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船的探索:意大利海军与航空母舰1907-2007

本文译自《warship2007》刊载的文章《SEARCH FOR A FLATTOP:The Italian Navy and the Aircraft Carrier 1907-2007》,配图为译者自摄。


编者按:意大利海军是二战中规模最大的没有现成航母的海军。 Enrico Cemuschi 和Vincent P. O’Hara讲述了间战时期困扰意大利海军航空兵发展的内部斗争及其带来的严重后果,以及海军航空兵在二战后的复兴。

    在19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意大利海军就开始尝试为舰队添置航空器,和其他主要国家的海军一样,折腾起了观测气球。不过直到1907年10月,经过多年的海军风筝系留和放飞试验后,意大利海军才成功地改装一艘2800吨的防护巡洋舰厄尔巴号(Elba),搭载了一具由电话线连接的球形气球,主要用于探测水雷。虽然试验取得了成功,但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在1908年,德国发明了比球形气球更为稳定的鸢式气球,并安装在了厄尔巴号的姊妹舰利古里亚号上面。

    而意大利海军在海军航空方面迈出的第一步是在1905年6月,军队中的航空先驱者开发的多用途飞艇意大利(Italia)号。这一成就促使意大利陆军开始订购飞艇,意大利海军同意为这项新的冒险事业支付一半资金,提供所需的指挥官和大部分人员,因为只有海军中才有懂天文导航和维护汽油机的人。1908年9月,意大利第一艘军用飞艇N.1号研制成功,并得到了年轻的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贺电。同年,他成为了第一个飞上天空的国家元首。在之后的十年里,这种部队间相互合作关系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良好的保持着,主要是因为陆海军的飞艇人员在他们各自的军种当中都享有锐意进取、开拓创新的激进分子的名声!

    与此同时,美国发明“飞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此军方在1909年3月邀请飞机发明者之一的威尔伯·莱特(Wilbur Wright)到意大利教授飞行课程。在1911-1912年爆发的意土战争中,意大利成为第一个将这种新型飞行器投入实战的国家。意大利陆军飞行员驾驶着他们的飞机执行侦察和轰炸任务,而海军则使用飞艇执行相同的任务。海军也在1911年验证了舰载航空的潜力,把卡瓦尔马力诺号(Cavalmarion)双桅帆船的桅杆拆除,在其上搭载了一具鸢式。之后,在拖船大力神号(Ercole)的拖拽下,“卡瓦尔马力诺”前往的黎波里为执行对岸炮击的战列舰、巡洋舰提供观测支援。然而,在工作了一个多月后,一阵暴风雨把气球吹走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直到战争结束,“卡瓦尔马力诺”号也没有再搭载新的气球。

1907年,2800吨的防护巡洋舰厄尔巴号及其系留在后甲板的气球。上面有电话线与舰桥连接,用途是探测水雷。
1907年的厄尔巴号:从她搭载的观测气球上俯瞰。
1908年,利古里亚号牵引鸢式气球,一种比第一代球形气球更稳定的风筝气球。

    在首次“航母”试验之后,意大利海军参谋部看到法国率先使用水上飞机,决定为海军购置一些“比空气重”的航空器。1912年初,亚历山德罗·圭多尼(Alessandro Guidoni)上尉提议将防护巡洋舰皮埃蒙特号(Piemonte)改装为一艘飞机搭载舰,其不仅可以搭载水上飞机,也可以搭载陆基飞机。1910年11月14日,美国飞行员尤金·伊利(Eugene Ely)在伯明翰号巡洋舰(USS Birmingham CS-2)进行的历史性飞行可以证明,这个设想是可行的,但海军参谋部更愿意把轮式飞机留给陆军。事实上,圭多尼的远见卓识不仅体现在舰载轮式飞机上面,他也是鱼雷轰炸机的先驱。他在1913年设计制造一架双引擎鱼雷轰炸机的原型机,并在1914年进行了试飞。不幸的是,这架飞机成为了一场灾难(就像大多数同期的意大利飞机一样),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1913年7月20日,意大利海军创建了海军航空队(由朱利奥·瓦莱上尉指挥,他是一位见习军官,也是第一位乘坐气球飞行的意大利水兵),并装备了美国柯蒂斯公司和法国宝玑公司生产的水上飞机。 在1913年5月至1914年夏季期间,科蒂斯公司生产的水上飞机已经部署在了无畏舰但丁号,前无畏舰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号、罗马号以及装甲巡洋舰圣乔治号和圣马可号上面。然后,新兵种让这些飞机上岸,并给其一个更加灵活的替代品:把防护巡洋舰厄尔巴号改装为一艘水上飞机母舰。 同时,海陆战争的不同需求,将陆海军所属的航空部队逐渐分化为两个不同的组织。

1914年,但丁号战列舰正在起吊一架早期型柯蒂斯水上飞机。
亚历山德罗·圭多尼上尉在1912年提出的皮埃蒙特号防护巡洋舰改装方案,可以搭载水上飞机和轮式飞机。
由海军工程局亚历山德罗·圭多尼上尉设计并试飞的水上鱼雷轰炸机。

一战

     1914年7月28日,维也纳宣布向塞尔维亚宣战,此时意大利海军已经和德意志海军进行了五年的密切合作,与德国地中海巡洋舰分队(1912年成立)和奥匈海军的协作,在1882年签署条约组建的三国同盟内已经达到了很好的水平。虽然萨伏依与哈布斯堡之间的矛盾并未消除,但由于英国和法国在意土战争期间表现出公开的敌意,使意大利只能把和中欧帝国之间的友谊作为应对西方威胁的最佳方式。

    在这一战略框架下,1913年出任海军参谋长的保罗·陶内·迪·莱费尔(Paolo Thaon di Revel)上将提出的一项雄心勃勃的造舰计划全部得到批准(这几乎是意大利海军历史上唯一次):4艘卡拉乔洛级超无畏舰、3艘装备6英寸炮的高速无轻防护巡洋舰、3艘波埃里奥级(Poerio)驱逐领舰,这些军舰可以按照德国的要求,在西地中海典型意大利短腿驱逐舰的航程之外,与德国战列巡洋舰分队一起作战;以及足够数量的驱逐舰和潜艇,此外还没有忘记对新型潜艇的研究。这位新上任的参谋长也是一位革新派。他的想法(其中包括订购MAS机动鱼雷艇和在利古里亚海沿岸部署岸防用的装甲列车)为海军航空兵和潜艇部队带来了曙光,青年军官也乐于接受这些新想法,联合在一个“三维“的战区之下。

    1914年7月30日,虽然意大利一如既往地采取对抗英法的海军计划和战略,但是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蔑视政府和军队参谋的建议,决定不让意大利加入和德国、奥匈帝国对抗俄国、法国(当时认为英国不可能进行干涉)的阵营。这项决策一夜之间彻底改变了意大利的海军战略,迫使她选择在亚得里亚海对抗奥匈帝国。还好这也是意大利海军长期研究过的一种选择,其自1861年以来一直主张获得亚得里亚海和爱奥尼亚海的阿尔巴尼亚和希腊海岸的控制权。同时,1905年至意土战争期间意大利与奥匈帝国的紧张关系报名,奥匈帝国海军意图发展一支蓝水海军,冲出亚得里亚海。这一战略直指中东和东地中海,直接与罗马在阿尔巴尼亚的野心相冲突。

    随着战争的阴云在1914年末变得愈加黑暗,意大利海军扩大了海军航空兵的规模,并在厄尔巴号旁边新增了一艘水上飞机母舰欧罗巴号(Europa),其由货轮夸尔托号(Quarto)改装而来。这回应了英法早期发展的水上飞机“航母“皇家方舟号(Ark Royal)和闪电号(Foudre)。虽然意大利海军在1916年除役了厄尔巴号(事实证明,厄尔巴号太旧了,并且相对于她所要执行的任务来说太小了),但是欧罗巴号继续在瓦罗纳作为静态基地作战,她的两个机库可以停放8架水上飞机。

    由于亚德里亚海的狭窄水域和夜间打了就跑的主要战斗形式,因此无论是意大利及其盟友,还是奥匈帝国都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水上飞机母舰,从而限制了意大利“航母”部队的发展,直到1918年。但是,意大利海军航空兵却在战火中愈加发展壮大,规模呈指数级曾长,从1915年5月的15架水上飞机、2艘飞艇发展到了1918年11月的638架飞机(轮式及水上飞机,包括战斗机和轰炸机)、26艘硬式飞艇和13艘软式飞艇。

