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潜艇兵徽章1918—1945

意大利潜艇部队之歌La canzone dei Sommergibili

本文根据这篇文章的英文版转译

原作者:阿尔贝托·梅尼凯蒂(Alberto Menichetti),发表在《军装与武器》杂志(UNIFORMI E ARMI)第4期上 – 1989年8月出版

编辑:埃尔曼诺·阿尔贝特利(ERMANNO ALBERTELLI)- 1989年

英文版译者:马西莫·阿加蒂(Massimo Agati)- 2004年第1版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潜艇部队的艇员们执行着漫长而又危险的巡逻,日夜埋伏守候在战略航道上,完成了许多任务,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这些特别的徽章便是为那些在潜艇上战斗的艇员们而设立的。

意大利是一个拥有古老海战传统的国家,得益于先进的造船技术和设计师的才干,成为了最早开发潜艇并将其投入到作战舰队中实际使用的国家之一。

截至二战前夕,意大利也是世界上保有潜艇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

一直以来,潜艇兵都是特殊的水兵。他们的生活空间局限在逼仄而又污秽的艇舱内,与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隔绝,还要承受执行作战任务带来的一切风险。

出于这些原因,自一战以来,有别于海军其他兵种,潜艇兵们获得了独特的徽章。

1918年1月16日,根据意大利皇家海军官方公报(Giornale Ufficiale per la Regia Marina)颁布的第36号法令,意大利皇家海军为潜艇艇员设立了专门的徽章:其必须佩戴在制服的左袖上,高于标识职位和军衔的袖章,佩戴人员限于军官、士官、水兵和见习水兵。

三种不同的潜艇兵徽章,从左到右依次是水兵佩戴的袖珍,士官佩戴的胸章以及军官佩戴的镀金胸章。

徽章的外形是一个银制圆环(直径46毫米),由别针固定在制服上,中间有一只跳跃的海豚,圆环的上半部分写着“SOMMERGIBILI”(即意大利语潜艇)。

1924年(根据1924年9月25日颁布的491号法令),意大利皇家海军为军官和士官设立了新的徽章,而水兵和见习水兵继续沿用原来的徽章。 新徽章的外形与原来的徽章相似,军官佩戴的由镀金材料制成,士官佩戴的由白色金属制成; 原来那只跳跃的海豚放在了一个直径较小(16毫米)的圆环当中,上面有萨伏依王朝的王冠和“SOMMERGIBILI”的字样。其通过胸针固定在制服上,佩戴在左胸绶带上方10毫米处或绶带的位置(没有绶带的时候)。这种徽章有许多版本,外形、尺寸和点缀各不相同; 还有用金线绣成的版本,可以直接缝在制服上,替换原来的金属徽章。

佩戴袖章的意大利潜艇水兵。
佩戴胸章的意大利潜艇军官。
1939年新规定实行后,佩戴军官胸章的意大利潜艇水兵。

1939年12月,原来军官和士官佩戴胸章,水兵和见习水兵佩戴银制袖章的规定取消; 按照新规定,所有艇员都应在胸前佩戴军官徽章,不做任何区别。

较为少见的刺绣版潜艇兵徽章。

1941年(根据1941年3月31日颁布的131号法令),水兵和见习水兵再次改为佩戴原来的银制袖章,军官和士官佩戴镀金材料制成的胸徽。 由于水兵佩戴的徽章没有任何关于萨伏依王朝的标志,因此在意大利共和国成立后,水兵徽章得到了认可;不过军官和士官佩戴的徽章受到了修改,删掉了所有与君主制有关的标志。

波尔多潜艇基地人员制作的徽章,有三个不同的版本。

二战期间,意大利在法国波尔多建立了潜艇基地,代号“Betasom”(意大利语 “Bordeaux Sommergibile“即波尔多潜艇基地的简写)。里面的意大利人员制作并佩戴了一种特殊的徽章,虽然没有得到官方授权,但是上级予以默许。其在原来军官胸徽的基础上修改而成,徽章的中心加上一个珐琅制成的红色字母“A”。 “A”代表意大利语单词大西洋的首字母,也就是这里部署的潜艇的作战区域。

声呐操作员佩戴的非官方徽章,其官方标志是制服袖子上绣的金色图案“I”。

1941年,意大利皇家海军设立了特别荣誉徽章(根据1941年11月11日颁布266号法令);按照相关规定,所有在艇上服役超过4年的潜艇艇员都可以获得这种徽章,还有相应的荣誉证书;战争时期,获得条件放宽到执行三个月的作战任务。军功十字勋章的获得者也能获得荣誉徽章,他们由于在潜艇上的服役时受伤,不得不退出现役。这种徽章还授予潜艇上的文职人员,因为他们满足与军事人员相同的要求。所有荣誉徽章的获得者都应佩戴此徽章替换之前佩戴的徽章。荣誉徽章外观与军官佩戴的胸章类似,由金属别针固定在制服上,中间有一只跳跃的海豚,上面有萨伏伊王朝的王冠和 “SOMMERGIBILI”的字样;但外侧的圆环并不是光滑的,而是月桂花环的形状,并且其直径为25毫米,与军官徽章不同。艇员获得的荣誉徽章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军衔与职位上的区别。荣誉徽章必须佩戴在胸前绶带上方,如果没有绶带,那就佩戴在其的位置上。

