低效的潜艇部队,有限的燃料和盟军密码学部门拦截并破译意大利活动情报的种种阻碍下完成的。

59

59

就是个路过的大猫猫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