     战争结束时,意大利海军航空兵已经发展成为了一支强大而又成熟的空中力量,拥有精良的装备——自然而然地也会继续向前发展。英国人已经展示了海军航空兵发展的下一步:建造一艘真正的航母,能够起降轮式陆基飞机,特别是建造鱼雷轰炸机。意大利海军航空兵在1917年首次尝试研制鱼雷轰炸机(不考虑1914年圭多尼研制失败的试验机),最早使用的三引擎的卡普罗尼Ca.5,之后是尺寸较小不易受攻击的单引擎双翼轰炸机BR. I。意大利海军希望能像英国海军一样,尽快从1914年的皇家方舟式的水上飞机母舰进步到1918年百眼巨人号式的(能起降轮式飞机)航母。可是,这个过程却是出人意料地漫长而又艰难。

另一张厄尔巴号搭载鸢式气球的照片,摄于1914年。

权宜之计

    意大利海军在1919年研究了第一个航母方案。这项设计的基本构想是热那亚的造船巨头安萨尔多(Ansaldo)公司完成的——受英国百眼巨人号启发的平甲板航母,利用未完工的超无畏舰卡拉乔洛号改装,政府在1916年暂停了这艘船的建造。安萨尔多公司拆掉了船台上完工度不高的三艘姊妹舰,并计划为卡拉乔洛号的船体找到用处。虽然意大利海军参谋部对改装成航母感兴趣,但是意大利海军在1919年到1922年遇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预算相比1913年减少了20%。这项计划注定无法实现——即便是安萨尔多公司给出了更划算的替代方案,将她改装为高速水上飞机母舰。安萨尔多公司最后还是在1920年5月12日下水了卡拉乔洛号的船体,打算(后来取消)将她改装成一艘超级货船。

    1920年3月,海军部在乔瓦尼·塞奇(Giovanni Sechi)的领导下得出了结论,鉴于预算限制,选择最好的选择是发展鱼雷轰炸机加强意大利海军的陆基航空兵部队,同时订购能够伴随作战舰队行动的高速水上飞机母舰。虽然后一个选择没有真正的航母那么有吸引力,但海军部认为这是让意大利海军成为类似于英国地中海舰队那样的海军力量的第一步,至少是在组成方面。 1919年到1924年间,英国地中海舰队有两艘水上飞机母舰来支援战列舰组成的核心力量。根据1919年至1921年的研究,塞奇下一步计划可能是把莱昂纳多·达·芬奇号(Leonardo Da Vinci)战列舰改装为航母,这艘战列舰于1916年8月2日在塔兰托遭到奥匈帝国间谍的破坏而沉没,当时正在使用创新的水下打捞法进行打捞。

    意大利海军在1921-1922年计划中订购了一艘7000吨高速水上飞机母舰,但这艘船和同一计划中的两艘5000吨无防护高速巡洋舰一样,成为了随后预算削减的牺牲品。同年,意大利海军在1921年放弃了把达·芬奇号改为航母的研究,主要是因为这艘船太慢了,转而支持将其重建为没有原来的中部炮塔,只装备10门12英寸主炮的战列舰(后来取消)。同年,意大利海军抓住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获得它需要的水上飞机母舰。意大利国家铁路公司也感到预算紧张,放弃了1920年订购的4艘火车渡轮。意大利海军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了这些船只,把较小的两艘改装成潜艇补给舰沃尔塔号(Volta)和帕西诺蒂号(Pacinotti),另外两艘船改装成了皇家游艇萨伏伊号(Savoia)和水上飞机母舰朱塞佩·米拉利亚号(Giuseppe Miraglia)。

1919年提出的把未成的卡拉乔洛号超无畏舰改装成高速航母的方案。
安萨尔多公司在1920年提出的“经济型”替代方案,把卡拉乔洛号改装成高速水上飞机母舰。

    这艘排水量5400吨,航速21节的水上飞机母舰可以跟上意大利的五艘无畏舰(但丁号、加富尔伯爵号、朱利奥·凯撒号、安德烈亚·多里亚号、卡约·杜伊利奥号)。她的舰载机由水上战斗机(坎特 25 AR) 和侦察机(马基 M 10 AR)混搭组成,总共可以搭载在送到船上两部火药式弹射器其中之一起飞前,11架准备就绪的飞机和6架需要组装机翼的飞机。米拉利亚号于1923年12月20日下水,但在1925年12月快要完工的时候,不幸在风暴中倾覆。海军工程局(Navy Engineering Corps)的普列塞(Pugliese)少校巧妙构思的打捞行动拯救了米拉利亚号,他在未来主持设计了35000吨级的利托里奥级战列舰,参与过其他许多项目的设计工作,一直到1960年代。从1927年11月1日最终服役到1934年,米拉利亚号在作战舰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之后经过两次大改装,她的稳定性问题最终得到解决。可这令她的航速变得太慢,无法跟上意大利海军新型快速战列舰。虽然后面引入海因式着落垫,但米拉利亚号还是以辅助舰艇身份度过了余生,最后在1950年除役。

    米拉利亚号终究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到了1921年底,意大利海军再次考虑建造真正的航母,又打起了卡拉乔洛号船体的主意。此时其归Navigazione Generale ltaliana,一家意大利主要的航运公司所有,封存在那不勒斯附近的巴亚湾中,海军负责部分保养工作。

    在接下来1921-1922年召开的华盛顿海军会议上,意大利海军获得了60000吨的航母配额,与法国的配额相同。会议期间,意大利海军制定了航母建设的总计划:包括修订后的卡拉乔洛号改装航母(新增了类似于英国航母的舰桥)和2艘新航母(其中1艘排水量28000吨,另一艘排水量15000吨),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条约的配额。然而,和往常一样,财政问题让这些项目成为了一厢情愿的空想。而陆基航空兵在此期间唯一的进步就是,在1920年一个要求的直升机项目开发失败后,订购一种新的水上鱼雷轰炸机。

    1922年10月,墨索里尼上台执政,保罗·陶内·迪·莱费尔成为新任海军部长,因而意大利海军得到了足够的资金建造特伦托号和的里雅斯特号巡洋舰,这是意大利第一型两艘条约型巡洋舰。 1920年,意大利海军参谋部月刊 “Rivista Marittima”上首次提出了一种新的9000吨经济型航母方案,并在1923年获得批准。这个方案受美国航母兰利号的影响,有175米长的飞行甲板。不过,根据原来的1923年三年预算案,需要等到1924年底才能订购。

    然而,墨索里尼政府(经过四年的发展,它已经从传统的政治联盟演变为一个彻底的法西斯政权)对于海军来说是喜忧参半。1923年3月28日,它批准建立了独立的空军,其吸收了陆军和海军原有的航空兵部队,很快成为了意大利海军最为凶狠和危险的对手——排在1936年至1945年期间曾与其交手的西班牙、英国、法国、美国、德国和苏联之上。

SVA战斗机配备的着舰尾钩,由空军上尉德贝尔纳迪在1924年设计,计划装备在后来取消的平甲板航母上。
1932年,朱塞佩·米拉利亚号水上飞机母舰,背景是塔兰托号巡洋舰

不愉快的合作

   一战自然也对陆军的航空兵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战前象征性的68架飞机迅速增长到1918年10月的1158架飞机。急剧扩张的航空兵中的大部分人员来自骑兵和年轻的民族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通常是大学生)。骑兵部队带来了他们出身的优点:勇气、技能和保持优雅的心态。他们也有骑兵部队传统的局限性,包括对战略的无知(部队的最高军衔是上校),对后勤的漠视,以及认为战争是一件靠锐气取胜的事情。同时,飞行员的技术成为了衡量才华的主要标准。

    在经历了1919年至1922年失业的艰难岁月后,随着武装力量的扩大,许多原来的志愿兵再次加入军队。其中很多人在1920-1922年间参加了法西斯党和街头帮派活动,并感染了将政治与军事混为一谈的危险倾向。为了回报他们对法西斯的同情,让空军为“他”服务,墨索里尼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一直保持着对他们的偏袒。