潜艇兵荣誉徽章; 由镀金材料制成,佩戴在胸前; 授予军官、士官、水兵和见习水兵的徽章都是一样的; 如果获得,就替换掉原来佩戴的徽章。
随荣誉徽章颁发的荣誉证书。

意大利社会共和国(1943年9月意大利王国与盟军停战后,墨索里尼借助德国的力量在意大利北部建立的法西斯政权)期间,那些效忠这个政权荣誉徽章获得者纷纷去掉了徽章上面的王冠,不过有一些没有王冠的荣誉徽章是后来重新制造的。荣誉徽章在意大利废除君主制后得到了保留(根据1946年12月19日颁布的502号法令),只是同样去掉了王冠。

此外,在一些潜艇、支队或部门当中还出现了许多非官方徽章。因为那时候,海军中流行在制服或便服上佩戴用来纪念在某艘特定的潜艇上服役,或是参加特殊活动、执行海军任务的徽章。 这些非官方徽章通常把潜艇的图案放在由镀金材料或珐琅制成的圆环当中,上面点缀着王冠还有潜艇的名字,后面有用于将其固定在制服上的别针。也有一些非官方徽章保留了原来的形式,只不过用潜艇的名字替换了上面的“SOMMERGIBILI”字样。

一些非官方徽章。

1938年,希特勒访问意大利期间,墨索里尼在那不勒斯湾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阅舰式。在阅舰式当中,一百艘潜艇一起潜入水下,然后同时上浮并鸣放礼炮,之后再次潜入水下。这为东道主赢得了极高的赞誉。阅舰式结束时,墨索里尼向艇员们发来贺电,内容为“我为你们骄傲”(Sono fiero di voi),这句话后来写一些徽章和奖章上,用作纪念。

时间回到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期间,由于停战给意大利军队造成的严重混乱,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海军能用的潜艇,仅剩部署在黑海和北亚得里亚海的 C.A级和 C.B级袖珍潜艇。

部署在大西洋的潜艇损失殆尽后,效忠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的第十快艇支队(Decima Mas)在波拉(Pola ,今克罗地亚沿海城市普拉)基地组建了一个名叫“伦巴第人”(Longobardo)的潜艇群,使用C.B级袖珍潜艇。

C.B 伦巴第人潜艇群的徽章。 C.B指的是第十快支队在波拉基地使用的袖珍潜艇。

这个潜艇群的艇员佩戴着由红色树脂制成椭圆形徽章,也是由胸针固定在制服上;徽章的中心是一只踩着一本书的圣马可飞狮,书上有第十快艇支队的标志;边缘写着著名诗人加布里埃尔·邓南遮 (Gabriele d’Annunzio)给达尔马提亚人(波拉位于克罗地亚北部,属于达尔马提亚地区)的座右铭:“我们与你们同在,你们也与我们同在”(Nu con ti,ti con nu),以及铭文“快艇支队- 伦巴第人C.B潜艇群”(Flottiglia MAS – Gruppo CB Longobardo)。

如前所述,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海军始终没有真正能够作战的大中型潜艇,因为在1943年9月8日停战事件发生后,海军当中的大中型潜艇不是倒戈就是损坏,并且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没有能力继续建造那些已经开工的大中型潜艇。

来自这些受损潜艇的志愿者组建了“希雷”(Scirè”)海军步兵营,隶属于第十师(Divisione Decima)。

第十师是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在第十快艇支队的基础上组建的一支陆战部队,其下属的作战单位均以战争期间英勇作战的军舰命名。“希雷”营也不例外,其名称来源于运送蛙人的同名潜艇。由于该营由潜艇兵组成,因此其成员选择了一种结合过去传统和当前情况的徽章。

这种徽章类似于1918年设立的袖章,依然用别针固定在制服上;但有区别与原来徽章独特图案:海豚的中心加上了珐琅制成的第十师标志(红色的X),并用“BTG SOMMERGIBILE SCIRE”替换了原来的字样。

“希雷”海军步兵营徽章; 这支部队由原潜艇艇员组成。

1943年9月,位于波尔多的意大利大西洋潜艇基地BETASOM由格罗西 (Grossi)上校(Capitano di Vascello)指挥。此时这里部署的潜艇已经少了很多,只有芬齐号(Finzi)和巴尼奥利尼号(Bagnolini)还能出海作战,这两艘潜艇已经改装为运输潜艇,计划前往远东进行运输任务。基地内还有许多意大利潜艇艇员。由于意大利与盟军停战,基地内的潜艇遭到德国扣押,幸好在指挥官格罗西调解下,里面的艇员免于受到德国方面的拘禁和驱逐。

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政权得到稳固后,格罗西和大部分艇员同意了重建海军部队的提议,因此把基地的名字从“BETASOM”改成了“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大西洋基地“(Base Atlantica dell’Italia Repubblicana)。同时,艇员们用zamac(一种由锌、铜、铝和少量镁构成的轻质合金)制作了一种奇特的徽章,外观呈椭圆形,背面有一根胸针,中间画着一艘起航的潜艇,上面叠有纳粹党徽,周围写着“9月8日大西洋忠诚卫士”(Atlantico Fedeltà 8 Settembre)。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