    陆军给予了新成立的空军一笔不大的遗产——不到300架飞机,都是一战时期的古董。只有海军航空兵拥有现代化战机及其未来改进计划,在1923年有150架飞机。但是,保罗·陶内·迪·莱费尔拒绝完全交出海军航空兵,这是自1913年以来他一直极力主张发展的部队。最终的结果却是令海军满腹怨言的妥协。所有的飞机都归属于空军,但是原海军部队的作战使用、训练和纪律依然属于海军,并且意大利海军也有权使用自己的人员在混合机组中操作飞机。

    起初,在陆军将领阿尔贝托·邦扎尼(Alberto Bonzani)平淡而又诚实的领导下,意大利空军与海军的合作似乎令人满意。原海军人员在关键的后勤、技术和行政方面对新建立的军种也有帮助:弗朗西斯科·德·皮内多(Francesco de Pinedo)——曾创造记录的著名飞行员,成为了副参谋长,前述的亚历山德罗·圭多尼成为了技术部门主管。占总人数20%以下的原海军人员成为意大利空军的骨干,享有“狂人”的名声,他们至少拥有健全的军事常识。在空军的卡塞塔学院建设期间,海军在自己的里窝那学院指导了第一批空军学员,希望增进互相之间的了解并推进鱼雷轰炸机试验。因此,海军和空军继续联合开发一种高效的鱼雷投放系统,其投放速度和高度能够超过同一时期英法舰载机所能达到的如同自杀一般的200公里/小时和5米。

    1926年10月,伊塔诺·巴尔博(Italo Balbo)被墨索里尼火箭提拔为航空部长(他是在1922年10月带领法西斯分子向罗马进军的四位主要领导者之一,也是自1920年这场运动开始以来,墨索里尼周围最具野心和最显眼的人物),摧毁了空军和海军之间的合作氛围。为了成为墨索里尼的继承人,他愿意用新兴的航空事业作为垫脚石。巴尔博将他的热情和毋庸置疑的管理能力,集中在了争取追求“纯粹”空中力量的最狂热的支持者上面。随着这些少壮派的加入,他开始向那些半自主状态的海军航空兵装备宣战,比如鱼雷轰炸机,当然还有航母。他的主要目标是空军领导层内的原海军军官,特别是圭多尼和德·皮内多将军。 1928年4月27日,圭多尼在测试新降落伞时去世。1929年,巴尔博以一种更传统的方式清除了德·皮内多,并完成对空军中杰出的原海军人员的清洗,将其置于原陆军军官的控制之下。

    在这段困难的日子里,巴尔博萌生了著名的使用大量水上飞机进行远程飞行的想法。1928年,他获得了海军对这些冒险行动必不可少的支持。意大利海军为此提供了无线电和天气服务,更不用说派军舰在沿途提供直接支援,还临时指派精通远程导航的海军人员到飞机上。作为意大利海军与巴尔博合作的交换,他承诺最后取消对航母计划的否决——这也是他在1931年和1933年重新提议组建联合作战部门(自然是由他来领导)的时候,诚心做出的承诺。

    1926年底至1931年初,意大利与法国在巴尔干“冷战”对抗期间,海军航空活动证明是足够的。然而,在飞机采购过程中拥有管理控制权的意大利空军参谋部,使得空军不仅没有按照1923年妥协达成的协议,把空军中海军航空兵部队的规模提高到45个中队,还拒绝订购新机型,其结果便是海军的水上飞机很快就过时了。

   面对眼前日益恶化的局势,意大利海军提出了抗议,但是由于墨索里尼对空军的仁慈(他认为空军是唯一真正的法西斯军种,可以用来制衡拥护君主制的海军和陆军),抗议自然是无效的。相反,海军控制的航空资源继续受到侵蚀。1931年,意大利空军宣布1923年经妥协正式确立的联合管理制度已经过时,并命令海军只能控制自1925年起部署的陆基水上飞机和巡洋舰上搭载的弹射侦察机;意大利海军因此失去了拥有战斗机和轰炸机的权力。这项新安排在1931年1月6日编纂为法律,1937年2月22日又通过了一项更严格的法律,把所有能飞的东西都集中在空军手里。

    归根结底,意大利海军和意大利空军之间的重重矛盾严重阻碍了间战时期海军航空兵的有效发展。在许多方面,航母问题只是反映这种不幸局面。

为建造航母付出的努力

    1924年,先前所述的9000吨航母项目似乎进展顺利。在罗马附近机场搭建木制模拟甲板上,着舰系统成功地进行了对战斗机和鱼雷轰炸机的测试。意大利海军还在报纸上宣传了夏天进行的演习,希望能够引起公众航母问题和舰队对海军航空兵支援需求的重要性,以引起公众的注意。这次演习模拟护送一支船队从意大利到托布鲁克,并头一次把英国而非法国作为假想敌。可就在那一年结束前,海军预算有了新的削减,迫使9000吨航母项目取消。

   意大利海军没有被墨索里尼的强烈不满吓倒,在1925年提出了同样的计划,此外(在意大利海军高层半心半意的支持下) 来自海军工程局的朱塞佩·罗塔(Giuseppe Rota)提出了混合型巡洋舰的设计方案,其船尾设有坞舱,可以容纳四艘MAS艇。可在1925年8月11日举行的会议中,墨索里尼亲自否决了这些项目,只许海军订购两艘10000吨级的条约型巡洋舰抗衡法国刚刚订购的两艘同型舰(几周后,甚至连这些都取消了)。1926年,圭多尼提出了一种双体航母(排水量3500吨,航速33节)的最初方案。这艘船反映了他在双体船和三体船方面的世界权威地位,但动力系统显然不切实际,由4台用于14节巡航的柴油机和96台用于高速航行的800马力菲亚特A.25航空发动机组成。1926年秋,上帝关上了另一扇门,持续的财政危机(这是自1920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令Navigazione Generale Italiana公司放弃了卡拉乔洛号的船体,当时船体仍封存在巴亚湾,次年废弃。

    这项决定粉碎了意大利海军任何实现航母梦的机会,至少在短期内如此。一战结束后,意大利造船厂的产业重组导致船台数量减少,能建造长度超过200米船体的只有三个:两个在热那亚的安萨尔多公司,另一个在的里雅斯特。此外,安萨尔多公司实际上只有一个船台具备这个能力,1924年至1926年罗马号和奥古斯都号这两艘30000吨级邮轮建造工作的拖延可以证明这一点。第68页的图表证明,由于缺乏增加大建方式的政治意愿,1924年至1931年间都没有建造航母的机会。

1924-1932年意大利造船厂大型船台的占用情况,星号是为计划建造的阿根廷巡洋舰预留的船台。

    1927年12月26日,关于航母的辩论再次进入政府议程,出现在巴尔博和海军参谋部召开的会议上,由墨索里尼裁定。意大利海军这边领头的是年轻的罗密欧·伯诺提少将(Romeo Bernotti),他是到那时为止意大利最杰出的航母支持者,在“Rivista Marittima”杂志和报纸上发表过文章。他也是一位出色的理论家,在六天前任命为海军副参谋长。在这次论战中,伯诺提激烈地为自己的观点辩护,即意大利需要一艘小型航母,类似于日本刚刚宣布建造的8000吨航母龙骧号,以获取这类军舰的使用经验。弗朗西斯科·普里科洛(Francesco Pricolo)上校为空军提出了一个不那么有说服力的例证。他在发言中声称:地中海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水坑,这让巴尔博越来越恼火,并用尖锐地斥责了他一声”闭嘴,白痴!”。

    无论普里科洛的措辞是否不当,辩论的结果已经定了下来:海军参谋长在伯诺提的抗议下,宣布意大利海军接受现状。作为巴航母项目推迟到下一个海军计划(这是意大利海军的第一个四年计划,从1927年持续到1931年)的交换,海军会立刻得到两艘扎拉级重型巡洋舰的订单,以保证在这个计划的最后一年前抗衡法国海军未来建造10000吨级巡洋舰。在谈判中,巴尔博不顾他那些空权论鼓吹者的反对,同意海军研制一直以来渴求的鱼雷轰炸机,并最终建造一艘航母(舰载机由空军飞行员驾驶——这个做法与间战时期的英国海军航空兵并没有什么不同)。

    终于到了1932年,经过这四年的停歇之后。海军提出了新的航母项目——这次来自海军工程局的朱塞佩·维安(Giuseppe Vian)设计的16000吨航母方案,与早年罗塔的设计一样,其保留了容纳MAS艇的坞舱。一切似乎都为这艘船最后下订单准备好了。可是命运再次捉弄了意大利海军。

圭多尼在1926年提出33节,3500吨的双体航母方案,动力系统由4台柴油机和96台菲亚特800马力航空发动机组成。
“罗塔项目”的模型照片,这是一种配备8英寸火炮的航空巡洋舰,尾部设有容纳MAS艇的坞舱。
“维安项目“的模型照片,其为1932年设计的16000吨航母方案。

    经历多年经济增长后(1920年至1931年,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95%),192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地波及到了意大利。政府立即削减了军队预算,意大利海军的高级需求被迫让位给传统上更重要的陆军。陆军需要花费两倍的海军预算,以维持用一战遗留下的武器武装的30个师。

    海军对航母的需要也受到了意大利各大船厂争霸战的阻碍。当时意大利政权的二号人物科斯坦佐·齐亚诺(Costanzo Ciano),他是一战中的MAS艇英雄,也是未来更出名和不幸的外交部长加莱阿佐·齐亚诺的父亲,还是唯一从一开始就加入法西斯运动的海军高级军官。在1920年代,他与安萨尔多公司建立了密切的关系。随着1931年预算危机的到来,齐亚诺为安萨尔多公司争来了一艘10000吨级巡洋舰波尔扎诺号的订单。后者的设计改良自特伦托级,而不是更新、性能更均衡的扎拉级,以确保不用向安萨尔多公司的竞争对手奥特罗·特尔尼·奥兰多公司(Odero Terni Orlando,简称OTO)支付特许费。

    1929年至1933年,原军队将领乌戈·卡瓦莱罗(Ugo Cavallero)担任安萨尔多公司总裁,曾任战争部长和墨索里尼在陆军部的副手,这使得该公司的地位几乎坚不可摧。安萨尔多公司在合适的时间里得到国家的少量订单获取资金,但此时其竞争对手的里雅斯特技术公司(Cantiere Tecnico Triestino)却无所事事,诺大的造船厂里只有起重机和挖泥船在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向的里雅斯特造船厂的订购一艘航母(如果是在1932年的头几个月,似乎仍有可能弄到足够的经费)就能满足墨索里尼不断宣称的就业均衡。但是,安萨尔多公司的游说团体扼杀了这年的航母项目,其希望与盟友菲亚特集团以前吞并里雅斯特技术公司及其重要的机械厂,从而在意大利造船业获得近乎垄断的地位。

   然后,海军敦促空军重新引入鱼雷轰炸机。虽然巴尔博同意了,但是意大利空军普遍认为,鱼雷轰炸机就像特洛伊木马,能让意大利海军恢复对轰炸中队的控制,或许在未来还能收回原来的陆基航空兵。海空军随后在1933-34年(1927-31年被迫中断)进行了试验,动用了几架 S.M.55水上飞机和一些奥匈帝国的旧式鱼雷,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对鱼雷轰炸机的探索再次无果而终。

    1934年,海军想通过购买一些Cierva C.30旋翼机来绕开空军对飞机垄断。 1935年1月,在阜姆号巡洋舰搭建的木制平台上进行的测试取得了较好的结果,即使旋翼机的航程和可靠性使其无法具备真正的军事价值。海军随后从英国购买了另外两架旋翼机,开展进一步的测试,同时考虑在新的35000吨级战列舰上搭载其的改进型号。但是,意大利空军的参谋人员很快跑到了威尼斯宫,向墨索里尼宣称他们有垄断任何一种飞行器的权力,墨索里尼一如既往地偏袒它们。C.30在1935年9月如期交给了意大利空军,然后在两周内由于一连串的倒霉事故坠毁。

1931年1月,Cierva C.30旋翼机在阜姆号巡洋舰搭建的木制平台上试飞。
首次着落的Cierva C.30。空军在1935年9月接管了这些飞机,两架飞机都在几周内坠毁,确保它们永远不会在未来的35000吨级战列舰上搭载。

    海空军内讧期间发生的外交事件让发展航母成为了当务之急。当时英国和意大利在经济和殖民事务方面的政策上发生了冲突,这是自1925年以来两国间首次出现对抗的威胁。当时英国可以部署六艘航母,其中三艘速度较快,并且至少有一艘常驻地中海。由于需要有效的对抗手段,意大利海军高层计划在1931年至1934年间,把大型邮轮萨伏依伯爵号(Contea di Savoia)和国王号(Rex)改装成可以搭载30架水上侦察机和战斗机的舰队型飞机弹射船,另将5艘较小的14节邮政货船爱琴海号(Egeo),埃及号(Egitto),巴里城号(Citta di Bari),菲利波·格里马尼号(Filippo Grimani)和皮耶罗·福斯卡里号(Piero Foscari)改装成护航型飞机弹射船。这种方法远不理想,因为商船没有防护,并且到了1935年,水上飞机几乎无法对抗航母搭载的轮式战斗机,但面对当时预知的威胁,这是唯一的选择。

    1934年2月,在新任参谋长多梅尼科·卡瓦尼亚里(Domenico Cavagnari)上将的领导下,罗马与伦敦间不断加剧的东非危机再次激发了海军对航母项目的兴趣。他立即拒绝了意大利空军支持的一个项目,即建造一艘类似于日本最近公布的千岁级高速水上飞机母舰,前部配备两座三联装55倍径152毫米火炮,因为这不过是一个米拉利亚号的30节替代品。尽管空军一再反对,但是卡瓦尼亚里和他的大部分参谋人员都极力主张建造一艘真正的航母。

    首先研究的是把旧式无畏舰多里亚号和杜里奥号改装成航母。但由于此前类似的达芬奇号改装项目因速度和船体结构问题而遭取消,让这位海军上将在一周内放弃这个选择。然后海军参谋部委托翁贝托·普列赛设计了两套航母方案,现在他已经牢固地确立了自己在军中的名望。初始方案排水量22000吨,放弃了容纳MAS艇的坞舱。但是,卡瓦尼亚里正确地意识到,自1933年起担任海军部长的墨索里尼会因为价格否决这个项目。卡瓦尼亚里觉得普列赛类似的14000吨项目是理想的解决方案。这项设计是在1936年7月完成的,参考了美国突击者号航母。1937年利托里奥号战列舰下水后,其可以在安萨尔多造船厂的主船台上开工。

翁贝托·普列赛在1935年构想的22000吨和14000吨航母方案。

    1935年夏末,由于意大利在埃塞俄比亚问题上与英国的对立日益严重,卡瓦尼亚里提出将罗马号邮轮迅速改装为一艘应急航母。虽然凭借她原有的动力,航速只能达到21节,但她可以为海军未来建造14000吨航母的积累经验,并协助两艘较老的多里亚级战列舰保卫塔兰托湾,抵抗英国地中海舰队。当时,两艘加富尔级战列舰的重建仍在初期阶段,而新的35000吨级战列舰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服役。

    1936年,海军研究了一个类似的项目,将奥古斯都号邮轮改装为另一艘慢速航母。不过,卡瓦尼亚里认为这两种设计都太容易受到来自水下的威胁。1936年夏天,曾主持开发意大利海军弹射系统的路易吉·卡托尼奥(Luigi Gagnotto)上校完成了一个更具雄心的设计,按照英国暴怒号航母对罗马号进行改装。他根据预计可以使用的菲亚特都灵工厂在1915年提出的18000匹马力新型柴油机,设计了罗马号和奥古斯都号的现代化改装方案——这能够把提升到26节。这一改进让意大利海军有了真正的舰队航母,而不是辅助性的护航航母。最后的结果是,虽然其在纸面上令人印象深刻(按照计划,只需12个月即可完成改装),但由于这些船没有水下防护,参谋部并不喜欢。这个改进版应急航母方案在同一年搁置,因为菲亚特宣称自己无法完成当年承诺的大型柴油机样机——结果在1937年、1938年和1939年,它也未能交付。

    同时,1935年8月,空军传统上反对海军航空兵的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当时意大利空军参谋长朱塞佩·瓦莱(Giuseppe Valle)在一次内阁会议上承认,他的部队面对英国作战舰队无能为力,除非招募志愿者撞击英国军舰;即使是在后一种情况下,他那些只能挂载小炸弹近程轰炸机(仍然是1919年的单引擎双翼轰炸机BR. 1)也不能给英国军舰造成什么伤害。空军的无能让卡瓦尼亚里有机会在惊愕的墨索里尼面前陈述自己的需求:首先是远程陆基轮式鱼雷轰炸机——实际上就是S.M.81三引擎轰炸机,巴尔博批准要大规模生产的革命性轰炸机。1933年11月,巴尔博被解职并被发配到了利比亚,成为了这块殖民地的新总督。第二是航母必须的战斗机和单引擎鱼雷轰炸机。

    1936年8月,意埃战争结束,意大利重新恢复了与英国间有益的合作关系。1936年4月,墨索里尼与英国进行秘密谈判,7月经济制裁正式结束,本土舰队从地中海撤出,英国对意大利出口产品暂停征收一年的关税。这扫除了促进海空军有效合作的外部动力。尽管海军已经为此订购了战斗机(卡普罗尼Ca.165双翼战斗机)和鱼雷轰炸机(给Z.1012公务机换装马力更强的伊索塔·弗拉西尼航空发动机,至少在理论上,其性能近似于日本的九七式舰上攻击机),但建造14000吨航母的希望就此破灭。

    在这个时候,最近征服的东非帝国的需求促使墨索里尼全面削减军事预算。战争部长埃托雷·巴伊斯特罗基(Ettore Baistrocchi)立即警告说,如果没有准备改进三军的计划:“领袖,你将失去你赢得的帝国”;然后他就因为直率而被解职。更圆滑的卡瓦尼亚里在1937年提出要整合作战舰队和未来在东非部署的远洋型轻巡洋舰分队,因而需要两艘现代化的航母。可他只获准继续研究航母(这把1936年设计的最终排水量提升至15,000吨)。

    1936年,陆基鱼雷轰炸机的发展也陷入了停顿。海军对航空鱼雷原型的性能很满意:其能够在高度100米、时速300公里的情况下投放——这两项时都是世界纪录。即便是当年英国使用的同类武器也做不到,但意大利空军将要求分别提高到了300米和500公里。这种的责难让鱼雷轰炸机试验又进行了两年,除了因为纯粹的宣传,两架S.M.81原型机中的以一架在1936年12月举行的米兰航展上展出。

    之后,1936年8月5日,一打由意大利“志愿者”驾驶着的S.M.81轰炸机在直布罗陀海峡击退了一队西班牙共和军的驱逐舰,并击伤了勒班陀号(Lepanto),成功掩护了一支重要的国民军船队从摩洛哥安全抵达西班牙。出于战略和宣传方面的原因,这次行动意义重大,因为在1936年9月29日,新服役(只完成部分舾装)加那利号(Canarias)重巡洋舰和塞维拉号(Cervera)轻巡洋舰,从国民军在大西洋的基地维哥出发,通过击沉西班牙共和军的费尔南德斯海军上将号(Almirame Femmdit)驱逐舰,夺取了直布罗陀海峡的控制权之前,这是唯一一次向海峡对面的国民军支援重武器。

    这场来自西班牙的政变让空军重新确立了在墨索里尼心中的特权地位,而在1936年12月瓦莱戏剧性地展示了S.M.85俯冲轰炸机的原型机,令这次成功得到加强。墨索里尼相信这是他在一日之内瓦解地中海舰队的关键,年轻的加莱亚佐·齐亚诺(他本人是一名飞行员,但不常与海军保持友好关系,即使那是他父亲职业)将此事记录在了他的著名日记里。

    1937年和1938年没有任何重大进展。期间卡瓦尼亚里在参议院发表讲话,暗示墨索里尼,虽然意大利海军在地中海不需要航母,但是在红海和直布罗陀以外,她们还是必不可少的,而且根据墨索里尼的帝国政策,意大利海军有望向印度洋和大西洋投送军力。虽然如此,海军要求的两艘15000吨航母遭到拒绝,鱼雷轰炸机仍然是试验的奇物;唯一的进展是升级罗马号邮轮应急改装计划。

   与此同时,意大利空军声称已于1937年5月21日在阿尔梅里亚港炸毁了西班牙共和军的无畏舰海美一世号(事实上,5架S.M.79轰炸机仅命中了几颗50千克炸弹,造成微不足道的损伤。海美一世号在1937年6月17日沉没,源于一场意外的内部爆炸)。可是,在1938年4月至7月间,虽然出动了几百个架次,但是自吹自擂的意大利轰炸机部队还是未能在海上击中哪怕一艘西班牙共和国的货船。

这一失败连同1939年意大利驻巴利阿里的轰炸机对西班牙共和国在地中海的最后港口里的商船和军舰最后取得的战果。令意大利空军制定了新的对舰水平轰炸作战条例:使用大量的50公斤和100公斤炸弹覆盖泊锚的目标,因为使用较大、携带数量较少的250千克,500千克和800千克炸弹,在海上的命中率几乎为零。

    墨索里尼寄希望于空军在1939年3月后引进的新型俯冲轰炸机能作为一支有效的反舰武器;可是,在实际使用中,S.M.85暴露出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战争期间,这种飞机没有进行过攻击,迫使意大利空军在1940年9月从德国购买并使用Ju.87俯冲轰炸机)。尽管这再次显示了空军的无能,但是墨索里尼对空军的信心(到1940年秋为止,他一直奉行的军事政策)并未改变。  ‘

    苏德台区危机期间,意大利海军曾考虑将波尔扎诺号巡洋舰(海军把她称之为华丽的错误“)改装成航空巡洋舰;她将保留A和Y号炮塔,但舰体中部会搭建机库和飞行甲板,连同一座舰岛,还有四部弹射器。用来弹射一打水上飞机,舰载战斗机可能是Ro.51(一种最高时速480千米的现代化战斗机,其原型机在1938年的试飞中坠毁,因此从未投入生产)。危机解决后,整个研究很快就被否决了。

1939年3月,海军按照惯例再次提出订购两艘15000吨航母。这一次,由于空军在旷日持久的关于航空鱼雷之争中表现恶劣,政府似乎倾向于接受海军的要求。其实,最新的两艘35000吨级战列舰罗马号和帝国号计划在1939年底和1940年春下水,她们下水后腾出的船台即可用来建造航母。1939年的硬通货危机让意大利海军只列编了两艘科斯坦佐·齐亚诺级巡洋舰。不过,普遍的共识仍然是航母将在次年订购,并分别于1943年和1944年服役。

1940年6月10号:保罗·陶内·迪·莱费尔(图中留小胡子的人)和海军参谋长多梅尼科·卡瓦尼亚里上将领着一群海军将领走过威尼斯宫前祖国祭台的台阶。

    但泽危机和随后战争的爆发促使卡瓦尼亚里启动了利用罗马号邮轮应急航母改为计划。根据1936年卡托尼奥的设计,海军于1939年9月11日从纽约召回了她,并打算在12个月内完成改装工座。然而,期待已久的菲亚特大型柴油发动机仍然不能使用(它们直到1943年春天才准备好);因此,在1939年10月,罗马号改装航母项目列入优先度较低的事项,后来由于意大利的“非交战”中立态度暂停。1939年9月,瓦莱再次表露出了紧张的情绪,公开承认空军无法对英法作战舰队采取有效的行动。之后,鱼雷轰炸机问题似乎神奇地解决了,政府下令为意大利空军订购两个联队(总计约一百架S.M.79鱼雷轰炸机)的鱼雷轰炸机;同时,空军为Caccia Marittima(海军战斗机,其最后一个编制自1931年9月以来旧驻扎在多德卡尼斯群岛,装备缓慢的Ro.44水上飞机,最终在1941年6月解散)订购了第一批12架卡普罗尼·维佐拉F.5舰载战斗机,并为海军指定并采购了未来的缓慢航母所需的无线电系统,便于对它们的控制。

    瓦莱由于一些不当言论(最重要的是,他后来支持了战争部副部长和陆军参谋长阿尔贝托·帕里亚尼将军,他曾鼓动趁英国军队于1939年2月开始在中东集结之前对埃及发动突然袭击),导致他被内阁中由外交部长齐亚诺的有权势的中立派免职。他的继任者弗朗西斯科·普里科洛是齐亚诺的得意门生,自1920年代以来一直是海军航空兵狂热的敌人,也是1927年那场关键的航母辩论中臭名昭著的“地中海水坑”论的提出者,凭借精明的操作,能够悄无声息地扭转整个海军航空的发展势头。首先,他将F.5型战斗机(1940年8月交付)分配给了“防卫罗马”的任务,因为它们是意大利空军唯一配备了无线电的战斗机。而后,在1939年11月15日,他任命弗朗切斯科·马里尼 (Francesco Marini )去填补Aviazione della marina(空军的水上飞机部队)指挥官的空职(在空缺了8年之后!)。

    1940年3月下旬,战争威胁的与日俱增,意大利海军开始动员,这让卡瓦尼亚里再次要求改装罗马号。不过,此时这艘邮轮正搭乘着数千名犹太乘客逃离欧洲,由于1940年3月1日后英法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封锁,她直到1940年6月5日才返回意大利。可是,预计在热那亚安萨尔多造船厂进行的改装工作从来没有开始过,因为菲亚特的柴油机远未准备好。政府在几周内放弃了整个项目,他们认为战争将在三个月内结束(更不用说空军对此事一直缺乏热情)。

    到了1940年7月9日卡拉布里亚海战,一方面是意大利空军轰炸机明显的失败,另一方面从鹰号航母和陆基机场起飞的剑鱼式鱼雷轰炸机构成的威胁,这才让海军突破普里科洛的心理防线并得到:

– 小规模的S.M. 79鱼雷轰炸机中队投入使用;

– 增加侦察飞行次数,6月和7月的侦察飞机出现了太多误报和未发现敌方战舰的情况;

– 重新启封航母的档案;

– 提议在海军的监督下开发一种用于反潜作战的新型直升机,同时还可以用来支援山地部队。

    为了立刻满足海军的需求,卡瓦尼亚里提议紧急改装50,000总吨的邮轮国王号和萨伏伊伯爵号。这些巨舰航速高达27节的航速,只需搭建飞行甲板和一座小型舰岛就可以和作战舰队一同作战,即使她们缺乏水下防护,还要解决这些样的船不可避免带来的诸多后勤需求。可是,这些船“巨大的经济价值”引发了法西斯商船部长霍斯特·文图拉(Host Ventura)和航运游说团体的强烈抗议,并在同月否决了这一提案。

     海军随后研究了把帝国号战列舰改装为航母,在威尼斯海军造船厂博物馆可以看到其中提议的一个改装方案的模型。 1940年10月,就在罗马号邮轮按照1935年的“慢速”方案进行改装前,空军宣布了一个令海军惊讶的消息,他们最多只能提供一种新设计的水上战斗机,现在其仍在进行风洞测试的原型阶段;没有提供用于航母的战斗机或是攻击机,因为他们缺乏配备折叠机翼的单翼机所必须的经验和研究。

1941年6月10日:意大利海军领导人聚在一起纪念开战一周年。第一排从左到右分别是卡瓦尼亚里、保罗·陶内·迪·莱费尔和卡瓦尼亚里的继任者,海军参谋长阿尔图罗·里卡尔迪上将。

    1940年11月,意大利海军在塔兰托遭到舰载鱼雷轰炸机的沉重打击,以及随后的斯帕蒂文托角海战(虽然皇家方舟号上的剑鱼式鱼雷轰炸机的攻击没有取得战果,但是仍令人印象深刻),迫使卡瓦尼亚里再次向墨索里尼请愿。可是,1940年12月7日,卡瓦尼亚里的公文包里装着一份紧急备忘录,建议迅速改装萨伏亚伯爵,领袖却把他解职了,因为他“在海军中太令人讨厌了”。之后,领袖任命卡瓦尼亚里的老对头阿尔图罗·里卡尔迪(Arturo Riccardi)来接替他的职位,后者坚决主张保护商船航线是胜利的关键。

    里卡尔迪比他的前任更精明,放弃了萨伏伊伯爵号改装航母项目,把精力放在了罗马号邮轮上面。真正的问题在于航速,他的想法是使用两艘罗马统帅级轻巡洋舰的动力系统(来自科尔内利乌斯·苏拉号和保卢斯·埃米利乌斯号),后者的建造工作在1940年6月意大利参战后暂停。1941年1月,来自海军工程局的朱塞佩·博佐尼(Giuseppe Bozzoni)和卡洛·西吉斯蒙迪(Carlo Sigismondi)提出了这个建议。然而,空军在那个月表示他们无法在两年内交付配备折叠翼的单翼战斗机或攻击机。再加上政府拒绝从持久战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使得这个项目陷入停顿。

艺术家笔下的1940年萨伏伊伯爵号改装方案。

    1941年3月底,以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为首的意大利舰队不明智地进入了克里特岛水域。然后遭受空袭,最后以夜间马塔潘角附近灾难性的失败告终。这场海战带来的冲击让意大利海军的航母计划再次出现转机。墨索里尼公开支持罗马号邮轮的改装。1941年6月,快速解决地中海战事的希望破灭后,这个项目在意军新任总参谋长乌戈·卡瓦莱罗的支持下再次提出,他也是十年前安萨尔多公司的总裁。虽然此刻航母计划得到了战争形势和有影响人士的支持,但是普里科洛继续抗议道,改装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并且意大利现在的技术水平无法让飞机降落到航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意大利海军自1925年以来水上侦察机一直使用的弹射器弹射飞机。

尽管空军一再拖延,但是在卡瓦莱罗的授意下,政府最后还是在7月9日批准了海军的飞机弹射船(lanciaerei)项目,并得到了卡瓦莱罗的祝福。合同规定的交付时间在12个月之后。然后,海军发现自己没有适合航母的飞机升降机设计,只有十多年前为扎拉级巡洋舰设计的升降机。由于飞行甲板能够停放的飞机(10架Re.2000战斗机,维尔斯基P-35战斗机的改进型)实在太少了,唯一的选择是毕恭毕敬地去找德国人。据了解,从未完工的航母齐柏林伯爵号上的升降机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模拟测试。在1941年9月意大利访问德国之后,德国海军提供了超出预期的援助;德国人不仅分享了所有在1936年从英国和后来从日本获得的所有(较为稀少)关于航母的信息,而且提供了已经为制造的所有资材(飞行甲板、弹射器、着陆拦阻装置和两部升降机),后者已在1940年废弃。

天鹰号和齐柏林伯爵号飞行甲板对比图,双弹射器布局体现了德国对意大利航母设计的影响。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促使里卡尔迪要求建造一艘真正的航母,而非一艘简易的飞机弹射船,当然完工日期会不可避免地拖延到1943年。卡瓦莱罗同意了,并在1941年11月说服墨索里尼普把里科洛解职。这最后的成果更多的是源于两位将军之间个人对抗,因为他们都渴望得到领袖的青睐,而不是空军与海军之间惨烈斗争的最终结局。不过,令海军高兴的是,意大利空军新任参谋长里诺·科索·福吉埃(Rino Corso Fougier)自1926年来第一次主张在两个军种之间建立有效的合作伙伴关系,即便他的参谋们一再抵制。现在的问题是,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来把握住再次到来的机会。

和时间赛跑

    1941年11月,罗马号邮轮的改装工程在热那亚开始,并迅速推进,并加入了一些实用的设想,例如使用混凝土作为水下防御系统(一种比原先预期更有效的补救措施);用柚木和红木覆盖的飞行甲板,这些木材都是从原先邮轮上拆下来的。

    热那亚自1941年2月以来旧没有遭到轰炸,但在1942年11月,英国空军的轰炸机在半夜空袭了造船厂,所幸天鹰号只是甲板受到了一些轻微的损伤。意大利海军吸取教训,把未完工的轻巡洋舰科尔内利乌斯·苏拉号的船体改装成一艘伪装航母。不过,这两艘船的长度差别很大,令这个诡计的效果大打折扣,但它产生了苏拉号航母改装项目的传言,其最早见于1945年版的简氏舰船年鉴,此后许多历史学家也提到过。

    1942年,意大利第一个真正的航母项继续进行,并于1942年2月重新命名为天鹰号(Aquila),这让意大利海军参谋部决定征用罗马号的姊妹舰奥古斯都号。最初的构想是将其改装成一艘名叫隼号(Falco)的同型舰,但此时德国人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航母项目,拒绝提供额外的资材,意大利海军转而选择将其改装成一艘简易的大型护航航母。1943年,后者更名为鹞鹰号(Sparviero),以免与原来的设计混淆。它基于1935年的旧项目,但采用舰岛和传统的飞行甲板替代原先在舰首设置狭长的弹射器的布局。由于现代化的战斗机无法在这样的航母上起降,所以鹞鹰号计划配备的舰载机是Ro.63的短距起降侦察机。其类似于德国著名的Fi 156 “鹳”,将用来执行反潜任务。

天鹰号航母,这是她的最终形态。

同时,美国的案例让意大利海军掀起了护航航母热,考虑把现代化的海军油轮斯忒洛珀号(Sterope,19.641总吨,航速14节),以及类似速度更快的意大利石油总公司的两艘民用油轮朱利奥·焦尔达尼号(Giulio Giordani)和塞尔吉奥·拉吉号(Sergio Laghi ,两艘船都是10.500总吨,航速16节)改装成护航航母。然而,这个计划只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因为1942年末北非交通线迫切的需要高速油轮,意大利很难承担这样的奢侈品。追求航母的热情开始弥漫,参谋部甚至开始把受损的波尔扎诺号巡洋舰改装成另外一艘飞机弹射船。1942年8月13日,这艘巡洋舰在帕纳雷阿岛被英国潜艇击伤。这个想法建立在波尔扎诺号的舰体和后部动力仍然完好的基础之上的。1942年秋她在那不勒斯修补,随后前往拉斯佩齐亚继续修理。不过,这项提议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海军的首选是把这艘巡洋舰改造为一艘平甲板轻型航母。1942年12月,海军考虑对法国巡洋舰福煦号(Foch)进行同样的改装。1942年11月27日法国舰队自沉事件后,这艘巡洋舰坐沉在土伦港。

 1943年1月,虽然火炬行动已经开始,但是意大利海军依然保持着乐观的态度。突尼斯滩头堡的坚守成功,德国和意大利机动部队从埃及成功撤退,以及英美军队在突尼斯试图占领比塞塔时的拙劣表现。使德国成功说服墨索里尼和意大利军队,在之后的夏天反攻摩洛哥是有可能实现的。按照这一预测,意大利海军将为沿着阿尔及利亚海岸航行的船队护航,同时作战舰队将在1944和1945年封锁直布罗陀海峡,因此需要航母部队的支援。但是,这些一厢情愿的想法都在1943年3月初结束了,对阿尔及利亚进攻的失败表明,北非轴心国军队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坚持下去。

    1943年4月,前线形势的恶化和福煦号的受损情况(直到重新浮起后才得到完全体现),扼杀了任何更进一步的幻想。波尔扎诺号由于改装优先度叫低,现在重新列入巡洋舰。鹞鹰号的改装工作也在同一个月暂停。此时,天鹰号成为了意大利航母的最后希望。

    在1943年春天,由于盟军对意大利北部的轰炸,导致意大利的大部分工厂开始疏散,使得天鹰号的改装工程略有延误,但是天鹰号仍然有完工的希望。其舰载机的研制也同样保持正轨。在1941年12月决定用性能更强的Re.2001战斗机替代原先计划的Re.2000战斗机后,1942年进行了弹射系统和着落装置的试验。顺便一提的是,1942年5月9日,停泊在塔兰托港的米拉利亚号弹射了一架Re.2000战斗机,随着在舰队上空进行飞行特技表演。在场的水兵一片欢呼,他们相信自己终于能够得到自开战以来就缺少的侦察机和鱼雷轰炸机的保护。从1942年10月开始,海军署在利托里奥号,维内托号和罗马号战列舰(每艘船搭载1到2架)上部署了几架Re.2000弹射战斗机,替换原来的Ro.43水上飞机。

    在飞行甲板上着陆要比起飞要复杂得多。直到1943年3月,在佩鲁贾机场搭建的天鹰号模拟飞行甲板上进行了数月的试验,并对阻拦装置进行了许多修改之后,意大利和德国的工程师才相信自己已经设计出了一种可行的着舰系统——即便不太理想。飞行员的培训和在里雅斯特的加富尔号战列舰进行通讯系统测试于1943年春开始,并一直持续到9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只是在意大利停战之日,把Re.2001的战斗挂载从一颗500千克炸弹增加到一枚450毫米鱼雷的尝试还停留在原型阶段上。

    1942-43年冬,比亚乔PD.3型直升机的测试已经证明,这种新机器初期遇到的问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1943年5月,瓦莱领导的参议院的海军航空游说团主张从德国购买已活跃在的爱琴海Fi282小型直升机,并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试验。但是,意大利的停战终止了飞机的交付。

    1943年6月,抵抗本土入侵的压力迫使意大利海军参谋部在经过两个月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停止天鹰号,以及所有战列舰和巡洋舰的建造和改装工程。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人力和电力资源都转移到了驱逐舰、雷击舰、MAS艇和潜艇的建造上。这项决策决定了天鹰号的最终命运。无论如何,这艘船至少要等到1944年春末才能完工。并且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她也要等到1945年才能得到受过训练的机组和舰载机并服役。在过去的20年里,意大利错过了太多进入航母俱乐部的机会。

比亚乔PD.3型直升机在1942-1943年冬进行了首次测试,初期的问题令这台新机器罢工。

事后之见

    除了卡拉乔洛号船体的机遇,意大利选择现代化航母的最后机会是维安在 1932年提出的项目,这艘航母可以匹敌法国的贝亚恩号,并为意大利海军积累海军航空兵方面的宝贵经验,即便失败,其影响也不会完全消散。 1936年后,随着高速水上飞机母舰项目最后取消,意大利的有限造船能力和海军经费都优先用在了战列舰新建和改装上,这让意大利海军在1944年前欧洲任何势力挑起战争时,对航母的需求只能依靠应急设计来解决。事后看来,对于一艘战时航母来讲,剩下的机会是罗马号邮轮在1939年秋进行的飞机弹射船改装计划。虽然这并不是上策,但对舰队来说仍然十分有用:侦察能力将得到大幅提升。鉴于1943年夏天,战争形势让安萨尔多造船厂重新分配原本用于天鹰号航母建造的资材和造船工人,建造另外7艘白羊座级(Ariete)雷击舰,替换那艘不幸的、被寄予厚望的船。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罗马号的改装十分划算,如果能完工的话,对意大利的战争生产影响不大。

战后及与犹太人的秘密交易

    1943年9月8日停战的那段日子是现代意大利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但在12个月后,和盟军联合作战的意大利海军依旧保持着很好的士气。地中海对德国的战事正在结束,扫雷、运输和后勤补给成为了意大利海军的主要任务。这时,意大利海军领导层特别是海军参谋长德·库尔唐(de Courten)上将开始研究战后舰队的构成。

    相信盟军慷慨许诺的库尔唐自1944年9月开始,就打算在战后用两艘护航航母充实舰队。这将以1942年的斯忒洛珀号改装项目为基础,通过改装两艘意大利油轮来完成,同时考虑和盟军航母一起行动获取相关经验,并仔细观察他们的空中作战和装备。 1945年4月,在热那亚的天鹰号重回意大利手里,虽然船体受损,但是仍有修复利用的价值,海军打算让她重新服役。可是,1947年和平条约中出人意料的苛刻条款禁止意大利拥有航母。意大利对平顶船的追求似乎已经完整地转了一个圈:从有能力但缺乏意愿,到有意愿却没有能力。不过,这个条约并没有阻止意大利海军继续秘密开发运作航母所需的配套设施,但是意大利海军懊恼地发现,这要比实际建造航母更加困难。

    1948年1月,弗兰科·毛杰里(Franco Maugeri)上将在德·库尔唐退休后担任参谋长,他曾在二战期间领导意海军情报部门。自1945年夏天以来,他一直在暗中接触并帮助犹太移民组织,并达成了一项互惠的交易,涉及到当时已被改为火车渡轮的护航航母阿图岛号(USS Attu)。按照计划,这个犹太移民组织打算用自己的资金在剩余军事物资市场上购买这艘船(连同一批F4F野猫战斗机),然后悄悄开到意大利造船厂改回航母。在以色列方面的指挥下,这艘名为“Flying W”的航母将参与到夺取巴勒斯坦海岸控制权的作战当中,意大利将会为此提供必要的航海人员,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宝贵的战斗经验。毛杰里对这个富有想象力的计划表示欢迎,并给这个项目分配了来自未完工的帝国号战列舰的5000千克伸缩式弹射器。可是,1948年春,美国法院停止出售这艘船,因为她的犹太买主没有付清全款。

艰难的复兴

    1949年,意大利作为初始成员国加入北约,终于有机会解除和平条约的军备限制;1951年12月,在苏联的强烈反对下,这些限制正式废除,意大利立刻着手计划为海军添置2艘护航航母。与此同时,美国共同防务援助计划(US Mutual Defense Assistance Program )所提供的资金,似乎可以让意大利海军迅速有效地解决海军航空兵问题。在与美国海军的交流中,意大利海军得到了接收独立级轻型航母和科芒斯曼特湾级护航航母各一艘的提议,替代作为战争赔款移交苏联的凯撒号战列舰和奥斯塔公爵号巡洋舰。1950年,意大利海军新任参谋长埃米利奥·费雷里(Emilio Ferreri)上将访问华盛顿期间,美国还提供了100架柯蒂斯SB2C-5 地狱俯冲者轰炸机,用来执行反潜任务,并为意大利海军培训飞行员和地勤人员。意大利海军似乎在没有付出什么经济成本情况下最终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海军航空兵。但是,意大利空军根据巴尔博于1937年颁布的法律,立即对此表示反对。 1952年12月20日,首批两架喷涂意大利海军涂装的地狱俯冲者在海军飞行员的驾驶下,从美国的中途岛航母起飞,回到那不勒斯。当地的空军军官居然立刻派遣宪兵队以违反法律的名义将飞行员逮捕!

    1953年7月,保罗·埃米利奥·塔维亚尼(Paolo Emilio Taviani)升任国防部长,改变了政治气氛,让意大利空军能和陆军达成谅解。为了换取建立没有空军反对的轻型航空兵(Aviarione leggera dell’esercito,意大利陆军航空兵的前身,一支由炮兵侦察校射飞机组成的航空兵部队,后来换装直升机)的权利,陆军同意支持空军反对海军接收美国航母的计划。这些计划在1955年3月遭到否决。作为安慰,海军获得了采购直升机的权利,但是不包括固定翼飞机,岸基固定翼反潜机中队一直在空军海岸司令部的名下。

   在这次失望之后,新任海军参谋长科尔索·佩科里·吉拉尔迪(Corso Pecori Giraldi)上将和他的“智囊”——“Rivista Marittima”杂志和历史部门主管艾多·科基亚(Aido Cocchia)上将,一些历史学家将他称为现代意大利海军之父——开始谋求在允许的范围内大力发展海军航空兵。由于只能用直升机,虽然早期的直升机(较小的贝尔47和后来更大的西科斯基HSS-1)性能有限,但意大利海军构想其不仅用于反潜作战,还可以执行进攻任务(这在西方国家海军中是首开先河)。1950年代后期,意大利海军就开始研制像“火星”(Marte)这样的远程反舰导弹。同时,意大利海军在1956年设计了新的安德烈·多里亚级(Andrea Daria)巡洋舰,其尾部的飞行甲板可以容纳四架直升机。第二年,意大利海军放弃了由美国海军在1955年提出的建议——接收一艘只搭载直升机的反潜护航航母,转而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2艘加大的多里亚级巡洋舰上,其拥有更强的航空能力。这催生出了另类的维托里奥·维内托号(Vittorio Veneto)直升机巡洋舰,可以搭载9架直升机,还有胎死腹中的姊妹舰意大利号。 1959年,意大利海军迈出了下一步:改装4艘路易吉·里佐级(Luigi Rizzo)高速护卫舰,给她们装了一个巧妙的伸缩式机库。这些船便成为世界上第一级直升机护卫舰。随后是建造两艘航空能力更强的2000吨基山地步兵(Alpino)级护卫舰,其可以搭载2架直升机。现在,直升机已经成为意大利海军所有主要水面舰艇的必备品。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意大利海军扩编了陆基直升机部队,并换装了更新、性能更强的直升机。不过,1960年代的财政危机导致意大利号和后来的里雅斯特号(这是维托里奥·维内托号一个改进方案,能够搭载喷气式垂直起降战机,比如德意联合研制的VAK-191或是英国的P.1227 鹞式)的订单取消。

    1969年的里雅斯特号项目遭到取消后,意大利海军开始研究后继项目。1975年,飞行甲板巡洋舰(incrociatore portaeromobili)加里波第号得到批准。1981年开工,1985年服役。除了名字以外,她是一艘真正的航母。1991年,这艘船终于收到了第一架麦道/BAE AV-8B “鹞”Ⅱ式战机。这件事情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在1989年1月26日,意大利议会最终废除了1937年颁布的把所有固定翼飞机限制在空军控制之下的法律。这经过了十年激烈的辩论,而意大利海军首先在公众舆论方面取得胜利。在激烈的持续性争论中,意大利海军通过报纸,历史书籍和电视节目,潜移默化地向意大利公众传播了海军航空的概念。

1965年,在海上航行的卡约·杜里奥号巡洋舰,她和姊妹舰安德烈·多里亚号一直服役到1990年代。
卡约·杜里奥号飞行甲板细节。两架机尾折叠的西科斯基SH-34海蝙蝠直升机停在甲板上。
维托里奥·维内托号直升机巡洋舰,不同于之前的两艘安德烈·多里亚级直升机巡洋舰,她在扩大的飞行甲板下方设置了机库(这一布置类似于苏联的莫斯科级直升机巡洋舰),并为此将飞行甲板抬高了一层。宽大的飞行甲板设有4个起飞点和两部与机库相连和升降机。这艘直升机巡洋舰可以搭载6架SH-3D海王直升机或是9架较小型的AB212直升机,远远超过了只能搭载4架AB212直升机的多里亚级。作为“巡洋舰”,她舰首设置了一座MK10双臂发射器,可以发射标准防空导弹/阿斯洛克反潜导弹,备弹60发。
路易吉·里佐号护卫舰,她和另外三艘姊妹舰是意大利海军第一级具备操作直升机能力的护卫舰。
1992年5月24日,停泊在热那亚的朱塞佩·加里波第号航母,她是意大利第一艘拥有全通式飞行甲板的航母。可以操作用于反潜作战的SH-3D海王直升机和AV-8B垂直起降战机。机库可以容纳12架海王直升机或是11架AV8B。
1992年5月30日,停泊在热那亚的圣马可号登陆舰。其具备一定的航空能力。
2002年11月24日,停泊在墨西拿的圣乔治号登陆舰。

结论

     平心而论,1955年接收护航航母计划告吹,对意大利海军来说是因祸得福。这让意大利海军没有遵循用美国建议的路线,用着一艘又小又旧的航母来扮演自身在反潜作战中的角色,这条路把荷兰、澳大利亚和阿根廷的海军航空兵推向了死胡同,美国海军自己也在1950年代放弃了这条路。意大利走自己的路,独自开创了一条全新的发展路线,更重要的使用技术自主性,这是历史上任何一支重要的海军力量能在未来前进发展所具备的首要条件。

    今天,继2004年7月意大利新航母加富尔号下水后,又开始进行新的27000吨的航母计划(可能具备两栖作战能力)。按照简氏防务的预测,2015年意大利海军会有两艘大型平顶船作为核心力量,英国海军将在同一年拥有自己的新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威尔士亲王号,而法国海军将以戴高乐号航母和计划中更大的姊妹舰作为核心力量。在大西洋的另一边,美国海军的11艘“超级航母”正在服役;而在亚洲海域,印度和中国都有可能入役各自的中型航母(此文写于2007年,上述预测可能与现在的情况存在偏差—— 译者注)。

    托马斯·比尔(ThomasBuell)曾说:“空中力量,无论对于海军还是陆军来说,都是二战中最情绪化的问题之一。作为一种新的、未经考验的战争形式,它激起了强烈赞同或反对,既要面对过分的要求,又要面对激烈的谴责。“意大利海军及其海军航空兵65年来间追求航母的故事为这种情绪提供了深刻的见解。意大利的经历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教训,那就是海军航空兵无论在什么平台上,都必须在海军的控制下才能发挥作用。

2003年1月7日,停泊在墨西拿的圣古斯托号登陆舰。这艘船的左舷外侧延伸结构可以安放三艘登陆艇。舰首舱门在1990年代末焊死。
2004年7月20日,加富尔号航母在里瓦特里戈索下水。
59

59

就是个路过的大猫猫

发表评论

error: 警告:内容受到保护!!